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陆天星专心为陆老爷子炼化体内剑气的时候,在距离陆老爷子居住的百米开外,陆宏达和陆高阳两人并没有和陆博文等人站在一起,而是两人独自坐在一处小凉亭当中,脸色都是掩盖不住的难看,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冷阴冷之色。

  “老大,接下该我们要怎么办,要不要闯进去,而且,老爷子似乎知道了我们暗中算计的事情了,再这么下去,我们想要夺得陆家家主之位那就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陆高阳眼中闪烁着一丝丝的光芒,甚至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杀意,为了权势,谁敢阻挡他,谁就得死。

  “过去,你敢过去吗?你要是敢过去,陆家禁卫绝对不介意送你上路,你又不是不知道陆家禁卫六亲不认。”

  陆宏达重重的冷哼一声,眼神有些阴鸷的盯着百米之外的小院,沉声说道:“这件事情先不要轻举妄动,老爷子就算知道我们的想法,却没有动我们,显然是不打算对付我们,何况,老爷子还没死呢!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虽然嘴上似乎这么说着,但是陆宏达的眼底深处却闪过一抹冰冷到极点的杀意,陆家是他的,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从他的手里抢走陆家,不管是谁,谁敢和他为敌,谁就是他的敌人,谁就得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东方的阳光已经冉冉升起,照亮了整个华夏神州大地。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新的一天的开始,迎接新的生活,但是对于江南所有的世家来说,却是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心脏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抓住,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因为所有人都明白一件事情,要不了多久,江南说不定就改天换日了,曾经雄霸江南的陆家就烟消云散,成为史。

  江家别墅当中。

  江浩辰脸色难看的坐在沙发上,一大清早的好心情全部都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破坏掉了。

  “你确定你没有看错,陆天星和白芷晴他们真的到江南?”

  江浩辰一脸阴鸷的盯着前面的一个男子,语气充满了彻骨的寒意。

  “江少,我可以肯定我没有看错,的确是陆天星和他妻子白芷晴。”这个男子感受到江浩辰的目光,打了一个冷颤,快速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继续给盯紧来了陆家的一举一动。”

  江浩辰摆摆手,示意男子离开之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烟雾笼罩之下,江浩辰的脸色可以说是阴沉的吓人。

  狠狠的吐出一口烟雾,江浩辰没有任何犹豫的拿出手机拨通了杨天赐的电话。

  等到电话接通之后,江浩辰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说道:“杨兄,你不是告诉我陆天星百分之百会成为炎黄组的通缉犯,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吗?为什么陆天星这个小杂种到现在还没事,还走进了陆家,这就是你跟我的保证吗?”

  “你问我,我问谁,谁知道司马凌云这个混蛋怎么突然出现在金陵,救了陆天星这个小杂种。”

  杨天赐阴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怒火,他明明得知司马凌云在闭关,所以才选择在最短的时间内动手,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谁知道司马凌云会连夜出关,赶往江南,现在连他杨家在炎黄组的弟子都联系不上了,这让他的心情可以烦躁到了极点。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怎么做,放心好了,这只不过是第一步而已,陆家老不死的迟早都要进棺材,只要他进了棺材,陆家就不堪一击,区区一个陆天星还翻不起什么风浪,这一次陆家注定要灰飞烟灭,至于陆天星既然这么小杂种,既然他这么想死,那就让他和陆家一起灰飞烟灭,江南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但愿如此。”

  江浩辰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和杨家撕破脸皮,他现在和杨家就是一根绳子的蚂蚱,深吸一口气说道:“除了这个之外,你还有什么打算没有,总不能就等着陆老爷子进棺材吧!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死。”

  “当然不是了,我给陆家在添一把火。”

  听到杨天赐的话,江浩辰脸色一变,沉声说道:“杨兄,你不要乱来,陆老爷子还没有死,要是惹怒了陆老爷子,跟我们鱼死网破,这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好处。”

  “江兄,你害怕吗?”

  杨天赐淡淡的说道:“别担心,我还不至于蠢到和陆家硬碰硬,在这个老东西没死之前,我是不会乱来的,不过恶心一下他们倒是没有问题的,我听说陆家的陆宏达向来野心勃勃,觊觎陆家的家主之位,不知道你能不能联系到陆宏达。”

  江浩辰在听到杨天赐的话,微微一愣,沉声说道:“你想让陆宏达和陆家撕破脸皮,借助陆宏达的手来对陆家进行致命一击?”

  “哈哈,江兄你果然聪明,从内部瓦解陆家才是最好的办法,陆宏达有野心,可惜没实力,那我就借给他一点实力,让他去实现自己的野心,你不觉得让陆家自相残杀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吗?”

  “的确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我会联系陆宏达的,但不保证他会和你合作。”

  江浩辰没有任何犹豫的同意了下来,江家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可以选择了,要么被陆家给灭掉,要么就灭掉陆家,没有第三个选择,陆家决不允许江家存在。

  “那就有劳江兄了,今天晚上我会在江南食府等着他,至于陆宏达他答不答应,他没得选择,不答应,他死的更快。”

  “我知道了。”

  江浩辰挂断了和杨天辰的电话,看了一眼手上已经快要燃烧完的香烟,狠狠的抽了一口气,将烟雾缓缓的从口中吐出来:“陆天星,这才只是开始,我一定会慢慢玩死你的,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随即,江浩辰的眼中闪过一抹凌厉到极点的杀意。

  ps:今天从西双版纳坐车去昆明,明天的车会老家,二号恢复正常更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