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白芷晴的话,曼陀罗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难看的解释道:“这是国外最新研究出现的一种超级浓缩微型~zha~弹,据说是使用一种极为特殊物质提炼出来的一种zha~弹,是最新型的一种,数量稀少,价格极为的昂贵,这一个大拇指大小就需要五百万美元以上才能购买到,而且有价无市,更重要的是,它的威力极大,这大拇指大小的微型~zha~弹就足以将方圆十米范围内的东西全部给摧毁掉,不过,幸好这种微型~zha~弹在设计上有一个极大的缺陷,那就是无法用电子起爆器来起爆它,他恒定时间是按照分钟计算的,一分钟,两分钟以此类推,想要爆炸,必须它设定的时间到了才行。”

  “什么。”

  听到曼陀罗的话,白芷晴的脸色立刻闪过一抹苍白之色,只感觉后背凉飕飕的,要不是陆天星突然感应到了危险,那岂不是说她和曼陀罗两人必死无疑,甚至周围那些游客也会遭遇到无妄之灾,成为一个牺牲品。

  陆天星没有理会白芷晴等人的反应,而是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将手提袋中的h-129微型~zha~弹从里面拿出来,看了一眼熙熙攘攘的人流,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勐然大吼:“有~zha~弹,不想死的全部给老子趴下。”

  灌注真气的声音,宛如一道惊雷在所有人的耳边嗡嗡炸响,让人下意识的朝着地上趴去,但是更多的人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滴~”“滴~”“滴~”

  突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微型~zha~弹上面的红灯勐烈的闪烁了起来。

  “不好,要爆炸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这么做了。”

  陆天星脸色陡然变了变,看了一眼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团真气包裹住这枚微型~炸~弹,手臂一甩,整个微型~炸~弹顿时就好像流星一样冲天而起,飞上了天空。

  做完这一切,陆天星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向前踏出一步,直接将他白芷晴和曼陀罗两人搂在怀里,真气瞬间暴力法出来,化作一个真气保护罩,将三人笼罩在这里。

  “轰隆!”

  这枚微型~zha~弹在真气的包裹下,冲上天空数十米之后,终于轰然爆炸,一团火光冲天而已,整个天空似乎都被火焰给吞噬了,一丝丝夹杂着炙热的滚滚气浪席卷而来,一些被震碎的玻璃碎片哗啦啦的朝着下面掉。

  幸好这一条街道全部都是那种古色古香,独具古代韵味的房屋,建造的时候并不是特别的高,这枚微型~zha~弹虽然爆炸了,但顶多是震碎了一些玻璃,再加上陆天星提前发现,虽然炽热的气浪滚滚而来,只是震碎了一下玻璃,并没有造成任何的人员伤亡。

  哗啦啦!

  大量被震碎的玻璃碎片从天空掉落下来,周围那些原本被陆天星的声音给镇住的人在这一瞬间也回过神来,整个商业街道在瞬间变成了混乱的海洋,所有人开始疯狂的朝着四周逃窜过去。

  一时间整条街道都变得混乱了起来,小孩的哭声,大人的呐喊声此起彼伏,无数人顾不上什么朝着外面跑去,生怕慢了一步,自己就死了。

  陆天星没有再理会周围的人,而是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白芷晴和曼陀罗两人,开口说道:“你们没事吧!”

  “没事。”

  白芷晴和曼陀罗两人都是摇了摇头。

  “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里不安全了,先离开这里再说,我们走。”

  陆天星扫了一眼周围,看着周围混乱的场景,拉着白芷晴和曼陀罗两人朝着外面冲去。

  “咻!”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道凌厉,仿佛一条毒蛇般的剑气从人群当中出现,快若闪电的刺向陆天星的喉咙。

  这一道剑光在空气中团摇摆不定,好似一条毒蛇攻击而来,闪烁不定,让人根本捉摸不到剑光的位置在哪。

  “你找死。”

  看到这道剑光席卷而来,陆天星脸色陡然变冷,眸子中带着森然的杀意,不闪不避,直接一只手探出,没有任何悬念的将这一道剑光抓在手中。

  “不知死活,竟然敢抓着我的剑,你的命今天我金蛇女要了。”

