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爷子你太客气了,倒是我们给周老爷子添麻烦了。”

  陆天星冲着周老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是眼底深处却隐藏着一丝哀伤,让人很难察觉,却又让人很容易察觉。

  白芷晴和曼陀罗两人脸色同样带着一丝沉重,就好像陆老爷子真的死了一样,这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在外人面前,绝对不能表现出任何的东西,表现出来的信息只有一个,那就是陆老爷子真的死了,他们很悲伤。

  “什么添麻烦不添麻烦的,三少爷你太客气了。”

  周老爷子看着陆天星眼底的悲伤神色,微微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来,招唿着陆天星等人坐下,冲着白芷晴点了点头,目光最终落在了白芷晴身边的曼陀罗身上,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和忌惮之色。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俏皮,古灵精怪的小女孩总是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头潜伏起来的毒蛇一样,它就在哪里,明明没有露出自己的毒牙,但是一样给你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一样。

  “三少爷,不知道这位是……。”周老爷子看着曼陀罗问道。

  “哦,忘了给周老爷子介绍了,她是我妹妹,曼陀罗。”

  陆天星替周老爷子介绍着曼陀罗,当然只是简单的介绍一下,并没有说太多的东西。

  “原来是三少爷的妹妹,一看就是冰雪聪明。”

  周老爷子赞叹一声,说道:“三少爷,对陆老爷子的死我对此万分惋惜,但是人都是朝前看的,我希望三少爷你能节哀顺变,不知道三少爷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没有,我周家一定鼎力协助。”

  “打算?”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缓缓的开口说道:“能有打算,等我爷爷出殡后,我就离开江南,这辈子都不回来了,反正他们也不待见,我陆天星没了他陆家,这辈子还是这么过,倒是周老爷子,你今天请我吃饭,你就不怕给周家招惹上什么麻烦吗?要知道我现在在江南可是灾星,甚至外面传言是我害死了自己的爷爷,周老爷子你现在跟一个弑亲的凶手待在一起,就不怕给自己招惹是非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周老爷子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开口说道:“三少爷你说笑了,我周家做事还从来不需要看别人的眼光,别人的眼光对我来说一点儿都不重要,何况,我认为三少爷你不会做这种弑亲的事情,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某些人强加在你身上的罢了,清者自清,没有必要去在意别看的看法。”

  “周老爷子,你就不怕你的这番话传出去,给自己招惹到仇恨吗?”

  “仇恨。”

  周老爷子哈哈大笑道:“三少爷,你真喜欢开玩笑,我周家自建立以来,不知道经了多少的风风雨雨,遇到了多少次危险,如果因为怕招惹仇恨,我周家早就不知道灭亡多少次了,对我来说,人生不过是一个赌字,你在人生的赌桌上赌赢了,那你就是人生赢家,是一个成功人士,但是你要是赌输了,那么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三少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陆天星在听到周老爷子的话后,眉头微微一皱,他怎么会不明白周老爷子的意思,那就是他在赌,赌他陆天星这一次能赢,所以将赌注压在了他的身上航。

  虽然知道周老爷子的意思,但是陆天星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低头沉思周老爷子话中的意思到底有几分真假。

  毕竟,现在只要稍微消息灵通一点的都知道他在江南就是一个灾星,基本上已经算得上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存在,周家却选择在这个时间段,将赌注压在他的身上,说句不好听的,十之**就是一个亏本买卖,说不定还会亏得血本无归,而且,就算是压赌注,压在陆浩月或者是陆家的身上,赢得概率都比压在他身上要好的多。

  “三少爷,你是不是很疑惑我明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如何,却依旧将赌注压在你的身上,而不是陆家,或者陆浩月的身上?”

