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毒童子就仿佛没有看见那暗器袭来一样,再次加速的扑向白芷晴,沐青川的暗器打在五毒战铠上面,只听见叮叮当当的声音,只是让五毒童子身子轻轻的晃动了两下,但是却撼动不了五毒童子分毫,根本破不了五毒战铠的防御。

  “不行,无论如何都要阻止五毒童子才行,不然,白芷晴就危险了。”

  看到五毒童子依旧朝着白芷晴冲过去,沐青川的脸色勐地变了变,要是再让白芷晴落到五毒童子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心念一动,沐青川没有任何犹豫的再次扑向五毒童子,几枚暗器脱手而出,朝着五毒童子身体各大死穴轰去。

  “沐大少,跟我战斗,你居然还有闲心却照顾别人,看来你今天是跑不掉了,啧啧,早就听说沐大少是一个美男子了,今天晚上不如从了我怎么样。”

  罗刹女的声音在沐青川耳边响起,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她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任何的停留,弯刀划过一道弧线,狠狠的斩向沐青川的胸膛。

  沐青川脸色一变,脚下勐地一用力,身影快速的朝着后面退去,如果在强行冲向五毒童子,他在极有可能会死在罗刹女的刀下。

  可是就是这一番躲避,彻底的拉开了他和五毒童子的距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五毒童子扑向白芷晴,再也来不及救援。

  “谁给你们胆子对我老婆动手的,既然找死,今天我就送你们去见阎王。”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暴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一道身影快若闪电的朝着这边冲过来,伴随着声音滚滚而来,密密麻麻,宛如蝗虫一般的石子贯穿了空气,带着破空的厉啸声轰向五毒童子。

  “不好。”

  感受到那厉啸而来的石子,五毒童子的脸色狂变,根本来不及躲闪,只能硬着头皮硬抗这一次攻击。

  “砰~”“砰~”“砰~”

  一枚枚石子在陆天星的真气灌注下,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狠狠的撞在五毒童子身上的五毒战铠之上,两者相撞之间,如同鞭炮炸响了一般,石子轰然炸裂,爆成碎屑,而五毒童子的身子也是不由自主的朝着后面退去,五毒战铠之后出现了大量坑坑洼洼的小洞,几乎要将五毒战铠给洞穿。

  “谁?你到底是谁,谁让你坏了我的好事,你信不信我把你碎尸万段。”

  五毒童子拼命的催动真气将五毒战铠修复好,脸上带着气急败坏的神色,眼看着他就要抓到白芷晴了,没想到半路居然又杀出一个程咬金来。

  “是吗?我倒想看看你是如何将我碎尸万段的。”

  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道身影从远处快若闪电的冲过来,出现在白芷晴的身边。

  听到再次响起的这个声音,白芷晴浑身上下勐地一颤,既然转过身去,当看到陆天星之后,尤其是看到陆天星肩膀上的伤口和几乎将前面衬衫给染红的血迹的时候,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眼眶中曼曼的滑落了下来,随后白芷晴就朝着陆天星跑过去。

  下一刻,白芷晴扑到了陆天星的怀里。

  沐晴雪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俏脸上顿时出现一抹苍白之色,粉拳一下子握紧了起来,身子有些摇摇欲坠,她也想要扑到陆天星怀里,她也很担心陆天星。

  白芷晴死死的抱着陆天星,仿佛一松手,陆天星就后悔从眼前消失一样,这一刻,白芷晴感觉之前的彷徨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天星,你受伤了。”

  刚刚抱住陆天星,白芷晴恍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松开了陆天星,看着陆天星被鲜血染红的肩膀,脸上带着浓浓的焦急之色。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再说了,这可是男人保护自己老婆的功勋章,多少男人都羡慕不来的,没事的。”

  陆天星轻轻的摸了摸白芷晴的俏脸,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老婆,你先和晴雪站到旁边去,等我解决了这两个垃圾再说。”

  话音落下,陆天星松开了白芷晴,冲着沐晴雪轻轻的点了头,这才转身走向前面,脸色也从一开始的温柔变得冷若冰霜了起来,一丝丝阴冷嗜血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毫不掩饰的绽放出来。

  “五毒童子,罗刹女,好,好得很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就你闯进来,炎黄组杀不了你们,今天我来杀了你们,送你们去见阎王。”

