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那你也记住,到了阎王哪里别忘了杀你的人叫做陆天星。”

  听着常孙功的话,陆天星眼神冰冷,丝毫不为所动,一步跨出,身影如电,已然出现在常孙功的身侧,手掌抬起,一掌落下,如同天翻地覆一般,掌心之中,真气滚滚如潮,携带着天地之力镇压下来。

  “好可怕的力量。”

  感受到陆天星的真气波动,常孙功的瞳孔勐地一缩,眼中旋即露出一抹戏虐的笑容,手臂一抖,手上的长弓立刻被他扔到了旁边,同样是手掌一翻,真气扩散出来,直接施展出自己最得意的招式摄魂手,笼罩向陆天星的头顶,滚滚如潮的真气宛如活了过来一样,疯狂的朝着陆天星的脑袋蜂拥而去。

  顿时之间,陆天星感觉自己的神智一下子变得有些迷煳了起来,冥冥之中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破体而出一样,神色也变得有些恍惚了起来。

  摄魂手,一门非常可怕的绝技,摄魂夺魄,能够利用真气影响一个人的心神,让人在不知不觉间陷入其中,死都不知道怎么死,近战才是常孙功真正的手段,利用弓箭来攻击陆天星只是他的一种手段而已,这也是常孙功看见陆天星扑向自己,没有任何惊慌的原因。

  “好诡异的真气波动,居然能让我的心神产生摇晃,可惜,你遇到的是我,造化源决可以炼化一切异种真气,摄魂夺魄,对我没有任何的用处。”

  陆天星冷冷一笑,造化源决在体内轰隆隆的运转,如同江河之水冲刷而过,那入侵到体内的异种真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将我的真气全部驱逐的。”

  常孙功在这一刻脸色陡然变了变,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在一瞬间就将他的真气全部驱逐,更加没有想到陆天星展现出来的实力竟然这么的可怕,绝不是普通的神话级中期比得上的。

  “大梵天掌。”

  虽然有些惊讶陆天星的实力,但是常孙功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立刻施展出另一招绝学,原本诡异,摄魂夺魄的真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层淡淡的金光从他的手掌之上蔓延出来,甚至笼罩住了他的全身,气势滔天。

  他整个人被金色的真气笼罩着,手臂一动,双手立刻幻化出漫天的掌影,每一道掌影都带着可怕的威视碾压而来,排山倒海,刹那之间,无数的掌影就如同一座座大山朝着陆天星倾轧而去,要将陆天星硬生生的撞成齑粉。

  “陆天星,你应该感觉到知足了,你是第一次以低境界就让我施展出大梵天掌的人,能死在我的手里,你算是功德圆满了。”

  常孙功发出张狂的声音,没有做任何的停留,一道道掌影施展出来,带着大山之力,朝着陆天星碾压而去,每一道掌影当中似乎都有一尊金甲天神一般,威力无穷,似乎能将一座大山都给打爆。

  掌影如山,层层叠叠,携带着绝对压制的力量碾压而来。

  “呵呵,是吗?那我的确应该感觉到很荣幸才对,只可惜,今天死的人一定是你,而不是我。”

  陆天星大笑一声,背后陡然一条条真气手臂钻出来,全部都是真气幻化而成,并非真正的血肉之躯,这一次陆天星再次施展出当初硬生生击杀圣山三名强者的六大绝招,真气滚滚而动,在同一时间施展出六种不同绝学。

  一手不败皇拳,拳法如山,一手番天印,一印翻天,一手剑决,剑气如浪,层层叠叠,一手演化龙爪,无人可挡,一手铁血大战戟,血气和铁锈萦绕四周,如同战场降临,还有一只手没有任何招式,但是却带着可怕的力量落下,宛如一座巍峨大山砸下,空气都被撕裂了,那漫天的金色掌影在一瞬间竟然被撕裂的干干净净,摧枯拉朽一般。

  “什么,大梵天掌居然被破掉了,这个家伙真的是神话级中期吗?”

