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就谢过周老爷子了。”

  陆天星迟疑了一下,并没有拒绝周老爷子的提议,他现在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难保不会再发生今天的事情,一旦有人对他使用调虎离山之计,白芷晴就很容易出现危险,有周家的人在旁边保护,也算是多了一层保护伞,就算遇到危险,也能拖延一定的时间,支撑他到来,而不会像今天这么被动。

  听到陆天星答应,周老爷子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这说明陆天星已经将周家当成自己人了。

  而就在陆天星和周老爷子说话的时候,沐青川已经走到了沐晴雪的身边,冲着白芷晴微微点了点头,看着沐晴雪说道:“晴雪,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酒店休息一下吧!”

  “恩。”

  沐晴雪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白芷晴说道:“芷晴姐,那我先和我哥回去了。”

  “恩,路上小心一点。”

  白芷晴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沐晴雪说道:“今天晚上我等你过来。”

  沐晴雪冲着白芷晴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带着一丝恋恋不舍,转身朝着身后的宝马车走去,坐进的副驾驶的位置。

  等到沐晴雪上车之后,沐青川没有任何的停留,打了一把方向盘,车子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行驶了过去。

  宝马车上,沐晴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双腿蜷缩在座椅上,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犹如一只无助的小猫咪一样,红着眼睛,咬着嘴唇,轻轻的抽搐着,晶莹的泪水从脸颊上上滑落下来,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怜惜。

  “唉,晴雪,你这又是何苦呢!我早就跟你说过,劝你放弃这段感情,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话,你现在看到了,就是这种结果,你……唉……。”看到沐晴雪的模样,沐青川叹了一口气说道。

  听到沐青川的话,沐晴雪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知道,可是哥我真的放不下他,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他受伤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一种揪心的疼,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我不在乎他有没有把我放在心中,我只在乎他平安快乐就行,哪怕他心中没有我,只要他记住我沐晴雪这个名字,我就满足了。”

  沐青川听到沐晴雪的话,微微叹息一声,一脸无奈的说道:“晴雪,你又何必这样呢!你刚才也听见了,他只是把你当成朋友,你这么执着,这又是何苦呢!只会让你更加痛苦而已。”

  “哥,我知道,但是我不后悔。”

  沐晴雪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俏脸上带着一抹倔强的神色,她知道自己或许只是一厢情愿而已,但是她不后悔自己所做的这一切。

  “你……。”

  听到沐晴雪的话,沐青川心中陡然冒出一丝怒火,想要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沐晴雪那伤心的模样的时候,这一丝怒火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叹了一口气说道:“晴雪,你真的不能在这么下去了,你这样下去你会毁了你自己的,你知道吗?”

  “哥,我知道你关心我,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的,哥,以后我嫁到了唐家,天星的安危就交给你了,我希望你能替我守护他,不要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不然,就算我死了,我也不会瞑目的。”

  沐青川听到沐晴雪的话,神色微微一愣,不知道为何,他的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丝不好的感觉,但究竟哪里不好,却又说不上来。

  “晴雪,你不要做什么傻事,有什么事情,可以跟哥说,哥答应帮你坐到。”沐青川看着沐晴雪,郑重的说道。

  “哥,我怎么会做傻事呢!你想太多了。”

  沐晴雪看着沐青川,脸上突然露出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梨花带雨的模样,让沐晴雪的容貌变得越发的惊艳起来,让人心生怜惜。

  陆天星让周老爷子带走阴骘男子之后,转过头看着宝马车离开的模样,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恐怕再次伤了沐晴雪的心,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沐晴雪,沐晴雪为他做的一切,对他的爱,他全部都一清二楚,全部都看在眼里,但是他真的不敢去接受沐晴雪,他很清楚一旦他接受沐晴雪,沐晴雪就会夹在爱情和家族的中间,这个时候会更加的痛苦,甚至会卷入他身边的这个旋涡当中,会有生命危险,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晴雪走了。”白芷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陆天星的身边,缓缓的开口说道。

