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陆天星的美人相伴,在魔都一处依山傍水别墅中,如今是灯火辉煌,照耀着整个别墅如同白天一样。

  这就是王家的所在之地。

  不过,此时整个王家别墅的气氛却显得格外的压抑,一名名保镖来回在周围穿梭,眼神如鹰隼一般锐利,目光扫过周围,不放过一草一木,几个佣人战战兢兢的走过,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刚才就有人不小心冲撞了家主王延志,直接被活活被打断了双腿,连一个喊冤的地方都没有,他们可不想成为下一个。

  在奢华别墅中一间房间中,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王凯躺在床上,几名身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私人医生正在操作着旁边的尖端仪器,检查着王凯的身体状况。

  王延志一脸阴沉的站在旁边,整个人像是一条毒蛇一样,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样了,我儿子还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王延志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带着一丝森然的杀机,自从成为王家家主,魔都副~市~长以来,这是他最屈辱的一次了,但是他偏偏不能有任何的动作,一旦他有任何的动作,路天星手中的视频绝对会传到网络上,到时候,他的前途算是彻底的完了。

  耻辱,绝对是他人生以来最大的耻辱,绝不能就这么善罢甘休了,等拿到陆天星拍下的视频,他一定要把陆天星碎尸万段了。

  听到王延志的话,几个私人医生相互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开口说道:“家主,请你不找着急,经过我们的诊断和治疗,少爷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不过……。”

  “别吞吞吐吐的,说。”

  王延志眼中爆射出一缕寒芒,带着摄人的杀机。

  那人身子一颤,连忙说道:“不过,少爷的四肢被人硬生生的给打断了,两条手臂和一条腿经过精心治疗和修养后,基本上可以恢复的和正常人一样,但是少爷的另一条腿,整个膝盖骨头完全粉碎了,凭借现在的医学,根本无法修复,换句话说说,从今往后,少爷只能是一个跛子了。”

  “你说什么,混账。”

  王延志脸色瞬间变得阴沉的可怕,浑身上下散发出可怕的杀机,王凯要是废掉了,这就说明王凯从今往后和王家的家主位置彻底无缘了,没有谁愿意由一个跛子带领大家。

  陆天星这一次算是废掉了王延志的未来,这让王延志心中的杀机暴涨到了极点,甚至冲破了视频对他的威胁,无论如何,都要将陆天星碎尸万段。

  几名私人医生心惊胆颤的看着王延志,生怕王延志怒火冲天之下,杀了他们。

  哪怕是他们死了,也不会有任何人在意,更不会有人替他们出头,王家想要杀几个人,压根就不会有人去追究什么。

  王延志看着这几个私人医生,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平息自己心中的杀机,沉声说道:“滚,统统给我滚出去。”

  “是!老爷我们这就滚,这就滚。”

  那几名私人医生顿时如蒙大赦,忙不择路的朝着外面走去,好像后面有吃人的猛兽一样。

  王延志脸色阴沉到了极点,缓缓的走到王凯的身边,看着哪怕是注射了镇~定~剂熟睡了过去,王凯的脸色依旧一片狰狞。

  “凯子,别怪爸爸心狠手辣,爸爸不可能为了你放弃掉大好的前途。唉,这也是你咎由自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不过,你放心,爸爸绝不会让你白白丢掉一条腿的,你不是喜欢白芷晴吗?一直想要得到她吗?你放心,爸爸一定把白芷晴抓到你面前,然后把那个小子送进地狱的。”

  王延志低声喃喃自语,脸上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杀机,他的儿子废掉了,彻底的废掉了,他王延志一脉算是彻底和家主之位无缘了,除非他能在生一个儿子出来,否则,等他老了,王家就不属于他了。

  而且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陆天星,是陆天星废掉了他的未来,陆天星一定要死。

  “王影。”

  王延志猛地站了起来,脸色一片杀机。

  “家主。”

  很快,一名男子出现在了房间中。

  这名男子就仿佛鬼魅一样,脚步落在地上根本没有任何的声音,而且浑身气息若有若无,你若是闭着眼睛就感觉这个人仿佛不存在一样。

  这是王家利用重金招揽过来的杀手,专门用来对付和王家做对的人,一个家族,若是没有武者的坐镇,永远是一个三流家族。

  “给我去杀了白芷晴身边一个叫做陆天星的人,并且从他的手里拿到一个视频,记住要完好无损的拿回来,另外,给我把白芷晴抓到这里来。”王延志沉声说道。

  “是!”

  男子王影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们是杀手,是王家重金培养出来的杀手,专门用来暗杀和王家做对的人。

  “去把!”

  “是。”

  王影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够了,王影,你先退下,刺杀的事情以后再说。”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过来,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缓缓的从外面走进来。

  “父亲。”

  看到老者,王延志脸色一正,恭敬的叫了一声。

  这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王家的上一任家主,王安权,也是王家的创始人。

  “是谁让你擅自去找白芷晴麻烦的。”

  王安权声音显得很平静,但语气中却是压抑着一股怒火。

  “父亲,他废了我儿子,逼着我亲自动手的,我要杀了那小子,我要他死。”

  王延志脸色狰狞,杀机阵阵,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唯有用鲜血来洗刷。

  “你给我闭嘴。”

  王安权一脸恨铁不成钢,直接将手中的资料扔到了王延志的身上:“你看看这是什么,那个男人是白芷晴的老公,白桥山的孙女婿,你知不知道前段时间几大军区向着炎黄组逼宫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炎黄组的人抓了白桥山的孙女婿,你知不知道白桥山有多么可怕,杀白桥山的孙女婿,你是不是想让整个王家都为你这个废物儿子陪葬吗?”

  “还有你有没有想过你儿子明明被你禁足在家里,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了金鹏大酒店,为什么偏偏去找白芷晴的麻烦,这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到底是什么原因,你想过吗?你想让王家万劫不复吗?”

  感谢投月票的几位兄弟,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出意外,明天爆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