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自己的攻击成功,沐青川的嘴角在这一刻也露出了一道嗜血的笑容:“晴雪,我现在放慢车速,车子交给你掌握了,你慢慢将车停下来。”

  “我知道了。”

  沐晴雪重重的点了点头,手指抓住了车子的方向盘,稳住了车子前进的方向。

  沐青川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打开车门,直接从高速行驶的车子上跳了下来,在地面上翻滚了几下,缓解车子带来的冲力之后,双腿一瞪,整个人如同一道闪电一样扑向桑塔纳,与此同时,他的手掌之中出现几枚金色的铜钱,手臂一甩,这几枚金色的铜钱立刻快若闪电的射向坐在驾驶室的阴鸷男子。

  “不好!”

  看到几枚激射而来的铜钱,桑塔纳男子脸色狂变,再也顾不上什么,直接转身伸手抓向副驾驶位置上的白芷晴,现在在这个时候,白芷晴就是他的保护符。

  “噗嗤!”

  没有等阴鸷男子的手抓到白芷晴,那几枚金色的铜钱已经唿啸而至,并没有杀了他,而是直接将他的两条手臂给贯穿,同时剩下的三枚金色铜钱轰在男子的穴道上,直接封锁了他的穴道,让他整个人都僵直在了驾驶座上,再也动弹不了分毫,但是却没有伤害到阴鸷男子丝毫。

  暗器打穴,对于沐青川来说,只不过是练习暗器的基本功而已,若是你连自己的暗器力道都无法控制不住的话,那你根本就不算是暗器使用者。

  看到这个阴鸷男子被制住,沐青川也是松了一口气,身影一闪出现桑塔纳的身边,打开了车门:“白小姐,你现在安全了。”

  “沐大少,谢谢你了。”白芷晴从车上走下来之后,感激的看着沐青川说道。

  “白小姐你太客气了,是我妹妹发现了你在这辆车上,才让我来救你的,要谢你就谢谢我妹妹吧!”沐青川看着白芷晴说道。

  “晴雪也来了?”

  白芷晴在听到沐青川的话之后,神色微微一愣,目光看向身后停在不远处的宝马车。

  当看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满脸担忧之色的沐晴雪的时候,白芷晴的美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她怎么没有想到沐晴雪居然会让自己哥哥来救她这个情敌,更加没有想到沐晴雪居然也来到了江南。

  她打电话给沐晴雪,只是希望沐晴雪能够说服沐家能够帮忙而已,但是她怎么没有想到沐晴雪居然也会来江南,要知道江南就是一个泥潭,踏进来想要在走出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沐晴雪看着白芷晴的目光看向自己,脸上立刻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白芷晴微微一愣,脸上旋即露出一抹笑容,走向了沐晴雪。

  沐青川看着白芷晴走向沐晴雪,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向旁边的桑塔纳轿车,想要将车里的阴鸷男子给抓出来。

  “咻!”

  而就在沐青川走向桑塔纳的时候,突然,沐青川的眉头一跳,立刻感觉到一道凌厉的劲风从远处唿啸而来,一道璀璨的寒芒宛如一道弯月一般,旋转着,朝着沐青川的脑袋削去。

  一招之下,竟然给人一种冷若冰霜的感觉,那一道寒芒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令人心悸的寒意。

  “还有人同伙?”

  看到寒芒袭来,沐青川脸色勐然一变,身子像是闪电一般朝着身后退去,同时,手臂一甩,几枚金色的铜钱瞬间飞射而出,在阳光的照耀下,金色的铜钱闪闪发光,和这一道弯月般的寒芒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叮!”

  金色铜钱瞬间被斩断,而那一道弯月一般的寒芒也露出了它原本的模样,赫然是一把宛如残月般的弯刀,在阳光下闪烁这寒芒,吹毛立断。

  “不愧是沐家大少爷,实力果然不凡,尤其是暗器简直就是出神入化,这么短的距离居然也能挡住我的攻击。”

  一只手凭空出现抓住了弯刀,随后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出现沐青川的实现当中,两人的脸上都带着嘲讽和冰冷的笑容。

  “是他们?”看到这突然出现的女人和小孩,白芷晴突然忍不住的惊声说道。

  这女人和小孩不是别人,正是将炸弹放在他们手提袋中的那个女人和小孩。

  “芷晴姐,你认识他们?”沐晴雪站在白芷晴的身边,看着白芷晴问道。

  “把zha~弹放在我手提袋中的就是他们。”白芷晴郑重的点了点头,有些担忧的看着前面。

  “罗刹女,五毒童子,是你们,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没死.”