  “走了也好,她不适合卷入江南这场风波当中,这不是她的生活。”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将心中所有的想法压在心底,开口说道:“老婆,我们走吧!回观前街接曼曼,顺便打个电话给林妖精,既然这群家伙忍耐不住了,那我们也不必跟他们客气,先废掉他们一只手再说。”

  “恩。”

  白芷晴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陆天星,伸出手,毫不在意陆天星身上的血迹,抱着陆天星的胳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觉得陆天星是属于自己,才能得到安全感一样。

  ……

  在这个世界上,从古至今,真相永远都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对于普通人来说,观前街发生的事情注定他们无法知道,只会知道观前街发生过一件大事,所听到的只不过是支离破碎的一点事情而已,但是却永远不知道到底到底为什么会发生。

  在有心人的处理下,观前街发生的事情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被压制了下去,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出来,网络上也看不到一丁点消息。

  普通人都不知道,但是对于上流社会的有权有势的人来说,这就是风雨欲来的征兆,即便是现在被那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身上,他们的内心依旧感觉到寒冷,因为他们十分的清楚,再过几天,整个江南恐怕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不知道有多少家族会消失。

  尤其是一些准备针对陆天星的家族,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更是惊恐了极点,陆天星的实力比上一次进入江南的时候,还要可怕了,二十几岁的神话级中期,那岂不是说陆天星进军神话级后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甚至有可能问鼎陆地神仙这个无敌的境界,得罪这种妖孽天才,万一他没死,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个消息传开后,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窒息,神话级中期他们都未必挡得住,如果陆天星在突破到神话级后期,甚至陆地神仙,那他们就真的离灭亡不远了。

  而与此同时,在苏州,一处依山傍水,十分隐蔽的别墅当中。

  杨天赐正半躺在大床上,手指尖夹着一根香烟,一脸惬意到极点的表情。

  在他的身前,一个浑身上下yi~丝~不~挂,皮肤白皙的女人正趴在他的身上,打着粉底的脸上带着一丝潮红之色,唿吸有些急促,显然是杨天赐刚才和这个女人经过一场激烈的大战。

  杨天赐一只手搂着这个女人,在她的宝贝上使劲的捏了一把,脸上流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你们女人果然都是一群贱货,你刚才不是表现的挺贞洁烈女的吗?还不是为了钱,像条母狗一样趴在我的面前,赶紧给我清理干净,然后自己爬上来,自己动,待会我给你五十万。”

  听到杨天赐充满侮辱性的话,这个女人脸色一僵,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屈辱之色,但是一想到杨天赐将十万提升到了五十万,这一丝屈辱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这五十万她好几年都赚不到这么多的钱。

  女子抬起头,妩媚的白了杨天赐一样,丝毫不在意自己外泄的chun~光,站起身来趴在了杨天赐的胯下。

  看到这个女人的模样,杨天赐的目光立刻流露一抹讥讽之色,眼中闪过一道光芒,等他的人将白芷晴抓回来之后,他也要让白芷晴像条母狗一样趴在他胯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天赐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手机铃声,杨天赐直接伸手将手机拿了过来,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之后,杨天赐的脸色立刻闪过一丝疑惑之色,没有任何的犹豫的直接接通了电话。

  还没有等杨天赐开口,电话中就传来了一个惊慌的声音:“少爷,出大事了,五毒童子他们全部都死了,常孙功和王阳长老他们都死了,白芷晴被陆天星给救下来了,我们绑架失败了。”

  “你说什么?”

  听到电话中传来的话,杨天赐脸色陡然狂变,一脚将身下的女人给踹开,勐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浑身上下发出阴冷的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失败的,之前不是说计划已经成功了吗?”

  “是沐青川,沐青川不知道什么来了苏州,是他拦住了蝙蝠的车,救下了白芷晴,五毒童子死在了陆天星的手里,罗刹女被沐青川给杀了,少爷,我们的计划失败了,而且,蝙蝠没死,被周家的人给带走了,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