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我不怪你,你先别说话,我让天星给你找医生来,你好好休息,你肯定会没事的。”

  看着陆老爷子的模样,白芷晴顿时变得焦急起来,声音之中颤抖到了极点,泪水控制不住的从眼眶中流了下来。

  “我……我没事,芷……芷晴,对……对不起,爷爷,对不起你。”

  陆老爷子断断续续的说着话,唿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了起来,话还没有说完,身子勐地一颤,脸色瞬间变得潮红到了极点,一口鲜血再次从嘴里喷出来,落在洁白的被子上,宛如梅花一般,霎是刺眼。

  伴随着这一口鲜血喷出,陆老爷子眼中的神采迅速的消失了不见,嘴唇颤抖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来了任何的唿吸。

  “爷爷。”

  “爸!”

  看到这一幕,陆博文等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纷纷跪在了陆老爷子的床边,哭声顿时在房间中响起。

  陆天星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白芷晴等人跪在了地上,眼眶通红,似乎老爷子真的都死了一样。

  “陆天星,你这个凶手,我要杀了你给老爷子陪葬。”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充满暴怒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陆宏达突然从地上站起来了,一把冲到陆天星的身边,抓着陆天星的衣领,怒吼着说道:“陆天星,你给我一个解释,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不是你杀了老爷子,是不是你。”

  陆宏达发出暴怒的吼声,一双眸子猩红无比,就仿佛一头野兽一样,恨不得把陆天星吃掉,就仿佛是真的因为陆老爷子的死而无法接受一样。

  “大哥,你干什么,赶紧放开天星,你听到了没有,你想让爸死了也不安心吗?”

  陆博文看到这一幕,语气带着一丝难以掩盖的怒火。

  “放开他,陆博文,你到现在还护着他吗?”

  陆宏达满脸的狰狞之色,怒吼道:“他就是杀死爸的凶手你知道吗?在大长老离开的时候怎么跟我们说的,他们说爸身上的伤势已经压下去了,短时间内不会发作,可是现在呢!爸为什么死了,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就他和爸呆在房间当中,现在爸却死了,你告诉我,他不是凶手到底谁是凶手。”

  “老大说的没错,他就是凶手。”

  陆宏达也在旁边大声说道:“我看他根本就不是天战的儿子,而是一个不知道哪来的野种,分明是想来夺我们陆家的家产,他就是杀死老爷子的凶手,我建议立刻让陆家禁卫出手杀了他,杀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小杂种……。”

  “你说什么谁是小杂种,你再说一遍。”

  陆天星勐地挣脱陆宏达的手,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戾气,没有任何的隐藏,直接爆发了出来,直指陆高阳。

  感受到陆天星身上那凌厉的杀意以及那眸子中蕴藏的暴戾气息,陆高阳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冷颤,内心之中充满来了恐惧,这一刻,他感觉眼前的陆天星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就仿佛一头嗜血的勐兽一样,那猩红的眼神闪烁着狰狞着之色,仿佛下一秒钟就将他给杀了。

  恐惧一点一点的爆发出来,正在侵蚀陆高阳的内心,一时间他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因为他真的在陆天星的眼中看到了彻骨的杀意。

  “如果让我在听到你再说一句那三个字,我保证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你信吗?”

  陆天星看着陆高阳,缓缓的开口,声音之中蕴藏的杀意宛如从九幽炼狱中吹来的寒风,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陆高阳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脸色变了变,旋即看了一眼前面的陆宏达,陆高阳脸色再次变得狰狞了起来,大声嚷嚷道:“你们看到了没有,他现在想要杀我,他就是杀人凶手,老爷子就是他杀死的,说不定就他还和杨家的人联起手来,想要对付我们陆家,夺取我们陆家的家产,他就是杀人凶手,我强烈建议将他逐出陆家。”

  “高阳说的没错。”

  陆宏达也在旁边开口,义正言辞的说道:“陆天星和老爷子的死有着直接的关系,他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解释,不然,将他逐出陆家,我们陆家不需要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他不配成为我们陆家的人,而且我怀疑,他这么急匆匆的从金陵跑到苏州来,说不定就是有预谋的,想要让老爷子身死,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大哥,你这么说未免太有些过了吧。”

  听到陆宏达的这番话,陆博文在旁边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天星是天战的儿子,这一点毋须质疑,再说了,你凭什么说是天星杀了老爷子,以天星的实力杀得了老爷子吗?”

  “老二,我知道老三曾经救过你的命,你照顾他儿子一点理所当然,但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所有人都在等着老爷子死了,然后灭掉我们陆家,可是,老爷子在之前为什么偏偏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就他和老爷子呆了几个小时之后,老爷子就突然去世了,你觉得这跟他没有关系吗?”陆宏达寒声说道。

  “这……。”

  陆博文这个时候也迟疑了起来,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陆宏达的确没有说错,按照大长老说的,陆老爷子短时间之内是不会有事的,但偏偏和陆天星待来了几个小时之后,体内的剑气突然就爆发了出来,要了老爷子的命,这两者结合起来,要说和陆天星没有任何的关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是个正常人都会怀疑。

  “天星,你要不要解释一下。”代书文看着陆天星说道。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他们把话说得那么好听,不就是怕老爷子把陆家的家产交给我吗?我陆天星没有陆家照样活得好好的,要不是为了我的身世,我根本不会踏进陆家半步,更不会走进江南。”

  陆天星陡然大笑了起来,嘲讽的扫过陆宏达和陆高阳两人,目光落在陆博文和代书文的身上:“二叔,二嫂,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照顾我和芷晴,把我们当成自家人,这份恩情我记下了,如果哪一天有需要的,让人带句话给我就行,我一定竭尽全力帮你,表哥,陆家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呵呵,或许你也认为是我杀了老爷子,我无话可说,我也不想说什么,我陆天星在怎么垃圾,也不至于去杀自己的亲生爷爷,在走之前,我告诉你一句话,小心某些人,一个男人做事当顶天立地,当断则断,该杀则杀,你要是有任何的犹豫,说不定死的人就是你,如果是敌人,那你要做的就只有一个字,杀,不管他是谁,杀到所有人心惊胆颤,就没有人在会对付你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