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方向,白芷晴和曼陀罗两人已经隐藏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白芷晴娇躯轻轻的颤抖着,俏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担忧之色,看着曼陀罗说道:“曼曼,你哥怎么还没有过来,是不是出事了?”

  “嫂子,你就别担心了,几个阿猫阿狗奈何不了我哥的,你安心等待,我哥说不定马上就过来了。”

  曼陀罗轻声安慰着白芷晴,俏脸上却带着难以掩盖的凝重之色,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已经在四周布置了大量的剧毒,任何闯进来的人都必死无疑,但是心中却依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仿佛有一种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一样。

  深吸了一口气,曼陀罗看着白芷晴说道:“嫂子,我们换个地方,这个地方可能已经不安全了。”

  说话间,曼陀罗再次拉着白芷晴的手,打算朝着另外一个隐蔽的位置跑去。

  “哈哈哈,你们果然在这里,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沙哑,带着一丝阴沉的声音凭空响起。

  听到这个突兀的声音,曼陀罗浑身上下一怔,脸上的表情立刻凝重到了极点,一只手也不由自主的放在了随身的小包当中,眼神冰冷的看着前面。

  “毒师,我奉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的胳膊和你的身体一辈子分离。”

  这个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伴随着声音,一个人影缓缓的从拐角处走出来,他的容貌非常的普通,放在人堆里面完全就是那种不起眼的存在,但是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一双眼睛,给人一种十分阴骘的感觉,被他看一眼,你顿时就会感觉浑身都有点发凉。

  “你是谁?”

  曼陀罗神色凝重的看着这个蒙面男子,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能够知道她就是地府佣兵团的毒师,这个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更重要的是,她在和白芷晴隐藏在这里的时候,早就在四周悄声无息的布下了一层剧毒,哪怕是神话级境界的人闯进来,也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但是眼前这个阴骘男子却轻而易举的出现在她们的面前,很显然在短时间内服用过避毒丹,所以她的毒才没有任何的效果。

  阴骘男子在听到曼陀罗的话,微笑着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我要带白芷晴走?”

  “如果我不让你带走呢!”

  “呵呵,不让我带走白芷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只好动手先杀了你,然后再带着白芷晴离开了。”

  阴骘男子的语气陡然变得阴森的起来。

  听到阴骘男子的话,曼陀罗心中一沉,脸色有些凝重了起来,她不是傻子,从对方想要带走白芷晴开始,她就明白对方打算如何,就是想要抓住白芷晴,让陆天星投鼠忌器,甚至外面那两名强者的出现就是为了调虎离山。

  深吸了一口气,曼陀罗脸上突然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冲着这个阴骘男子说道:“你赢了,既然你想带走我嫂子,那就带走好了,不过,我希望你能连我一起带走,这样我好陪着我嫂子。”

  说着,曼陀罗很干脆的放弃了抵挡,举起了双手。

  “毒师,你还是那么的聪明,但是你觉得我像是傻子吗?外界传言,对付毒师,千万不要走进她的一米范围之内,不然,你会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带走你和白芷晴,我担心我会走不出这里。”阴骘男子看着曼陀罗,冷笑着说道。

  “既然你这么害怕我,那让我怎么让我嫂子跟着你一个人走,不如你放了我们怎么样。”

  曼陀罗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甜起来,让人看一眼就不由的感觉心情大好。

  “放了你们,毒师,你觉得这么可能吗?”

  阴骘男子淡笑着说道:“毒师,我奉劝你不要耍什么花招,不然的话,就算我死了,你们也会跟着我一起陪葬的。”

  说话间,阴骘男子扬了扬手腕上一个类似手环的东西,随后拉开身上的风衣拉链,一排zha药绑在他的身上。

  “脉搏控制器。”

  看到阴骘男子手上的手环,曼陀罗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脉搏控制器一种极为特殊的控制器,经过改装之后,完全可以当做定时zha弹的起爆器使用,她要是没有看错的话,这个阴骘男子手上的手环就是一个定时zha弹起爆装置,而起爆的引线就是比他的心脏跳动,只要阴骘男子的心脏停止跳动,炸弹立刻就会爆炸,这么近的剧烈,她和白芷晴两人根本来不及跑掉。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曼陀罗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需要白小姐跟我走一趟就行。”

  “你妄想。”

  “呵呵,是吗?白芷晴,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乖乖的跟我走,第二我先杀了毒师,再带你走,你选一个吧!”