  看到陆天星抓住这一道剑光,虚空当中直接传出一个冰冷的女人的声音,紧接着只看见陆天星手中的那一道剑光就仿佛是活了过来一样,像是一条蟒蛇缠绕着陆天星的手臂,所过之处,陆天星的衣袖瞬间四分五裂,剑光带着冰冷的杀意直接刺向陆天星的喉咙。

  这一道剑光凌厉无比,散发出锋锐无比的气息,没有给陆天星任何的反应机会,就刺在了陆天星的喉咙上,但是却没有将他的喉咙给贯穿,而是仿佛刺在了钢铁上一般,再也无法前进分好,直接被陆天星的真气给挡住了。

  “什么,我的金蛇剑法无坚不摧,怎么可能刺不穿他的咽喉。”

  伴随着声音,一个身材火爆,浑身上下仅仅是用几块布包裹着重点部位,看起来十分风sao,漂亮的女人出现在陆天星的眼前,她的手中拿着一柄软剑,剑尖刚好抵在陆天星的咽喉上。

  此刻她的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怎么没有想到自己的攻击竟然对陆天星没有任何的作用,她怎么说都是神话级初期巅峰的人,这……这怎么可能。

  陆天星看着陡然出现在眼前的身材火爆女人,也是微微一愣,旋即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手臂微微一动,缠绕在手臂上的软剑瞬间四分五裂,化作碎片激射四周,身影一闪,直接朝着这个女人扑过来。

  “不好!”

  这个身材火爆的女人脸色狂变,身子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刷!

  可惜没有等这个女人有任何的动静,陆天星已经到达在了她的身边,五指张开,瞬间落在她的脖子上,将她整个人都提到了半空中。

  “告诉我,究竟是谁派你来的,说,不然,死。”

  陆天星的声音冷漠到了极点,浑身上下散发出冰冷的气息,整个人宛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饿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我这么漂亮,你舍得杀我吗?”

  这个身材火辣的女人被陆天星提在半空中,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之色,旋即这一丝惊慌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是一脸妩媚的看着陆天星,两只手抓住陆天星的手臂,轻轻的抚摸着。

  “哼,不知死活,既然不愿意,那你这辈子就不用开口了。”

  陆天星仿佛没有看见这个身材火辣的女人的话一样,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五指瞬间用力,只听见咔嚓的一声,陆天星没有任何犹豫的将这个风sao,身材火辣的女人的脖子给扭断。

  这个女人身子使劲抽搐了两下,一双眸子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天星,她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居然这么冷酷,直接辣手摧花,完全不给她再次说话的机会。

  随手将这句尸体扔出去,陆天星直接无视周围传来的杀人了,杀人了的声音,拉着白芷晴和曼陀罗两人朝着外面冲去,同时,真气仿佛一道屏障一样包裹着三人,防止来自四周的攻击。

  “陆天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敢在这里动手,难道他们就不顾及普通人的命吗?”

  白芷晴依旧一阵心有余悸,俏脸上带着一丝苍白之色,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肆无忌惮,刚才要不是陆天星反应快,恐怕整条步行街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丧命。

  “没有什么敢不敢的,在他们眼中只有利益,只要能达到,不择手段又如何呢,普通人的命对于他们来说,和蚂蚁没有任何的区别。”

  陆天星眼神眯成一条直线,如同鹰隼一般扫过周围,随时准备应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机会。

  而与此同时,观前街发生的大爆炸,也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苏州城,所有人都为之一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有人胆子大到居然有人敢在观前街动手杀人。

  炎黄组分部。

  司马凌云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浑身上下几乎控制不住的溢出冰冷到极点的杀意,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些家族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大到无视普通人的性命就敢在观前街肆无忌惮的动手。

  现在司马凌云终于明白了陆天星昨天的那番话,三思而后行不是对他说,而是应该对那些家族说的。

  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心头的杀意,司马凌云开口说道:“蛟龙,火凤,收拾东西,我们立刻去观前街,还有通知炎黄组的情报人员,给我查,看看到底是哪个家族这么肆无忌惮的敢在观前街动手,要是查到了,立刻给我全部控制起来,我给他们先斩后奏的权利,如果有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话音落下,司马凌云没有任何的犹豫的走出去,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观前街去。

  而一直站在旁边的蛟龙和薛冰两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的跟在司马凌云的身后朝着外面走去。(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