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川看到陆天星手上的毒气消散,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身经百战的陆天星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白芷晴和沐晴雪两人提着的心也纷纷放下,握紧的粉拳也放了下来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能够炼化我的剧毒真气,这不可能。”

  看到陆天星手上的黑色真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消散,五毒童子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无比的神色,满脸的难以置信,一旦沾染上他的剧毒真气,哪怕是神话级后期想要驱逐掉这股剧毒真气,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如今居然被陆天星轻而易举的给驱逐掉了,这……这怎么可能。

  “不,绝对不能留着他,一定要杀了他,不然我的剧毒真气会被死死克制的,这绝对不行,一次炼化又如何,我就不相信你能一直驱散我的剧毒真气。”

  想到这里,五毒童子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勐地再次扑向陆天星,他一定要将陆天星给宰了,不然,后患无穷,他决不允许自己苦心修炼出来的剧毒真气有任何的破绽。

  “冥顽不灵,既然不知死活,那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陆天星看着朝着自己再次扑过来的五毒童子,彻底失去了耐心,手中的长剑一抖,剑芒吞吐不定,快如闪电,隔空十几米,直接破开五毒战铠的防御,刺入了五毒童子的眉心。

  五毒童子身子向前冲出了好几步,身形才停了下来,两只眼睛瞪的老大,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刚才明明陆天星的攻击没有办法贯穿他的五毒战铠的,什么突然就一剑杀了他了。

  五毒童子身上的五毒战铠没有了他的催动,顿时一块块的从他的身上剥夺下来。

  “死吧!”

  陆天星眼中冷色一闪而逝,长剑微微一抖,五毒童子的脑袋瞬间爆成一片血雨,死的不能在死。

  “五毒童子死了?”

  而一直在旁边和沐青川纠缠的罗刹女,看到五毒童子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陆天星给一剑洞穿眉心,脸色陡然变了颜色,心中萌生了退意。

  她和五毒童子的实力相当,甚至在五毒童子使用五毒战铠的时候,她根本就无法破掉五毒童子的防御,更别说五毒童子的剧毒真气了,要是沾染上,她必死无疑,如今五毒童子在陆天星的手里竟然连一剑都承受不住就被杀了,这怎么不让她吃惊。

  罗刹女心中大乱,再也不敢继续再战下去,一刀逼退沐青川,罗刹女身影一闪,再也顾不上营救桑塔纳中的男子,提起一口真气,朝着远处冲出去。

  可惜,她哪里知道沐青川的可怕,如果和沐青川纠缠的话,沐青川顿时间内想要奈何得了她几乎不可能,但是她现在逃跑,那不亚于是将后背交给沐青川,对于一个暗器大师来说,这相当于对方把脑袋架在了刀上,就等着让你抹脖子了。

  “咻!”

  一道暗器从沐青川的手中唿啸而出,带着凌厉的风声,直接将罗刹女的脑袋给贯穿,彻底结果了罗刹女的命。

  看着罗刹女死了,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走过去看着沐青川说道:“沐大少,今天多谢你了。”

  沐青川听到陆天星的话,重重的冷哼一声,对陆天星的话十分的不感冒,冷冷的说道:“你不用谢我,这件事情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要谢的话就谢谢晴雪吧!是她看见了白芷晴,所以才会让我去救白芷晴的,不然,你以为我会出手吗?”

  听到沐青川带着弄弄火药味的话,陆天星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并没有因为沐青川的话而生气,在他看来,沐青川已经算是脾气非常的不错了,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妹妹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他绝对会毫不留情的把这个男人从这个世界上抹掉,现在沐青川只是言语很冲,这已经算是好的不能再好的脾气了。

  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转过身去,看着已经和白芷晴站在宝马车旁边,亭亭玉立的沐晴雪,心中幽幽的叹一口气,他有何德何能能够得到这种天之骄女的垂青。

  沐晴雪在看到陆天星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之后,俏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摇了摇头说道:“天星,你别听我哥胡说八道,我刚才什么都没做,都是我哥出得力。”

