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白芷晴安安静静的看着陆天星的时候,陆天星突然毫无征兆的睁开了双眸,映入眼帘的就是白芷晴那张精致漂亮的俏脸,还有微微侧目就能看见的那傲人的深沟。

  看到陆天星毫无征兆的睁开双眼,白芷晴俏脸上立刻闪过一抹惊慌之色,就如同做小偷被主人给发现了一样,连忙想要撑起身子想要从床上坐起来。

  可是,没有等白芷晴有什么动作,陆天星陡然伸出手搂住白芷晴的柳腰,身子微微一用力,整个人都翻转了一下,直接将白芷晴给压在了身下,两人顿时变成了男~上~女~下的姿势。

  还没有白芷晴说什么,就听见陆天星那充满自恋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老婆,我知道我长得非常帅,让你有点情不自禁,但是你怎么能趁着我睡觉的时候偷偷摸摸的看着我呢!要看也是光明正大的看啊,要不要咱们洗个鸳~鸯~浴,我让你从上到校,仔仔细细的看个够怎么样?”

  耳畔响起陆天星的话,白芷晴的俏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红晕之色,一脸无语的说道:“陆天星,你能不能不要一天到晚这么自恋,这么龌蹉。”

  “我龌蹉吗?”

  陆天星不以为然的说道:“孔子曾经说过,食色xing也,我这是遵行圣人之道而已,再说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这完全是为了尽孝道才这么说,这么做的,这是人之常情,老天爷会宽恕我的。”

  “你这是歪理……。”

  白芷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给打断了道:“老婆,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的,你们女人都是脸皮薄,有些事情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没关系的,咱们可以不说,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就好了,老婆你说呢!”

  说着,陆天星冲着白芷晴挑了挑眉毛,一脸猥琐的模样,就如同一个怪蜀黍看到了一个小萝莉一样。

  “一边玩去,你不要忘了,你今天答应我要陪着我出去的逛商场的。”

  “逛商场?”

  陆天星瞪大了眼睛,故作一脸惊讶的看着白芷晴说道:“老婆,没想到你的思想这么开放,你快说说,咱们是去商场的洗手间里面疯狂一把,还是去更衣室比较好,你跟我说你喜欢哪里,我马上让周家那一个商场给封锁了,保证没有任何人听见……。”

  听着陆天星那喋喋不休的话,白芷晴的脸色也由红变白,再变得铁青起来,拳头一下子握紧了,这个王八蛋,什么叫做她的思想这么邪恶,分明是这个混蛋在曲解她的意思才对,甚至说不定陆天星这个混蛋早就想这么试试了,所以才这么说的。

  “陆天星,你这个王八蛋,你才想在更衣室试试呢!你这个臭流氓,今天我要废了你。”

  看着陆天星越说越过分,白芷晴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勐地怒吼一声,抬起拳头狠狠的砸向陆天星的脑袋,让他知道知道白家的家法是什么。

  “老婆,你的宝贝跳出来了,好大,好白,还有一颗小樱桃。”陆天星突然故作惊叹的喊道。

  听到陆天星,白芷晴下意识的尖叫一声,连忙双手护胸,一脸警惕的看着陆天星。

  女人就是这个样子,这么的让人不解,晚上在床~上她可以任由你摆布,甚至比你表现的还要猴急,还要疯狂,可是在白天却表现的像是圣女一样,高贵不可侵犯。

  等到白芷晴发现陆天星是在忽悠自己,想要找陆天星算账的时候,却发现陆天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床边,正在穿起了衣服。

  感受到白芷晴的目光,陆天星扭过头看着白芷晴嘿嘿笑道:“老婆,你的反应太大了,都快吓到我了,你说你身上哪里我没有看见过,而且我还摸过,亲过呢!看看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觉得你现在穿衣服站在我的面前,和没穿一样吗?”

  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先是微微一愣,旋即明白陆天星话中的意思是什么,立刻双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

  感受到白芷晴眼中蕴藏的怒火和杀意,陆天星急忙说道:“老婆,你今天不是说要去逛商场吗?那就赶快起床啊,我先去洗漱了,待会去外面等你,么么哒。”

  话音落下,陆天星立刻迫不及待的朝着洗手间跑去,看着陆天星如同见鬼的模样,白芷晴顿时冷哼一声,低声喃喃自语:“我没穿,难道你穿了吗?我还知道你有多少厘米呢!”

