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陆天星的话,曼陀罗明显的愣了愣,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芷晴,有些错愕的说道:“哥,我留在这里,不会打扰你和芷晴姐吧!”

  陆天星看着曼陀罗那一脸古怪的表情,怎么会不知道曼陀罗脑海里想的是什么,顿时没好气弹了一下她脑瓜崩,道:“曼曼,你这个小脑瓜子里面一天到晚想些什么,怎么能这么龌蹉,看来我要早点把你嫁出去才行,省的你一天到晚胡思乱想。”

  “哼,我才不嫁人呢!你要是敢把我嫁出去,我就咬死你。”

  曼陀罗捂着脑袋,冲着陆天星一阵龇牙咧嘴,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变得有些低沉起来:“哥,陆老爷子真的死了吗?”

  看着曼陀罗的模样,陆天星轻笑着说道:“你说呢!”

  看着陆天星脸上的笑容,曼陀罗微微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旋即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冲着陆天星竖起大拇指:“哥,你真阴险,那些家族这次要倒霉了。”

  “倒霉,那是他们自找的而已。”

  陆天星冷冷一笑,看着曼陀罗说道:“好了,看你一脸疲惫的模样,昨天晚上应该没睡好,赶紧回房间休息一下,今天晚上我请你吃大餐。”

  “大餐?”

  曼陀罗听到这番话,眼睛顿时为之一亮:“哥,这可是你说的,今天晚上我要吃大餐,你可不要忘了。”

  话音落下,曼陀罗没有任何犹豫的朝着自己选定的一个房间走去,反正这套房当中房间不是只有一个,他可以随意选一个。

  看到曼陀罗离开,陆天星走到白芷晴的身边,伸手将白芷晴搂在怀里,淡笑着说道:“老婆,我们也去休息一下。”

  白芷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和陆天星走向了旁边的一间主卧室。

  时光如水,眨眼之间已经的夜幕降临了,晚风轻拂,一轮弯月悬挂在半空中。

  白天的喧嚣渐渐的消失,街道两旁的霓虹灯亮了起来,在黑暗中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笼罩在这片城市当中,仿佛为这座城市披上了一层流光溢彩的纱衣一般,向着所有人宣告着夜生活的开始。

  苏州园林酒店套房当中。

  陆天星和白芷晴,曼陀罗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的聊着天,商量着去苏州哪里吃饭比较合适。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天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陆天星急忙拿出手机,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之后,陆天星的眉头顿时微微皱了起来。

  “怎么了,谁的电话。”白芷晴停下了和曼陀罗的交谈,开口问道。

  “周家的电话。”

  陆天星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喂。”

  “三少爷,不知道你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一顿饭,不知道可不可以。”

  听筒那边立刻传来周家老爷子那雄浑夹杂着一丝威严的声音。

  陆天星在听到周老爷子的话后,眉头微微一皱,脸上闪过一抹疑惑不解的神色。

  如果说在从前周老爷子打电话给他,请他吃饭,倒是完全在情理之中,无可厚非,但是现在周老爷子打电话给他,这不得不让他怀疑周老爷子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

  说句不好听的,现在在江南他就是一个杀死自己亲爷爷的罪人,一个几乎已经被逐出陆家的人,现在江南这些家族要么就是想要杀了他,要么就是想要离他远远的,生怕和他沾染上一丝一毫的关系,但是偏偏周家现在打电话给他,甚至还说邀请他吃饭,这不得不让他有所怀疑周家的打算到底是什么了。

  虽然有些奇怪周老爷子为什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陆天星还是笑着说道:“周老爷子相邀,小子怎么敢拒绝,说起来,我还要感谢老爷子你前一段时间帮我的忙呢!老爷子你说个地方,我随后就到。”

  “哈哈哈,三少爷果然爽快,八点,我在食味轩恭贺三少爷大驾光临。”

  “没问题。”

  陆天星和周老爷子继续寒暄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现在在陆天星的心中,他也十分好奇为什么周老爷子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打电话给他,到底有什么事情,他到想要去看看周老爷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陆天星挂断电话之后,对着白芷晴和曼陀罗微微一笑道:“老婆,曼曼看来我们不用商量去哪里吃大餐,有人想要请我们吃大餐。”

  “天星,你说刚才周老爷子打电话请你吃饭?”

