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官杀死了自己的亲爷爷?”

  听到艾比的话,安琪儿微微一愣,旋即脸上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冷笑着说道:“一个从陆家流传出来的低级谎言罢了!不用理会它。”

  安琪儿打心底就不相信陆天星会杀死自己的亲爷爷,如果陆天星会这么做,就不会来纽约了,更不会经就死一声了。

  “除了这些之外,江南还有其他的动静没有。”

  艾比摇了摇头说道,“暂时没有,另外,杨家,江家,唐家这些家族也一直没有任何的动静,仿佛他们根本就没有针对过判官一样,我怀疑他们这是在酝酿大动作。”

  “大动作?他们这个时候不会动手的,我要是没有猜错德华,他们如果想要动手,应该会选择再陆老爷子出殡的那天动手,因为他们很清楚,想要灭掉陆家,那就必须一鼓作气才行,否则,后患无穷,想要将陆家一网打尽,最好的办法就是陆老爷子出殡那天,因为那一天是陆家人员最齐的时候,也是最好的下手的时候。”

  安琪儿的眸子中闪过一道光芒,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说实话艾比,我现在最不担心的反而是杨家和唐家这些家族,我现在担心的是陆家会有人跟他们里应外合,如果陆家有人叛变,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首脑,你是说陆家有人会叛变,和这些家族对付自己的亲人,这怎么可能?”

  艾比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安琪儿,在她的调查中,陆家向来是铁板一块,虽然内部也有争斗,但是在对抗外敌的时候,陆家那就是铁板一块,怎么可能会有人叛变。

  “没有什么不可能,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圣人也承受不住,更何况是陆家,陆家也会腐朽的,但愿我这个感觉是错误的,否则,陆家极有可能会被人一网打尽,毕竟,没有人会防范自己的亲人。”

  安琪儿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艾比说道:“艾比,陆老爷子的死讯传开后,白氏集团有没有什么动静,商业上的动静。”

  “暂时没有。”

  “他们不可能没有动静,看来是在酝酿什么。艾比,让天使集团的人给我盯住华夏商业圈的变化,尤其是杨家,江家这些家族旗下集团的动静,他们既然想要覆灭陆家和杀死判官,那么必然不会放过商业这一块,双重打击一个人才是最好的报复方法,除了这些之外,给我尽可能的盯住陆家的一举一动,还有如果他们真的对白氏集团动手,让天使集团不要轻举妄动,只需要稳住白氏集团不崩溃就行,等待那些家伙的资金全部进入股市的时候才动手,将他们一鼓作气全部给灭掉,不要给他们翻盘的机会……。”

  安琪儿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有条不絮的安排好之后,才继续开口说道:“艾比,我昨天晚上让你去邀请族老参加今天中午的宴会,有多少人答应了。”

  “大部分族老已经答应了,但是有几个族老怎么也不吭答应,还说……还说摩根家族从来不会交给一个女人来掌管,他们死也不会支持你的,让你死了这条心。”艾比有些迟疑的说道。

  “死也不会支持我?”

  安琪儿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既然他们死也不支持我,那就让他们去死好了,艾比,将我们调查到的资料,全部递给我们在华盛顿官方的人,既然他们死都不想支持我,留着他们在摩根家族就是一个祸害,那就让他们永远消失”

  “是,首脑,我会安排下去的。”

  艾比点了点头,没有觉得安琪儿的语气有任何的冷血,自古以来慈不掌兵,安琪儿如果不心狠的话,早就被吃的干干净净了,哪里还会活到现在。

  “嗯,既然如此,你下去安排吧!今天中午,我就去见见那些族老,这一次之后,我要摩根家族只拥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我安琪儿。”

  安琪儿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张狂的笑容,她要成为摩根家族有史以来第一个女掌权人,更要让自己未来的儿子成为摩根家族的族长,谁也阻止不了他。

  另外一个方向,在魔都一处幽静,依山傍水的别墅中。

  整个别墅灯火辉煌,照耀着整个别墅远远看过去宛如一幅风水画一般,一名名属于玫瑰会的无双卫来回在别墅当中巡逻,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

  林雅妃身穿着一袭黑色睡衣,手上端着一杯红酒,静静的站在二楼的阳台之上,凝视着前面,一动不动。

  “林小姐。”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无双卫推开门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林雅妃恭敬的说道。