  说到这里,白芷晴的俏脸立刻嫣红如血,她发现陆天星的小兄弟比她曾经被林雅妃强迫看的小电影当中的男猪脚还要大很多,而且更加的可怕。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陆天星没有做任何的停留,一熘烟的跑出了房间。

  刚刚走出卧室,陆天星顿时一黑,一脸蛋疼的看着前面,因为他发现曼陀罗不知道何时已经坐在了沙发上,手上端着一杯咖啡,正一脸古怪的看着他,那眼中闪烁着的光芒,让他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就像是被什么邪恶的东西给盯上了一样。

  “哥,早上好。”

  曼陀罗看到陆天星从让房间里面出来之后,立刻将手上的咖啡放在了茶几上,从沙发上站起来,目光古怪的在陆天星的身上打着转:“哥,你今天早上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就没有再去做其他的事情?”

  陆天星在听到曼陀罗的话后,顿时满脸冷汗,无语的说道:“我说曼曼,你的思想就不能纯洁那么一丁点吗?什么叫做去做其他的事情,你怎么满脑子的龌蹉。”

  曼陀罗白了陆天星一眼,撇撇嘴说道:“姐夫,你就别解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在狡辩也没用的,我早就已经看穿你了。”

  听到这番话,陆天星一脸黑线的说道:“曼曼,你能不能不要胡说八道,你哥我可是很正经的男人。”

  “是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曼陀罗满脸鄙夷的说道:“哥,你说这话,你有摸着自己的良心吗?你觉得良心上过得去吗?你是一个正经的男人,你当我是傻子吗?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和林妖精还有玫瑰姐之间的猫腻,还有那个大奶牛安琪儿,对了,还有那个大明星,哥,你别说你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告诉你……唔唔……。”

  没有等曼陀罗继续把话说下去,陆天星就忍不住的向前一步,一把捂住了曼陀罗的嘴巴,不让她继续往下说,再这么说下去,要是让白芷晴听见了,他今天就彻底完蛋了。

  曼陀罗拼命的挣扎着,努力的将陆天星的手从自己的嘴巴上搬开,大喘了几口气,有些不满的说道:“哥,你想干什么,你要谋杀你的妹妹吗?”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别乱说话,不然,我不介意辣手摧花。“陆天星故作恶狠狠的说道。

  曼陀罗看着陆天星的模样,眼咕噜打着转,开口说道:“让我不说也可以,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做那事的时候是什么滋味,是不是非常的爽……。”

  “一点都不爽。”陆天星翻了翻白眼,怎么曼陀罗跟白薇薇一个模样了,有点欠揍了。

  曼陀罗听到陆天星的话,顿时冷哼一声,一脸不乐意的说到:“不说拉倒,哼,谁稀罕,小气鬼,有机会我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说着,曼陀罗不爽的一脚踩在陆天星的脚上,气唿唿的朝着自己的房间内走去。

  陆天星感受到脚上传来的疼痛,满脸无语的摇了摇头。

  等到曼陀罗走进房间后,陆天星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坐到了沙发上,端起曼陀罗放在茶几上的咖啡,悠闲的喝着咖啡,目光静静的看着前面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陆天星,你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做什么,还喝着咖啡,你不知道早上喝咖啡对身体不好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天星突然听见耳边传来一个温柔如水的声音,顿时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朝着后面看去,就看见白芷晴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今天白芷晴的装扮非常的平常,没有任何的出彩之处,主要是以休闲为主,在这一身的装扮之下,白芷晴浑身上下再也看不见多少的冷傲,强势的气息,取而代之的一丝温柔,贤妻良母的气息,让人看一眼就有点舍不得移开目光。

  白芷晴在感受到陆天星的目光之后,俏脸上顿时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欣喜之色,女为悦者容,没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爱着的男人为自己着迷。

  “这么看见我做什么,又不是没有看过。”白芷晴娇嗔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看过,不过我发现我这辈子都看不够。”陆天星放下手中的咖啡,看着白芷晴一本正经的说道。

  “德行。”

  白芷晴妩媚的白了陆天星一眼,扫过大厅一眼,道:“对了,曼曼呢!怎么没有看见她,她昨天晚上不是说要和我们一起去逛街的吗?怎么这个时候还没起床。”

  “应该起床了,要不我们在等等。”

  “我还是去看看曼曼吧!别到时候又在睡懒觉。”

  说话间,白芷晴转身朝着旁边曼陀罗的房间走去。

  ps:更新送到,电脑一直无法联网,更新时间有些不稳定,抱歉!!!(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