  陆天星看着已经和五毒童子站在一起的罗刹女,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哈哈哈,杀我,陆天星你认为就凭你吗?你以为你能在常孙功和王阳两人的手里逃脱,你就是天下无敌了,今天我送你去见你爷爷和你父母,让你们一家人在阎罗殿团聚。”五毒童子冷笑着说道,完全没有把陆天星放在眼中。

  在他看来,陆天星只所以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因为常孙功和王阳两人被司马凌云给惊走了,所以陆天星才能赶过来,陆天星肩膀上的伤口就是铁一般的事实,至于陆天星杀死常孙功和王阳,打死他们也不相信,蚂蚁永远也打不过大象。

  何况,他身上的五毒战铠充满了剧毒,陆天星要是敢和他硬碰硬,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五毒童子的话,陆天星哈哈大笑道:“是不是你们待会就知道了。不过,我很好奇,你认为就凭你一个基因变异的侏儒也想杀我?”

  “哼,是不是你马上就知道了。”

  五毒童子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抹狰狞的杀意,当年要不是因为练功走火入魔,他也不会变成这样,他最恨的就是有人对他说这番话了,任何对他说过这番话的人都已经死了,他相信陆天星也不例外。

  低吼一声,五毒童子身躯一动,快速的朝着陆天星冲过去,整个人如同一头勐虎在追击猎物一般,十几米的距离,几乎在眨眼之间就跨越而过了。

  “陆天星,小心,他身上的五毒战铠充满了剧毒,千万不要和它硬碰硬,否则,你会死的。”看到五毒童子冲向陆天星,沐青川脸色一变,大声提醒道。

  五毒童子身上的剧毒真气经过千锤百炼,神话级中期要是碰到了恐怕都吃不了兜着走。

  沐青川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陆天星立刻就看见一张巨大的真气鬼脸从五毒童子的背后冉冉升起,对着他张口咬来。

  鬼脸之中毒气森森,粘上了恐怕就是死路一条。

  “沧浪剑诀。”

  陆天星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伸手一抓,一柄真气凝聚的长剑出现在手中,连连颤抖,一道道真气唿啸而出,凝聚成杀伤力极大的剑芒,直接轰向那一个巨大的鬼脸真气。

  “轰!”

  那剑气轰进鬼脸真气的大口当中,瞬间爆炸,化作无数细小的剑雨洞穿了空气,直接将鬼脸真气撕裂的粉碎。

  五毒童子在看到陆天星一击之下就撕碎了自己的攻击,脸色微微一变,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扑向陆天星,这一次他没有使用任何的真气攻击,而是打算和陆天星硬碰硬,只要陆天星接触到五毒战铠,那陆天星就死定了。

  “螳臂当车,不堪一击。”

  陆天星怎么会不明白五毒童子的打算,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长剑一抖,剑芒吞吐不定,直接刺向五毒童子的咽喉。

  “叮!”

  长剑狠狠的刺瞎五毒战铠之上,但是却没有刺破五毒战铠。

  “给我去死。”

  感受到陆天星的攻击没有办法刺穿五毒战铠,五毒童子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的笑容,抬起手掌,狠狠的拍向陆天星的胸膛。

  “翻天印!”

  陆天星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同样是一掌拍出。

  “砰!”

  两个手掌狠狠的撞击在一起,五毒童子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直接抛飞了出去,一口鲜血涌上喉咙,但是却被他硬生生的给咽下去了,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潮红。

  陆天星则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刚刚和五毒童子对掌的手臂上已经蒙上了一层黑色毒气,正不断的朝着肩膀上蔓延而去。

  “哈哈哈,陆天星,你死定了,中了我的五绝毒,哪怕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你死定了,陆天星这就是和我五毒童子作对的下场。”五毒童子站在原地,一脸猖狂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是吗?”

  陆天星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五毒真气,不容置否的冷笑一声,只所以和五毒童子对拼一掌,他完全是想要看看造化源决能不能炼化这些剧毒而已,毕竟,他迟早有一天是要踏入唐家的,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他进入唐家就是死路一条。

  “很不错的剧毒真气,居然将毒气和真气融合在了一起,换做是别的人如果和你硬碰硬都会吃亏,如果你能进入神话级后期,绝对是无数人都不愿意招惹的存在,只可惜,你这些东西,对我并没有任何的用处,你也没有机会再进入神话级后期了,因为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陆天星仔细感受了一下剧毒真气,心念一动,造化真气滚滚而动,直接将侵入体内的剧毒真气给炼化的干干净净。(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