玫瑰看着一脸紧张的陆天星,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抚~摸陆天星的脸,失落的道:“老公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我原本以为策反天盟会的成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我还是低估了皇甫虎的狠辣,他抓住了那一个成员的一家老小,威胁他向我动手,要不是黄姐推开我,或许我再也见不到老公你了,老公你说是不是很没用。”

  “不,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有用,最重要的人,以后别这么冲动了,遇到什么问题尽管跟我说,如果你觉得天盟会碍眼,我帮你灭掉天盟会,让他们永远消失。”

  说到这里,陆天星眼中掠过一抹杀机,龙有逆鳞,触之必杀,天盟会已经彻底碰触到了他的逆鳞,让他心中充满了杀机。

  “老公,我知道你很厉害,我能感觉的出来,或许华夏大地甚至是世界上能杀死你的人也不多,但是……。”

  玫瑰咬了咬嘴唇,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但是,我是你的女人,我不想做一个花瓶,我想做一个能帮上你的忙的女人,而不是袖手旁观……。”

  “皇甫玫瑰,你说够了吗?说够了就给老子闭嘴。”

  陆天星粗暴的打断玫瑰的话,脸色阴沉无比,暴怒的看着玫瑰。

  听到陆天星的怒吼,玫瑰脸色一僵,下意识的抬起头,就看见陆天星暴怒无比的眼神,有些害怕,这一刻的陆天星仿佛变了一个人,让她极为的陌生,尤其是陆天星看她的目光,不包含任何的感情,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这让玫瑰心中莫名一痛,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消失了。

  “皇甫玫瑰,这些话我希望是第一次听到,也是最后一次,我不想在听到这些废话。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珍贵的宝贝,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我只希望你这一辈子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而不是要你为我出生入死,你出了事让我怎么办,我陆天星堂堂正正的男人,不需要一个女人为我去拼搏,你只需要乖乖的站在我的身后就行,所有的风雨我都会替你挡下,你明白吗?黄埔玫瑰。”

  陆天星脸上再也没有了嬉皮笑脸的模样,而是一脸郑重的看着玫瑰,当他听到玫瑰中枪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已经不知不觉走进了他的心里,再也分离不出来了,要是玫瑰出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狂。

  听着陆天星的怒吼,玫瑰身子一颤,眼眶立刻变得通红,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再也顾不上肩膀上的伤口,猛地扑到了陆天星的怀里,死死的抱着陆天星,嘤嘤的哭了起来。

  她努力付出一切,不就是为了让陆天星承认自己,喜欢自己吗?

  哪怕陆天星没有说我爱你这句话,但有时候,有些话远远抵得过无数的甜言蜜语,抵得过那些海誓山盟,爱情并不是嘴上说说,而是相伴扶持一路走下去的人生。

  “好了,好了,别哭了,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喜欢哭鼻子,再哭就不漂亮了。”

  陆天星轻声安慰着玫瑰,努力抱起玫瑰,让她重新躺好。

  “哼,不漂亮就不漂亮,反正我这辈子是你的人了,你要是敢不要我,我就去你老婆的公司,去告诉你老婆,说我怀了你的孩子,你想吃干抹净不认账,拔~鸟~走~人。”玫瑰撅着嘴,恶狠狠的说道。

  “怀了我的孩子?看来我的多多努力才行,争取造一个真的出来,省的到时候你用一个枕头来假装怀孕,万一被人戳穿了可不好。”

  陆天星邪笑一声,目光在玫瑰的身上打着转。

  “是吗?我现在就在这里,你能让我见识一下,你有多么的努力吗?”

  玫瑰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期待的笑容,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轻轻的~舔~了`舔,苍白的脸色非但没有减少她的一丝魅~力,反而是给人一种异样的诱~惑,仿佛楚楚可怜的林黛玉,让人心中升起无尽的怜~惜~之`情。

  这个妖~精!

  陆天星在看到玫瑰这个模样,只感觉丹田中瞬间升起一股邪~火,恶狠狠的说道:“玫瑰,你这是在挑衅我,你就不怕我真的把你正~法吗?”

  “正~法!怎么正~法啊,人家已经迫不及待了,可是你敢吗?”

  玫瑰一脸笑意的看着陆天星,手指轻轻的在雪~白的沟~壑中划过,诱~惑~味道十足。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努力压下去的邪~火再一次窜了上来,心中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让你丫的嘴贱,明知道玫瑰这小妞就是一个妖~精,什么都敢做,还敢去撩~拨玫瑰,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这小妞分明是乘着自己受伤,知道自己不会碰她,所以胆子才肥到家了,居然敢挑衅他了。

  陆天星哭丧着脸,求饶道:“玫瑰,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真的错了,你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

  看到陆天星一脸苦瓜模样,玫瑰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胸前的圣~女~峰也随之波~动了起来,一脸的得意之色:“让你这个臭流氓天天作弄我,让我一天到晚感觉浑身使不上力气,这就是代价,我就是不给吃,就是要让你看得到吃不到,憋死你。”

  “你的确做到了。”

  陆天星不容置否的点点头:“但是,咱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你说对吗?玫瑰小妞。”

  “额!”

  玫瑰一愣,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小声说道:“老公,我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我还有一只手,要不我用~手~给你解~决怎么样,你们男人不是很喜欢用五~姑~娘~解~决吗?”

  陆天星一脸黑线,傻眼的看着玫瑰,他第一次发现玫瑰有这么风sao的一面,难道还是那句话,女人有了男人之后,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女流氓。

  一个女人能流氓到这种地步,他只遇到过两个人,一个是林雅妃,一个就是玫瑰,这两个女人肯定是狐~狸~精变得,不然不可能这么诱人。

  按照陆天星的想法,这两位放在古代王朝那就褒姒和妲己一样,祸国殃民,烽~火~戏~诸~侯,从此君王不早朝。

  ps:快过年了,祝贺兄弟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