  自从江南的事情发生之后,为了预防有人逐个击破,林雅妃和玫瑰,栾红月,林倩茹,薛曼等人就全部住到了林雅妃在魔都的别墅,由玫瑰会的无双卫守卫在四周,甚至连白桥山老爷子的住所四周都布满了玫瑰会的成员,盯住周围的一举一动,防止有人从这里动手。

  “发生了什么事情。”林雅妃回过头看着这名无双卫,轻声问道。

  “外面有一个自称姓沈的女人想要见林小姐,不知道林小姐你见不见。”

  “姓沈的女人?”

  林雅妃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脑海中搜索自己的脑海中,想要找找这个女人是谁,但是最终却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

  “知道对方的身份吗?”

  “不知道。”

  这名无双卫摇了摇头,说道:“林小姐,你见不见,要不是不见的话,我立刻回绝她?”

  “不用了,你让她在楼下客厅等我,我换身衣服就下来。”

  “是。”

  这名无双卫点了点头,关上门走了出去。

  林雅妃缓缓的从阳台走进了卧室。

  五分钟之后,林雅妃换了一身便装从楼上走了下来,立刻就发现大厅当中多了一个女人。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身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就这么俏生生的站在客厅当中,欣赏着墙壁上挂着的油画,她的身材是所有人羡慕的s型曲线,高耸的圣~女~峰和那平坦的小腹形成一个鲜明的幅度,两条修长的美~腿,在配合上一双水晶色的高跟鞋,让她的个子显得异常的高挑,再加上那挺翘的臀部,整个人异常的吸引男人的目光。

  当然,最惹人注目的是她的脸蛋,给人一种异常妖艳妩媚的感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放电一般,让你在不经意的沦陷在其中。

  这个女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成熟妩媚的气息,就仿佛一颗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让人忍不住的去咬一口,但是偏偏在这股成熟妩媚当中,还带着难以掩盖的雍容华贵,不容侵犯的气息。

  两种气势结合在一起,非但没有让人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应,反而心中更是平添几分火焰,恨不得立刻将眼前这个女人给抱上~床,去狠狠的征服她。

  妩媚,高贵,冷艳这就是这个女人的代名词。

  她就是沈家掌门人沈曼君,京城赫赫有名的俏寡妇,一个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在打她主意的女人,一个娶到她这辈子就可以富可敌国的女人。

  林雅妃从楼上走下来,在看清楚沈曼君模样的时候,俏脸上闪过一抹惊诧之之色,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个姓沈的女人居然就是沈曼君,而且,沈曼君会这么晚了来找她。

  而站在客厅中,欣赏油画的沈曼君在听到楼上传来的脚步声之后,也回过神来,目光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林雅妃,看着林雅妃说道:“林小姐,今天晚上冒昧来访,还希望林小姐你不要见怪。”

  “呵呵,沈掌门你太客气了。”

  林雅妃淡淡一笑,从楼上走下来,自己动手泡了两杯咖啡,将其中一杯递给沈曼君之后,两人相继坐在了沙发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聊着天。

  “沈掌门,不知道你今天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林雅妃轻轻的抿了一口咖啡,微笑着说道。

  “林小姐,明人不说暗话,我想你应该知道江南发生的事情了。”沈曼君看着眼前的林雅妃,缓缓的开口说道。

  “当然知道了,不知道沈掌门问这件事情做什么。”

  林雅妃的脸色依旧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让人看不清楚她心中的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她现在不知道沈曼君今天晚上到底来找她做什么,在不清楚沈曼君的目的之前,她不想表现出太多的东西。

  “林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关于江南的事情我想你我都心知肚明,那些假消息我们自然不用理会,我相信陆天星也不会做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但是陆老爷子死讯传开之后,我想你应该已经感觉到华夏商业圈的动静了吧!他们已经张开了獠牙,准备将白氏集团一网打尽,吞并你们,就凭白氏集团和你的林氏集团说句不好听的,你们根本挡不住他们,这一次我来找你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沈家旗下所有的公司集团将和你们联合起来,共同应付这次危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沈曼君看着林雅妃,没有任何多余的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