  当看到出现的女人和小孩之后,沐青川的脸色立刻凝重了起来,罗刹女和五毒童子是炎黄组通缉的要犯,而且两人的实力很强,都是属于神话级初期巅峰的高手,尤其是站在罗刹女身边的五毒童子,实力更是可怕,一身毒功几乎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以他现在的力量对付罗刹女绰绰有余,但是如果再加上五毒童子的话,他绝对又死无生。

  沐青川怎么没有想到这一次绑架白芷晴的人当中竟然有五毒童子。

  “哈哈哈哈,我们当然没死了,就凭你们炎黄组的那群废物也想杀了我五毒童子,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无论是身材,还是面容都和小孩没有任何区别的五毒童子大笑了起来,明明是稚嫩的面容,但是声音却给人一种异常苍老沙哑的感觉,听在耳朵中,就仿佛猫爪子在挠玻璃一样,给人一种十分刺耳的感觉

  “沐大少,我们不想和你们沐家为敌,但是我也不希望你为难我们,立刻让开,将白芷晴交给我们。”罗刹女在旁边阴沉着语气说道。

  听到罗刹女的话,沐青川脸上露出一个张狂的笑容,大笑着说道:“哈哈哈,你说的没错,这件事情的确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你别忘了,我可是炎黄组的人,你们是炎黄组的通缉要犯,难不成我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两个犯人在我面前晃悠吗?想要带走白芷晴很简单,打赢我就行。”

  “沐青川,你这是在找死,莫非你真以为我怕你们沐家不成……。”

  五毒童子在听到沐青川的话后,勃然大怒,脸色立刻变得扭曲了一起,身上的真气立刻控制不住的涌动了起来,在他的背后凝结成一个个狰狞的鬼脸,这是五毒功凝练出来的真气,将剧毒炼入真气当中,两者之间合二为一,既能利用真气攻击,又能利用毒气攻击。

  “五毒童子,跟他嗦什么,司马凌云就在周围,时间拖久了对没有任何的好处,我来对付沐青川,你去抓白芷晴。”

  站在五毒童子身边的罗刹女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身影一闪,直接扑向沐青川,手中的弯刀高高的举起,勐地一噼而下,轰然之间,一道道真气弥漫在刀身之上,凝聚成杀伤力极大的刀芒,直接噼斩而出,刹那之间,沐青川周围居然全部都是刀芒闪烁。

  “残月击。”

  马路上,刀影闪烁,每一道刀影都带着凌厉的杀意,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痕迹,朝着陆天星笼罩过去。

  “漫天花雨撒金钱。”

  沐青川也知道这一招的力量,双手一扬,顿时之间无数的金光唿啸而出,化作一道道凌厉的攻击,在空气中唿啸交错,纵横而过,撞击在刀影之上,将这一道道的刀影撞击的粉碎。

  “五毒童子,想要在我面前带走白芷晴,先问过我手里的暗器答应不答应。”

  施展出这一招,沐青川没有任何的停留,身影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扑向朝着白芷晴冲过去的五毒童子,一掌朝着五毒童子的脑袋拍去。

  这一掌轻飘飘的,就仿佛落叶从空气中落下来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烟火气息,正是沐家的绵掌,能够让人死的悄声无息。

  “哈哈哈,沐大少,你挡不住的我的,五毒战铠,出神入化。”

  五毒童子大笑之间,身上的真气陡然升腾起来,居然在身体外面凝聚成了一层厚厚的角质,乍看之下漆黑如墨,仿佛钢铁铸造的一般,上面冒出一根根的骨刺,显得格外的狰狞,五毒童子竟然用真气凝聚出了一副铠甲。

  这五毒战铠一旦凝聚,全身上下几乎是刀枪不入,防御力惊人,而且在战斗中,任何人接触到五毒战铠,实力低下的人立刻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化成一滩血水,哪怕是实力高强的,也会在短时间内感觉到不适应。

  当年五毒童子就是因为凝聚五毒战铠,肆意抓捕普通人,利用活人的性命来吸引炼制五毒战铠的五种剧毒之物,才会成为炎黄组的通缉要犯,这也是五毒童子纵横天下的根本所在,五毒战铠不破,你就根本伤不到五毒童子。

  “不好!”

  看到五毒童子身上陡然浮现出的五毒战铠,沐青川的脸色一变,他可不是陆天星或者司马凌云那种变态,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身影一转,立刻后退出去,几枚暗器瞬间脱手而出,带着凌厉的风声轰向五毒童子。(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