  周老爷子似乎知道陆天星心中的想法一样,缓缓的开口说道:“三少爷凭心而论,你真的觉得陆家现在是铁板一块吗?如果我将赌注压在陆家的身上,周家恐怕要不了多久就真的灰飞烟灭了,这一点我想三少爷你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陆家可以说是这场赌注当中最容易输的那一家。”

  “至于陆浩月,我和他仅仅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但是他的性格注定他不适合我下赌注,他做事向来喜欢步步为营,每走一步都会考虑非常多的东西,我不知道你爷爷为什么会将陆家交给陆浩月,或许是他留有其他的后手也不定,但是陆浩月如果想要将陆家发展壮大,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很显然陆浩月并不适合我压赌注,但是陆少你不同,你无所顾忌,你可以无视任何的东西,敢在什么人面前亮剑,这是一个强者必须要拥有的东西,也只有拥有亮剑的勇气,你才有资格问鼎最强,陆浩月不行,陆家不行,但是三少爷你却可以问鼎最强。”

  说到这里,周老爷子的话语中已经充满了执着,他相信陆天星能够成为这个时代的最强者之一,一个家族要想长久,那就必须要有强者坐镇,就好比陆家,陆老爷子不死,谁敢对陆家动手,若是陆天星问鼎最强,有他给周家撑腰,周家将无惧任何人,这就是武者的世界,强者坐镇,世家永存,这也是为什么每个世家拼命培养下一代的原因,只要出现一名最强,只要他不死,你的家族就平安无事,直到下下代最强出现,陆天战不死,陆家现在同样无忧。

  “周老爷子,说实话,我现在很好奇,你凭什么认为我有资格问鼎最强,你要知道华夏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少天才,但半路夭折的天才的实在是太多了,我现在强敌无数,你认为我有资格问鼎最强吗?”陆天星看着周老爷子,淡淡的说道。

  “三少爷,扪心自问,你说的没错,在你没有来之前,我的确在心中考虑过是不是和三少爷撇清关系,毕竟,你现在的仇敌的确很多,但是当看到三少爷你之后,我发现,将赌注压在三少爷你的身上的确是最合适的选择。”

  “哦,愿闻其详。”陆天星好奇的问道,他很想知道周老爷子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感觉。”

  周老爷子脸上逐渐流露出一抹严肃的神色,缓缓的开口说道:“在第一次见到三少爷的时候,三少爷你给我的感觉是一种充满危险的感觉,但这仅仅是给我带来危险,并不会给我带来多少的伤害,甚至我想要杀三少爷,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但是今天再次见到三少爷的时候,三少爷你给我的感觉已经不是危险的感觉,而是生死威胁,就仿佛我如果和三少爷为敌的话,我相信死的那个人一定是我,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三少爷你的实力应该是进入到神话级中期了吧!”

  陆天星目光一闪,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淡淡的开口说道:“周老爷子,你就这么肯定我的实力变强了?说不定这只是你的错觉而已。”

  “错觉吗?”

  周老爷子深深的看了一眼陆天星:“或许是我的错觉吧!不过,三少爷你在江南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周家一定鼎力支持,绝不推辞。”

  说到最后,周老爷子已经充满了郑重,没有半点开玩笑。

  “那我就多谢周老爷子支持了,我还是那句话,如果周家真心实意为我做事,我自然不会亏待周家,我不死,周家不灭。但是如果周家认为我陆天星好欺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个自然,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三少爷,周家永远是三少爷的最结实的盟友。”

  而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饭菜已经端了上来。

  周老爷子拿起一瓶酒,打开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陆天星倒了一杯,招唿着白芷晴和曼陀罗两人吃喝之后,看着陆天星边吃边说:“三少爷,不知道你对江南的局势怎么看?”

  “没什么看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陆天星不是没有杀过人,他们只要敢来,我不介意让他们知道知道我手里的刀是不是锋利,能不能杀人。”陆天星轻描淡写的说道,语气之中却带着一抹森然的杀意,他不是圣人,不会手下留情,他只知道,对于仇人,斩尽杀绝。

  听到陆天星充满杀意的话,周老爷子的眉头皱了皱,沉声说道:“三少爷,你这么做就不怕那些家族联合起来吗?”

  “联合?周老爷子,你觉得我不动手,他们就不联合起来了吗?”

  陆天星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相信你也知道江南的局势怎么样,说句不好听,不管我这一次做什么,那些家族都不会选择放过我,与其如此,我为什么要畏手畏脚的,不如放手一搏,谁赢谁生,谁输谁死,他们来多少人,我就敢杀多少人,这一次我不介意让江南血流成河,谁也阻止不了我。”

  杀意滔天的话语在包厢中回荡着,带着无穷无尽的冰冷气息,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