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陆天星和白芷晴准备出去逛街的时候,在苏州香格里拉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当中,沐晴雪一大早的就起来了,正一脸期待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沐青川,脸上带着期待之色:“哥,我已经休息一天了,你现在可以带我去找天星了吗?”

  坐在沙发上,沐青川听到沐晴雪的话,脸上闪过一抹苦笑之色,开口说道:“晴雪,你真的非要去找他吗?昨天你来江南的时候,我想你已经听说过了,陆天星害死了陆老爷子,这种连自己爷爷都能害死的,值得你……。”

  “值得。”

  没有等沐青川把话说完,沐晴雪就忍不住打断了沐青川的话,沉声说道:“我不管外界对他评价如何,但是我相信他绝对不会杀死自己的爷爷,我相信他绝不是这种人。”

  听到沐晴雪铿锵有力的话,沐青川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什么,最终无奈的苦笑一声,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陆天星是不可能杀死陆老爷子的,毕竟,一个能让那么多兄弟为他心甘情愿舍弃生命,只希望他能过活着,这种人怎么可能是无情无义之辈,无情无义之辈怎么会得到这么多兄弟的追随,他刚才只所以跟沐晴雪这么说,其实只是希望借此压低陆天星在沐晴雪心中的印象分而已,但是沐青川怎么也没想到沐晴雪回答的这么坚决。

  “是,你说得对,他不是这种人吧!”

  沐青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去找他不着急,我们还是先吃了早餐去吧!难道你想再见他的时候,饿的肚子咕咕叫?”

  “恩,我们先去吃早餐。”

  沐晴雪听到沐青川的话,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期待之色,期待着陆天星见面。

  沐青川看到这一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无可奈何,自己的这个妹妹什么都好,长得漂亮,性格也好,唯一就是性格太倔强了,一旦认定了某件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尤其是在感情这条路上,明知道这件事情永远也得不到一个结果,却偏偏还要咬着牙走下去,明知道前面是一个无法改变的悲剧,却还要给自己编织一个美丽的谎言,用谎言来欺骗自己走下去。

  沐晴雪在感情的道路上就像是一个卑微的乞讨者一样,她不奢求自己能不能得到回报,只希望自己爱着的人幸福,这对她来说,就足够了。

  丝毫不知道沐晴雪已经准备来找他的陆天星在酒店和白芷晴等人吃过早餐之后,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开着车带着白芷晴和曼陀罗来到了苏州城赫赫有名的商业步行街,观前街。

  观前街作为苏州着名的一条商业步行街,因地处玄妙观前而得名,它得名至今为止已经超过一百五十多年,一直以汇聚了稻香村,黄天源,干泰祥等多家名优百年老店而名满天下,吸引着无数国内外游客朝着这边云集而来。

  由于今天是周末的原因,整条观前街可以说游客云集,人满为患,人多,自然美女也多。

  虽然现在已经是初秋,天气也变得有些凉爽了起来,却依然挡不住女人们爱美的心思,黑色丝袜,超短裙,吊带装……在这里应有尽有,在这一条街道上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线。

  一眼望过去,你都能一大堆的波涛汹涌从眼前走过去,雄伟的圣女峰随着她们的动作上下起伏,黑~丝,肉~丝,豹`纹,齐~b~小~短~裙,应有尽有,让人眼花撩乱,甚至随着微风吹拂,裙摆摇动,甚至能看到一丝丝的有人的风景,吸引着无数男人的目光。

  陆天星自然也不例外,一脸悠闲的跟在白芷晴和曼陀罗的后面,目光却在周围一个个的女人身上来回扫荡,嘴里时不时的嘀咕一声,评价一下。

  “哥,你的表情这么猥琐,老实交代是不是在偷看女人?”曼陀罗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陆天星的身边,看着陆天星嘿嘿笑道。

  看到曼陀罗凑过来的脸蛋,还有白芷晴那杀人的目光,陆天星脸色一正,一脸正气的说道:“你们别误会了,我不是在看什么女人,我是在观察敌情,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最好的隐藏位置就是在人流当中,这样可以出其不意,而且就算是杀了人,只要他们稍微制造一下混乱就可以轻松逃离,现在江南就是一个旋涡,很多人都想要我们死,所以我必须要保证我们四周是否安全,保护好你们,你们不用感谢我,这是一个男人应该说的事情。”

  说着,陆天星大手一挥,一副我是为了保护好你们的表情。

  “是吗?”

