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陆天星和陆家自相残杀?”

  听到江浩辰的话,江洪盛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这么说,杨天赐他压根就没有说自己为什么要在观前街这么做了?”

  “没有。”

  江浩辰摇了摇头。

  “哼,杨家。”

  江洪盛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沉声说道:“这段时间,你不要再和杨天赐见面,一切等到陆天狂出殡哪天再说。”

  “爸,怎么了,难道杨家真的打算将我们当成一把对付陆家的刀,让我们来面对陆天星的怒火,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哼,他杨天赐还没有那个胆子,他要是敢这么做,我不介意拉着他杨家一起陪葬。”

  江洪盛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寒意,如果真正到了这一步,他不介意让杨天赐知道,谁才是这江南的主人。

  而与此同时,在苏州一处隐蔽,依山傍水,风景如画的别墅当中。

  杨天赐在挂断和江浩辰的电话之后,脸色立刻变得阴沉如水起来,眼中闪烁着冰冷到极点的杀意。

  “江家,你们算什么东西,敢用这种语气质问我,哼,等我收拾掉了陆家,就是你们江家的死期,跟我耍横,我杀光你们全家。”

  杨天赐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说起来,他打心底就没有想过和江家真正合作,他只所以拉上江家,是想要把江家当成在明面上的一个盾牌,用来吸引火力而已,江家,一个江南的家族,有什么资格和养家合作。

  “叮铃铃!”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天赐的手机突然传出一阵手机铃声。

  杨天赐眉头一皱,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立刻接通了电话,沉声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少爷,我已经成功了,但是……。”

  杨天赐眉头一皱:“但是什么?”

  “但是我刚才联系常孙功和王阳两位长老,他们的电话已经无法打通,极有可能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

  杨天赐在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声音之后,脸色已经异常的难看起来,常孙功和王阳是杨家的长老,也是杨家培养出来的死忠,是他父亲杨安龙特地派过来协助他的人,如今两名神话级中期巅峰的长老死了,而且是因为听从了他的命令去引开陆天星才死亡的。

  这件事情如果传回杨家,他绝对会受到一番责骂,甚至日后竞争杨家的家主之位都没有他的份,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你确定你看清楚了?”杨天赐再次开口说道。

  “我没有看见,但是在我绑架白芷晴的时候,我亲眼看见陆天星和常孙功长老动手了,而且看样子常孙功长老似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极有可能……。”

  “没有什么可能,我需要知道一个准确的答案,让人给我抓紧时间去调查,还有白芷晴这个臭女人,立刻给我立刻送到我的别墅来,陆天星,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

  话音落下,杨天赐狠狠的将手上的手机扔到沙发上,挥挥手直接让外面一个正在打扫卫生的女佣人进来,面无表情的问道:“把衣服给我脱了,撅起屁股,给我趴到沙发上去。

  这个女佣在听到杨天赐的话后,顿时有些愣住,紧接着一张打着厚厚一层粉底的娇媚脸蛋上,顿时闪过一抹羞怒之色,犹豫了片刻,结结巴巴的说道:“杨……杨少,我……我不是这种人。”

  “不是这种人?”

  杨天赐听到这话,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你想要多少钱,一万够吗?”

  “杨少,我……。”

  “五万。”

  杨天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冷笑着说道:“别把自己说的太高尚了,你就是一个臭婊子,女人嘛,有了钱就能玩,赶紧给我脱衣服,然后跪倒我的面前来,先给我来个口~huo,伺候的爽了,待会给你十万,比得上你一年的工资了。”

  女佣在听到杨天赐充满赤果果的话后,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但是一想到十万块钱,还是强忍着羞愤,缓缓的抬起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一步步的走向杨天赐,俯下了身子……。

  不多时,整个大厅当中就传来了女人凄惨的叫声和男人肆无忌惮发泄的声音。

  ……

  观前街的方向,在听到陆天星在观前街遇到袭击之后,沐青川驾驶着车子没有任何和犹豫的朝着观前街而来。

  副驾驶的位置上,沐晴雪的目光望着窗外,俏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紧张和担忧之色。