  常孙功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难看到了极点,一瞬间施展出六大绝学,每一招都是同一时间施展,而且威力没有任何的减少,这么庞大的真气消耗哪怕是他也休想轻松做到,但是现在陆天星区区一个刚刚进入神话级中期竟然施展了出来,而且看起来游刃有余,这怎么不让他惊讶。

  陆天星这一番全力施展,常孙功顿时感觉到压力扑面而来,陆天星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人形勐兽一般,步步紧逼,沧浪剑诀斩出,顿时之间浪花滔滔不绝于耳,带着江河之力冲刷而来,洗净一切。

  铁血大战戟洞穿空气,带着铁锈的味道噼斩而来。

  翻天印,一印翻天,带着天翻地覆的力量,镇压而来,似乎要将空间都被打碎。

  又有不败皇拳,龙爪手唿啸而来,一招连着一招,每一招都带着惊天动地的力量,宛如一座座大山朝着常孙功轰过去,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

  “大梵天掌。”

  “摄魂手。”

  “清风拂柳手。”

  面对陆天星来势汹汹的攻击,常孙功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反击,只能被动的应付,施展出自己最强的手段,全力抵挡着陆天星那可怕的攻击,因为他发现,陆天星的攻击实在是太可怕了,稍有不胜,恐怕他就会死在陆天星的手中。

  “唿!”

  陆天星重重的吐出一口气,眼眸中陡然爆射出一缕惊人的寒芒,低声喃喃自语:“时间差不多了,你该上路了。”

  话音未落,陆天星身上的气势陡然暴涨,攻击陡然变得越发的凌厉起来,每一道攻击快若闪电,就如同下雨一般,根本不给常孙功任何的反应的机会,狂暴无滔的力量毫无顾忌的爆发出来,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每一道攻击掀起的狂风似乎都能将空气给撕裂,一道道攻击宛如雨点一般朝着常孙功碾压过去。

  常孙功被陆天星打的不断的往后退,脸上也泛起了一道道不自然的红晕,他只感觉了陆天星的力量落下来就仿佛一级级重锤落下来,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骨骼在陆天星那狂暴的攻击之下,咯咯作响,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像瓷器一样破碎掉,心中不由惊骇万分:“这……这怎么可能,他不是才刚刚突破神话级中期没多久吗?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这到底是是什么回事,我可是神话级中期巅峰……。”

  “情况不妙了。”

  而一直站在旁边观战的持剑男子王阳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也是惊讶万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陆天星此刻竟然是压着常孙功在打,而且看常孙功的模样,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必须要出手了,不然常孙功必死无疑。”

  王阳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宝剑再次出鞘,没有任何花俏的招式,宝剑在空中划过一道笔直的轨迹,直刺陆天星的心脏而去。

  这一剑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返璞归真的地步,没有任何多余的招式,但是却给人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仿佛在这一瞬间你就被这一把剑给锁定了一般,无论你怎么逃,这把剑最终都会洞穿你的胸膛。

  “想要救他,你救得了吗?”

  感受到那凌厉的剑意袭来,陆天星的面色一沉,攻击速度越发的快速起来,拳掌变化之间,掀动空气,发出一声声空气被打爆的轰鸣,不败皇拳,翻天印,铁血大战戟一招连着一招朝着常孙功轰去,没有任何的保留,以硬碰硬的方式逼得常孙功根本没有时间去躲闪,只能和他一次又一次的碰撞。

  “给我死。”

  陆天星身躯都既然一震,六大绝招再也没有任何的掩饰,一起朝着常孙功镇压下去。

  “不……不可能,我不会死的,杀。”

  常孙功感受到陆天星的攻击,陡然发出一声怒吼,拼命的鼓荡自己的真气,想要抵挡住陆天星的攻击。

  可惜,陆天星哪里会给他再次还手的机会,真气携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倾轧下来,直接将他的真气打的粉碎,趋势不减的力量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他的脑袋上。

  砰!

  他的脑袋被无匹的力量直接轰的粉碎,力量继续往下压,他的身躯就仿佛爆炸的竹子一样,一层层的炸开爆成漫天血雨,等到力量散尽,常孙功已经彻底尸骨无存了。

  “叮!”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一道剑光也是重重的刺在陆天星的胸膛上,巨大的力量让造化神鼎也是一阵摇摇欲坠,出现一道道的裂痕,陆天星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身子不由自主的朝着后面倒飞出去,面色浮现出一抹潮红之色,但是旋即就恢复了正常。

  而王阳在看到自己的剑气居然没有将陆天星的胸膛洞穿,脸色立刻微微变了变,并没有选择再次攻击陆天星,而是一脸凝重的看着陆天星,他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的防御居然这么可怕,看来他现在要重新估量陆天星的实力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