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了。”

  陆博文听到陆宏达和陆高阳两人的一唱一和,怒火冲天的说道:“你们统统给我闭嘴,老爷子刚走,你们就想把整个陆家弄得支离破碎才甘心吗?老大,陆高阳你们两个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们刚才有一点做长辈的样子吗?有吗?你们如果想让老爷子走的安心一点,就全部给我闭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谁也不准再提,否则,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哼!”

  听到陆博文的话,陆宏达重重的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抹阴冷到极点的寒芒,一句话也没有说。

  陆博文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陆浩月说道:“皓月,你以陆家家主的名义,将所有陆家所有成员全部召集起来,另外通知大长老他们,准备将老爷子入殓,还有从现在开始陆家进入全部戒严状态,任何的人不得随意出入陆家,违令者,斩。”

  说到最后,陆博文的语气中已经充斥着冷厉的杀意。

  “是,父亲,我会安排下去的。”

  陆浩月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毫不犹豫的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老大,我希望你以大局为重,否则,别怪陆家家法无情。”

  陆博文的目光落在了陆宏达的身上。

  “这一点不需要你操心,我陆宏达还不是那种吃里扒外的人。”

  陆宏达重重的冷哼一声。

  伴随着陆博文一个个命令发出,陆家所有陈孤雁开始朝着陆家聚集而来,陆家也从这一刻开始全部戒严,而陆老爷子身死的消息就仿佛是狂风骤雨一般传遍了整个大江南北。

  这一则消息传出,让无数人都为之震惊,曾经一人一刀杀进京城,压着京城所有世家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的陆老爷子竟然死了,死的这么悄声无息。

  在震惊这个消息的同事,一些有权有势的人眼中都开始绽放出了一道光芒,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控制不住的从内心深处涌现出来,陆老爷子是陆家的顶梁柱,如今陆家这个顶梁柱倒了,没有了顶梁柱的陆家就像是无根浮萍,不堪一击,那岂不是说他们进军江南的时候到来了?

  哪怕大头都被大家族给拿了,他们喝点汤也不错啊,顿时之间,伴随着陆陆老爷子身死的消息传出,整个华夏都为之风起云涌起来,所有人都知道一场前所未有的动荡即将开始了。

  京城,杨家。

  一个身穿着白色唐装,鹤发童颜的老者站在人造湖中心的凉亭当中,负手而立,秋风吹拂,让他看起来宛如谪仙一般,但是他的眼神却给人一种十分阴冷的感觉,他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凌厉的剑意,周围一片空间都笼罩在剑气当中,给人一种十分锐利的感觉。

  他就是杨家最后一名老祖,杨奉行,当年死在陆老爷子手上的杨慎行的弟弟。

  咚!咚!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急匆匆的走过来,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的朝着这边走过来,如果这个时候仔细观看的话,依稀的可以看清楚这个中年男子和杨天赐长得有些像,他就是杨天赐的父亲,杨安龙。

  “老祖。”

  当快要走进杨奉行的时候,杨安龙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恭敬的停在几米之外,行了一个礼。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杨奉行头也不回的回答,语气波澜不惊,不带一丝的烟火气息。

  “老祖,刚刚天赐从江南传回消息,陆天狂已经死了,而且,陆家召集了所有陆家成员,并且,陆家当中全部挂起了白布,基本上可以确定陆天狂真的死了。”

  杨安龙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喜悦之色,二十多年前,杨家被陆老爷子打的险些从一流家族掉下去,连一名老祖都被杀了,这二十多年来,杨家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着机会,等待着将陆家夷为平地的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只要覆灭陆家,将陆家的势力吃掉,那杨家就有机会更进一步,成为当年四大家族那种顶尖家族。

  “你说什么,陆天狂真的死了?你确定?”杨奉行并没有露出什么惊喜之色,而是再次开口问道。

  “完全可以确定陆天狂死了,因为天赐他看到了那冲天而起的剑气,完全可以肯定那就是杨慎行老祖修炼的虚空剑气,老祖您之前不是说通过,只要剑气再次爆发,陆天狂必死无疑吗?我看他现在真的死了,老祖,我们报仇的机会来了。”杨安龙脸上带着一丝杀意说道。

  “是啊,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听到剑气再次爆发,杨奉行终于为之动容,脸上也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杀意,当年陆天狂一人一刀杀进京城,一路打到了杨家,甚至连他的大哥都死在了陆天狂的手中,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等着陆天狂扛不住的时候,现在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安龙,告诉天赐,先不要轻举妄动,调查清楚陆天狂是不是真的死了,这一次我们必须万分小心,一举灭掉陆家,决不允许出现任何的误差,谁敢插手,格杀勿论。”杨奉行沉声说道。

  “是,老祖,我会安排下去的。”

  杨安龙点了点头。

  “那就下去安排吧!”

  杨奉行摆了摆手,示意杨安龙离开之后,抬起头看着天空,低声喃喃自语:“大哥,你当年留下的后手终于成功了,陆天狂他终于死了,你放心好了,你不会白死的,我会将陆家连根拔起,哪怕是姬行云再插手,也救不了陆家,当年,我们联合唐家,江家,龙家这些家族将陆天战给杀死,不就是为了让陆家灰飞烟灭吗?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二十多年,二十多年了,我也快死了,但是终于可以报仇吗?你放心,等杀了陆天狂,我会提着他和陆天战儿子的人头去祭奠你的在天之灵的。”

  杨奉行低声喃喃自语,身上一道道凌厉的剑意冲天而起,瞬间将他身边的小凉亭绞的粉碎,随风飘散四周。

  陆老爷子的死注定轰动整个华夏,有人欢喜有人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