  曼陀罗看着陆天星,眼中闪烁着小狐狸般的光芒,微笑着说道:“哥,那我怎么看见你的目光一直在周围那些女人的胸膛,屁股和大腿上打着转啊,难道这就是你说的观察敌情,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么观察敌情的。”

  听到曼陀罗的话,陆天星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突然有一种一巴掌拍死曼陀罗的都打算,这小妞是打算直接把他坑到死啊。

  深吸一口气,陆天星很干脆的无视曼陀罗,看着白芷晴说道:“老婆,你要相信我,我刚才绝对是在观察敌情,你也不想想,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在我的身边,我怎么会去看其他的女人,这里有谁比得上你,你说对不对。”

  陆天星拍着白芷晴的马屁,顿时让白芷晴美眸中的杀意消失的无影无踪,俏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

  “哥,那我呢!”曼陀罗站在陆天星的身边,开口问道,眼神微微眯起,似乎在等待着陆天星夸奖自己一样。

  “你……。”

  陆天星上下打量了一下曼陀罗,伸出手摸了摸曼陀罗的小脑袋,目光在曼陀罗那盈盈一握的圣~女~峰上一扫而过,幽幽的说道:“曼曼,你这又是何苦自取其瑞呢!你还小,再多长几年再说吧!”

  说完之后,陆天星没有等曼陀罗反应过来,身子灵活的出现在白芷晴的身边,毫不客气的搂住白芷晴的纤腰,朝着前面走去。

  “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哥,你这个混蛋,你才小呢!你这个不懂欣赏的混蛋,我今天一定要让你大出血,我要疯狂购物,我要刷爆你的卡,不,这时候耻辱,我现在就要跟你拼命。”

  看着陆天星朝着前面走过去,曼陀罗终于回过神来,有些抓狂的看着陆天星的背影,陆天星这番话分明就是说她的胸太小,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地可比性。

  胸小,这绝对是任何一个女人最不愿意听到的禁忌。

  说话间,曼陀罗像是一个兔子一样,朝着陆天星扑过来,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树袋熊一样跳到了陆天星的背上,双手死死的抱住陆天星脖子,双腿死死的夹住陆天星的腰:“哥,你刚才说什么,你严重的伤害到了我,我要你向我道歉,道歉,不然我今天要和你同归于尽……。”

  “曼曼,你想要勒死我吗?赶紧从我身上下来,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我不下来,陆天星,我警告你,给我道歉,郑重严肃的道歉,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曼陀罗死死的抱住陆天星的脖子,无论陆天星怎么拉扯她,都是一副你不给我道歉,我打死也不下来的表情,再配上那陆天星一脸黑线的表情,顿时让人觉得一阵好笑。

  白芷晴站在旁边,看着曼陀罗和陆天星两人打闹,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这种生活或许才是她最想要的生活。

  一些走在陆天星周围的男人在看到白芷晴脸上的笑容之后,看着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在看着自己身边的女朋友,顿时对陆天星投去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能娶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做老婆,这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有木有。

  如果能取而代之,他们减寿十年都愿意。

  至于像是八爪鱼一样趴在陆天星背上的曼陀罗,则完全的被人给无视掉了,不可否认,曼陀罗今天的装扮也非常的俏皮可爱,浑身上下也散发出青春活泼的气息,但这是在没有对比的情况下,在和白芷晴的一番对比之下,当然比不上白芷晴了,尤其是经过陆天星的开发之后,白芷晴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少~fu~韵味更是吸引着人的眼球。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而周围的那些女人则完全没有去看白芷晴,不是她们不惊艳白芷晴的魅力,而是她们发现自己越是看白芷晴,自己心中就越是会自卑,毕竟像白芷晴这种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亦或者身上的气质都完美到极点的女人并不多,站在白芷晴的身边都让她们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有一种丑小鸭站在白天鹅身边的感觉,根本比不上。

  与其自取其辱的去对比,还不如不看,眼不见心不烦,所有这些女人干脆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想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资格能够得到这种美女的垂青。(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