  “哥,怎么还没有到啊,你把车在开快一点好不好。”沐晴雪催促着说道。

  沐青川苦笑着说道:“晴雪,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在快的话,说不定就出车祸了,你别紧张,依靠着陆天星的实力,想要奈何得了他的人没有多少,你先别着急。”

  “可是对方不就是一个人,而是使用的zha~弹,陆天星只不过时候血肉之躯,他怎么挡得住。”

  沐晴雪握紧了粉拳,一双漂亮的眸子中怎么也掩盖不住其中的担忧之色。

  侧过头看着沐晴雪那脸上的紧张担忧之色,沐青川心头唯有苦笑,他实在是搞不懂,沐晴雪到底被陆天星灌了什么**汤,明明陆天星只是救过她一次,而且,那一次两人甚至都没有说过什么话,但偏偏沐晴雪就像是着了魔一样,这么多年来对陆天星一直念念不忘,甚至明知道对方结婚了,还一直念念不舍,一副非君不嫁的架势,如果有可能,他真的想要把陆天星给宰了,或许只要陆天星死了,自己的妹妹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沐晴雪没有在说话,目光幽幽的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突然,一辆无牌的黑色轿车从对面的车道上驶过。

  “停车,哥,快停车。”

  沐晴雪双眸幽静的看着外面,当看到这一辆飞驰而过的轿车的时候,勐然大叫了起来。

  “什么。”

  沐青川听到沐晴雪的声音,下意识的一脚刹车踩了下去,车子在马路中央发出难听的急刹车的一声,一丝丝焦臭味瞬间弥漫了出来。

  幸好观前街发生的事情,让这一条通往观前街的马路上车流已经变得稀少了,没有多少车辆在行驶,才没有发生什么车祸。

  沐青川一脚刹车踩下,看着沐晴雪说道:“晴雪,怎么了,发什么了什么事情。”

  “哥,我刚才看到芷晴姐了,她就在前面的那一辆黑色的轿车上,你说是不是天星也在那车上。”沐晴雪急声说道。

  “你说什么,你看见白芷晴了,这不可能,我得到消息陆天星在观前街被两名神话级中期的强者给拦住了,他怎么可能还会在那车上,而且,白芷晴和陆天星患难与共,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坐车离开……。”

  沐青川嘴里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变:“不对,出事了,白芷晴极有可能被人绑架了,我现在就跟上去,晴雪,你打电话给陆天星,让他抓紧时间赶过来,我怀疑对方绝不是绑架白芷晴这么简单。”

  话音落下,沐青川没有任何的犹豫,勐地挂挡,勐打方向盘,车子在马路上直接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直接逆行,朝着最前面那一辆黑色的轿车冲过去。

  而在另外一个方向,陆天星正神色冰冷的站在原地,目光充斥着隐藏不住的杀意,整个人就仿佛一头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勐兽一样,站在原地,不是陆天星不焦急白芷晴的安危,而是陆天星十分的清楚,就算他再怎么着急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周家将消息传过来。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天星放在口袋中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

  听到这个手机铃声,陆天星身子一颤,没有任何犹豫的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当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陆天星微微一愣,沐晴雪的电话,沐晴雪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做什么,难道沐晴雪来江南了?

  一想到沐晴雪,陆天星脸上就流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沐晴雪。

  迟疑了一下,陆天星还是接通了电话:“晴雪……。”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沐晴雪给打断了道:“天星,我刚才看见芷晴姐了……。”

  听到沐晴雪的话,陆天星身子一颤,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激动的神色:“你说什么,晴雪,你说你刚才看到了芷晴了,她现在在哪?”

  听到陆天星的话,旁边的曼陀罗和薛冰,司马凌云等人都是竖起了耳朵。

  “我刚才看见芷晴在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上,我和我哥正在跟踪对方,对方正在朝着苏州的古乐园大街去了,我现在将我们的位置发给你,你赶快过来。”

  “我知道了,我马上赶过来,对了,晴雪,让你哥千万不要杀了开车的那个人,他的身上有一个脉搏定时~zha~弹,只要他死了,zha~弹就会爆炸,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过去。”陆天星沉声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