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陆天星手上那可怕的真气波动,陆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悸动,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天星,我知道你是想要帮我,不可否认,你体内的真气质量的确非常的高,放眼全天下,能比得上你真气质量的人几乎是屈指可数,甚至一旦你进入神话级后期,连我都需要忌惮三分,但是,你现在只不过是神话级中期,实力还是太弱了,如果你能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依靠着你真气的可怕程度,想要帮我炼化这一道剑气,自然是轻而易举,但是现在你想要替我炼化这道剑气,还差的太远了”

  “爷爷,我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我凭借神话级中期就能炼化你体内的剑气,这只是开始,你在看看,这是什么。”

  陆天星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心念一动,原本手掌心萦绕的真气猛地剧烈的翻滚起来,如同一座火山爆发一般,紧接着一尊如同永恒存在般的造化鼎炉出现在了陆天星的手中,栩栩如生,一道道真气萦绕其中,氤氲之气笼罩,看起来十分的醒目。

  “天星,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陆天星手中的造化神鼎,陆老爷子终于忍不住为之动容起来,有些浑浊的眸子当中陡然爆射出一道精光,落在陆天星手中的鼎炉之上。

  在造化神鼎出现之后,陆老爷子就感觉自身的真气有一种不受控制,即将被炼化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是却让人惊恐到了极点,要知道他可是神话级后期,无限接近陆地神仙的无敌强者,体内真气凝练的程度,以陆天星现在的境界溜须拍马也追不上,但是现在陆天星的真气凝聚的鼎炉,竟然让他有一种真气被炼化的感觉,可想而知,陆老爷子现在的内心有多么的震动,几乎不亚于狂风当中的大海,掀起滔天巨浪。

  “爷爷,这才是我能够炼化你体内真气的底牌,这是我修炼功法携带的招式叫做造化神鼎,一旦施展出来,就可以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同时造化神鼎还拥有一种可怕的特性,那就是炼化一切,神鼎一成,吞噬一切,炼化一切,任何攻向我的真气只要不超过造化神鼎的承受极限,我就可以将这些攻击向我的真气全部给炼化掉。”

  陆天星看着陆老爷子,没有任何隐瞒的说道:“如今,我的实力已经突破到神话级中期,真气质量再次提升,连带这一招的威力也大大提升,爷爷你在配合我,我们联手,我相信炼化这一道剑气绝对不在话下。”

  听到陆天星的话,陆老爷子目光深深的看着陆天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天星,这么说,你前段时间在纽约遇到生死危机,完全就是你特意为之的对吗?目的就是想要让自己在生死危机当中突破境界,帮助我炼化体内的剑气,是吗?”

  愕然的听到陆老爷子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爷爷,这些都过去了,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还活着,已经突破到神话级中期,这就足够了,而且,当初爷爷你为了给我父亲报仇,一人一刀杀进京城,所经历的九死一生,又何尝是我现在比得上的,再说了,爷爷你可答应过我和芷晴,要跟着我们一起去魔都玩玩的,说不定哪一天我和芷晴就有孩子了,我还希望爷爷你给我儿子,你重孙起名字呢!”

  “额。”

  陆老爷子有些愕然的听到陆天星的话,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说的没错,我还要看到我的孙儿,我还要还给我重孙起名字呢!我陆天狂纵横一辈子,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天星,爷爷相信你,动手吧,今天我们爷孙俩联手,彻底将这一道剑气给炼化了,我到想看看杨慎行的这道剑气到底有什么厉害之处。”

  “爷爷,你放心好了,我们两个联手这一道剑气肯定翻不起任何的花样。”陆天星重重的说道,眼中闪过一抹坚定之色,不管这一次炼化剑气的成功率有多少,在他的心中永远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百分之百成功,没有例外。

  看着陆天星的模样,陆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天星,你不用这么紧张,老头子我反正已经快要死,再冒一次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相信我的孙子一定能够治好我的。”

  这一刻,陆老爷子选择无条件相信陆天星,因为他心中很清楚,她已经没有多少的时间了,再冒一次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在陆老爷子心中已经有了期待,他相信陆天星这一次一定能够将他炼化体内这道剑气,哪怕是炼化不了,依靠着造化神鼎的精妙,他也不用担心剑气暴动,损伤到五脏六腑,从而能再次将他镇压下去。

  “爷爷,交给我了,我一定会成功的。”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迟疑了一下说道:“爷爷,在驱逐剑气之前,能不能让大伯他们离开?我担心……。”

  陆天星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却已经把是显而易见,那就是他不相信陆家的人,担心陆家会有人和外界沟通,毕竟,陆老爷子生死与否,对于陆家有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陆老爷子只有死了,他们才能获取最大的利益,一旦知道他能够救治老爷子,绝对会想方设法的来阻止他。

  一旦这个消息泄露出去,那些家族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的阻止他救治陆老爷子,而在救治途中,容不得半点的打扰,一旦出现失误,说不定他和老爷子两人都有生命危险,既然如此,倒不如现在就把事情说破了,这对谁都有好处。

  陆老爷子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心中幽幽的叹息了一口气,他怎么又不知道陆天星心中的担忧,驱逐炼化这一道剑气可以说险之又险,根本容不得半点松懈,一旦被外人打扰,极有可能功亏一篑。

  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最可怕的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身边的人,他虽然老了,但不代表他傻,有些事情看得非常明白,只不过他选择了装傻,不希望陆家从此以后四分五裂而已,更不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亲手对着自己的孩子动手,毕竟血浓于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