  白芷晴听到陆天星的话,眉头皱了皱,沉声说道:“你说这会不会是一个鸿门宴。”

  “呵呵,鸿门宴也是宴,反正是免费的不吃白不吃,至于是不是鸿门宴,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反正以我现在的力量,除非是老一辈子的人出手,想要留下我基本上没有这个可能,再加上有曼曼,老一辈的强者不注意也是又死无生,你说对不对,曼曼。”

  “那当然了,不是我吹牛,论下毒的本事,谁来谁死,最近我刚好把我的弹指红颜给升级了一下,我倒想看看神话级后期的强者挡不挡得住。”曼陀罗一脸自信的说道,别的她不敢拍着胸膛说,但是论制造毒药的本事,别人熘须拍马也追不上。

  看着这对兄妹一脸自信的模样,白芷晴顿时无言以对,她现在已经知道曼陀罗的身份,很清楚曼陀罗不是在吹牛,如果周家敢对陆天星动手,恐怕最终周家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走吧!我们走,今天晚上带你们吃大户去。”

  陆天星率先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外面走去,白芷晴和曼陀罗也没有停留,紧跟在陆天星的身后走出了房间,朝着地下停车场而去,开着车朝着和周老爷子约定的食味轩而去。

  食味轩,江南高档的餐厅之一,和江南食府齐名,每天都吸引着无数的食客前往,如果是江南食府囊括了江南地界所有的美食,那么食味轩可以说是囊括了全国各地的美食,与其说食味轩是饭店,倒不如说是全国美食的集中地。

  按照车载导航,陆天星开着车,一路来到了食味轩,此刻正是吃饭的高峰期,在食味轩周围停满了汽车,废了老半天才找到了一个停车位置将车停下。

  下了车之后,陆天星看着不远处的食味轩,眼中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抹惊讶之色,食味轩的装修完全是仿古建筑,大红灯笼高高挂,在门口的位置,一根旗杆高高的竖起,旗帜上面食味轩三个大字迎风飘扬,走进这里就给你一种走进古代客栈的感觉,五层酒楼竖立在哪里,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而且,整个食味轩的服务员身上穿的都是仿古造型,虽然不是那种长袍装束,但是也给人一种干净利索的感觉。

  周老爷子单独坐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包厢当中,捧着一杯茶,悠闲的品着茶,脸上一片冷静,没有丝毫的波澜掀起。

  虽然从今天早上之后,江南都在盛传陆老爷子死亡,陆天星就是杀死陆老爷子的凶手的这一则消息,但是周老爷子对最后一个消息却嗤之以鼻,他和陆天星虽然没有打过多少的交代,但也很清楚陆天星的为人如何,杀死自己的亲爷爷,他相信陆天星绝对不户籍这么做。

  更重要的是,从听到陆老爷子死亡的消息传出后,他的心中就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陆老爷子很有可能没死,而是诈死,他从不相信曾经一人一刀杀进京城的狂人会这么简简单单的就死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听到陆老爷子死讯和陆天星杀死自己亲爷爷的消息之后,并没有对外宣称和陆天星断绝来往的原因之一。

  今天晚上他邀请陆天星吃饭,就是希望从陆天星的嘴里探探口风,看看陆老爷子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

  同时,正如周思浩说的那样,他在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豪赌,赌上周家的一切,只要赌赢了,周家在未来就是江南的第二大家族,只要陆天星不死,在江南,甚至在整个华夏,周家的地位就无可撼动,都不用担心会有灭亡的一天。

  这一次对于周家来说绝对是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抓住了那就是扶摇直上九万里,而且,现在对于周家来说,已经没有退路了,而且必须要赢,必须要要赌,不然,周家的下场只有一个,灰飞烟灭,赌一把,还有一线生机。

  而此刻,陆天星已经带着白芷晴,曼陀罗两人走进了食味轩,招手叫来一名服务员,报上了周老爷子的名字,立刻就有一名店小二装扮的服务员恭恭敬敬的将他们带到了五楼的最顶级包间。

  这名店小二将陆天星三人带到了五楼一个仿古包厢,轻轻的敲了敲门,立刻将包厢门给推开了。

  店小二对着陆天星,白芷晴和曼陀罗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陆天星轻轻的点了点头,带着白芷晴和曼陀罗两人一同走进了包厢当中。

  在陆天星和白芷晴以及曼陀罗三人走进来的时候,周老爷子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欢迎道:“三少爷,欢迎大驾光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