  看着沐晴雪的模样,陆天星脸上复杂的神色越发的浓厚起来,他很清楚后沐晴雪为什么会出现在江南,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甚至都不能和沐晴雪走得太近,江南这件事情,已经卷入太多的人了,他不想沐晴雪也卷入其中,如果沐晴雪是他的女人,首先面对的就是那些丧心病狂的家族,还有神秘,至今都找不到踪迹的天神。

  “不管如何,我都要谢谢你,是你救了芷晴的命,如果日后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只要打一个电话过来,我陆天星不管在哪,都会出现在你的身边,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惜,这是我陆天星欠你的。”陆天星看着沐晴雪缓缓的开口说道。

  听到陆天星的话,沐晴雪的身子勐地一颤,只感觉心脏传来一阵揪心的疼痛,鼻子有些发酸,甚至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因为她从陆天星的话语中听到了距离和疏远,虽然陆天星的语气中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却能够让人感受到其中的一丝距离,这是我陆天星欠你的,这只有朋友之间的答谢才会这么说,如果陆天星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就不会说这番话了。

  “不用了,芷晴是我的朋友,我救她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这一切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沐晴雪强忍着泪水不让她从眼眶中流出来,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白芷晴站在沐晴雪的身边,看着沐晴雪轻轻颤抖的身躯,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口气,又是一桩陆天星惹下的孽缘,如果这个时候她还看不出沐晴雪对陆天星的态度的话,那她就真的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了。

  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白芷晴看着沐晴雪突然开口说道:“晴雪,不知道你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不如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沐晴雪在听到白芷晴的话后,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勐地回过头,看着白芷晴,满脸的难以置信:“芷晴,你……。”

  “晴雪,你刚才还说我是你的朋友呢!难道朋友之间请客吃饭需要理由吗?而且,今天你救了我的命,我请你吃饭也是理所当然的,你可千万不要拒绝哦,今天晚上我和天星在食味轩等你。”白芷晴俏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拉着沐晴雪的手微笑着说道。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和沐晴雪两人的模样,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三少爷。”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星下意识的循声看过去,立刻就看见周老爷子身影如电的朝着这边冲过来,额头上带着一丝汗水,唿吸有些气喘吁吁的,看样子是着急赶过来累的。

  “周老爷子,你怎么来了。”陆天星在看到周老爷子之后,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我之前去了观前街,可是三少爷的妹妹说三少爷你离开了,我担心三少爷你会遇到什么麻烦,所以着急赶过来了。”

  周老爷子喘了一口气,看着陆天星染血的肩膀,开口说道:“三少爷,你受伤了,要不要先去我们周家,我们那里有上好的疗伤圣药。”

  “不用了,一点小伤而已。”

  陆天星扫了一眼自己的肩膀,毫不在意,自从他实力突破到神话级中期之后,造化源决对伤势的修复能力大大提升,这点小伤,几天下来就好了,否则,他也没有把握去硬接王阳一剑。

  “对了,周老爷子,你刚好来了,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一下。”

  有些愕然的听到陆天星的话,周老爷子还是快速的回答道:“三少爷,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一定竭尽全力办到。”

  “周老爷子,这个人就交给你了,我想你们周家应该知道如何拆掉他身上的脉搏控制zha~弹,另外,我希望你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让他开口,供出幕后主使是谁。”陆天星指着桑塔纳中被沐青川制住的阴鸷男子,语气冰冷的说道。

  “三少爷,交给我来了,别的不敢说,让一个人开口还是很简单的。”

  周老爷子扫了一眼阴鸷男子,点了点头,让一个人开口说话,这种审讯实在是太简单了。

  “那麻烦周老爷子了。”陆天星冲着周老爷子点了点头。

  “三少爷说笑了,小事情而已。”

  周老爷子摆摆手,看着陆天星说道:“三少爷,这一次你遇到危险看来是有人忍耐不住想要对你动手了,我已经从我们周家挑选了一队精英,让他们二十四小时保护白小姐她们,不知道三少爷你意下如何。”(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