  话音落下,蒙面男子手掌一翻,手中出现了一把沙漠之鹰,冰冷而又黝黑的枪口对准了曼陀罗。

  “你……。”

  曼陀罗听到阴骘男子的话,浑身上下散发出一丝冰冷到极点的杀意,美眸怒视着阴骘男子,粉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就连牙齿也咬的咯咯直响,但是却无可奈何,她很清楚,不管是她还是白芷晴,想要这么近距离躲过子弹,不亚于是痴人说梦。

  “你放过曼曼,我跟你走。”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白芷晴突然开口说道。

  “不行,嫂子,你不能跟他走,他们分明是想要绑架你来要挟我哥,你绝对不能跟着他们去,怕什么,大不了跟他拼了……。”曼陀罗在听到白芷晴的话后,脸色陡然一变,急声说道。

  “砰……。”

  曼陀罗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枚子弹直接打在她的面前,溅起不少的水泥,只留下一个弹坑在哪里,触目惊心。

  “毒师,我的耐心有限,你别挑战我的耐性。”阴骘男子语气阴测测的说道。

  听着阴骘男子的话,曼陀罗心中充满了焦急之色,心中暗暗祈祷着陆天星赶快到来,她下毒的本事的确是独步天下,但是如果杀了阴骘男子,她和白芷晴说不定都要死,而且,阴骘男子的实力也比她高,她短时间内根本奈何不了阴骘男子。

  “我跟你们走。”

  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从曼陀罗的背后走了出来:“我可以跟你走,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放过曼曼。”

  “这个自然,我没有兴趣带着一个定时zha弹在身边。”

  阴骘男子微微一笑,示意白芷晴站到自己的身边来。

  白芷晴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一句话,只是深深的看了曼陀罗一眼,转身朝着阴骘男子走去。

  “嫂子……。”

  曼陀罗脸色大变,下意识的想要向前踏出一步,却一声枪响,一枚子弹直接打在她的脚尖的位置,阻止了她的动作。

  “曼曼,你放心好了,我没事的。”

  白芷晴扭过头看着曼陀罗,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跟在阴骘男子的身后朝着外面走去。

  曼陀罗看着这一幕,小脸上写满了焦急的神色,但是却无计可施,她的确擅长用毒,但是她本身的实力却不强,根本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距离救下白芷晴。

  看到阴骘男子带着白芷晴直接上了外面的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曼陀罗再也顾不上什么,勐地朝着外面冲去,她必须要去找陆天星才行,在这里只有陆天星才有能力去救白芷晴。

  而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方向,陆天星同样没有在选择攻击,而是一脸冰冷的看着眼前的持剑男子王阳,眼中带着一丝凝重之色,浑身上下散发出肃杀之气,没有了常孙功,他想要杀眼前的王阳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告诉我,到底是谁派你来的,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陆天星眼神冰冷的看着王阳,寒声说道。

  “哈哈哈,到底是谁派我的,陆天星,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我是谁派来的了,与其你想知道我是谁派来的,还不如好好想想我为什么要来暗杀你,甚至出动两名神话级中期巅峰来偷袭你,你不觉得很奇怪吗?”王阳大笑这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天星在听到这番话之后,脸色勐然一变,心中陡然涌现出一丝不详的预感。

  “哥,不好了,嫂子被人给抓走了,你快点去救嫂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曼陀罗的声音在空气中飘荡而来。

  “什么?调虎离山之际。”

  听到曼陀罗的话,陆天星的脸色陡然变得阴沉到了极点,浑身上下的杀意再也没有任何的隐藏爆发出来,整个空间的温度陡然下降,似乎进入了寒冬腊月一般,陆天星的一双眸子也变得猩红了起来,无穷无尽的杀意笼罩他的身体周围,几乎凝聚成实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地狱魔神一般。

  “哈哈哈,陆天星,你终于明白了,看来你还不是太傻,你的妻子现在我们的手上,我奉劝你,不要轻举妄动,不然,你这辈子就见不到你的妻子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告辞了。”

  王阳听到是听到了曼陀罗的话,顿时疯狂的大笑了起来,扫了一眼陆天星,身影再也没有任何的停留,冲天而起,身影如同鬼魅,朝着远处而去。(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