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听到林倩茹重重关门的声音,陆天星一阵无语,他有那么可怕吗?不就是战斗力比其他人稍微强点吗?女人不是都喜欢这个吗?再说了,这星级酒店别的或许不好,但这隔音效果绝对是没得说,里面吵翻了天,外面估计也听不到什么声音

  “嘿嘿,关了门又如何,不过是掩耳盗铃,林倩茹,今天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陆天星脸上露出大灰狼看见懒羊羊的笑容,一想到今天晚上即将到来的刺激画面,陆天星心中就一片火热,丹田中一股熊熊烈火不受控制的燃烧了起来

  老话说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抢,刺激永远是无数人的追求

  陆天星没有在客厅多呆,而是直接回到了主卧室,等到进入房间之后,陆天星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一股刺骨的寒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嗜血的杀机笼罩着整个房间

  “日本忍者”

  陆天星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嗜血的杀机

  今天早上日本忍者的出现,绝对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很显然是玄武戒指在白桥山手上的消息泄露了出去,导致了另外一组势力盯上了白芷晴,而且极有可能和那一个神秘天神的目的一模一样,都是为了白桥山手上的玄武戒指,不过,无法确定这股势力到底处于哪里,但有极大的可能是来自日~本

  但是这股势力究竟是来自日~本哪个势力就不得而知了

  “哼,不管你们是谁,等我找到你们,就是你们的死期了,我不介意让你们血流成河”

  陆天星眼中闪烁过一抹森冷的杀机,不管是谁敢对白芷晴动手,那就杀无赦,杀到所有人心惊胆颤,杀到血流成河,杀到尸骨遍地,杀到没有人敢这么做为止

  这是他对白桥山的承诺,也是一个男人对自己老婆的承诺,要是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这算什么男人

  在房间里坐了片刻,陆天星随手将身上的衬衫脱下来,打算进浴室洗个澡,放在床上的手机就迫不及待的响了下来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陆天星接通了电话:“喂,刘,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了”

  “陆哥,你让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刘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语气带着恭敬

  听到刘的话,陆天星眼神一冷,沉声道:“查到了刘,那群鬼子藏在哪里”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刘使劲打了一个哆嗦,快速的说道:“陆哥不好意思,那群鬼子暂时没有查到他们隐藏的非常好,反侦查意识很强,玫瑰姐打电话给我之后,我曾经派了几个信得过的兄弟暗中调查他们,可惜,连他们的影子都没有发现就死了,只有一个兄弟在临死前打了一个电话出来,我才知道是这群鬼子动的手,不过,陆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抓紧时间追查这群鬼子藏身之处的,我会让这群鬼子为我的兄弟陪葬的”

  刘的声音带着一丝杀机:“不过陆哥,虽然我暂时没有查到这群鬼子藏在哪里,但是我已经查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和白氏集团有关”

  陆天星一愣:“和白氏集团有关,什么事情”

  “陆哥你不是玫瑰姐说过要调查一下白氏集团的高层吗?我就让人暗中打听了一下,就在今天下午,白氏集团副董事长林耀和一个神秘人接触过,经过我们跟踪,这个人最终进了张氏集团,而且,在这段时间,林耀多次和这个人接触过,每一次接触的时间不低于半个时”

  “消息准确吗?”陆天星沉声说道

  “绝对准确,我的人亲眼看见这个和林耀接触过的人走进了张氏集团”

  “我知道了,刘,替我抓紧时间追查~日~本的消息,另外,让几个人给我盯住王家,一旦他们有什么动,立刻打电话给我”

  陆天星眼中闪烁着厉芒,他虽然有着威慑王延志的证据,但毕竟是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是人

  “放心,陆大哥,交给我好了”

  “刘这次麻烦你了,待会把你的电话号码转给我,我给你五百万,算是死在那几名兄弟的安家费”

  “陆哥,不用了,我们会给这几个兄弟一笔不菲的安家费的”

  “你不用拒绝,玫瑰会是玫瑰会,这几名兄弟是因为我的事情而死的,我难辞其咎,这笔钱算我私人的,刘,等找到这群鬼子的踪迹后,立刻打电话给我,我用他们的人偷偷去祭奠这几个死去的兄弟”

  “我知道了,陆哥”

  挂断和刘的电话,陆天星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一个银行账号发了过来,看了一眼银行账号,陆天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拿起床上的衬衫重新穿上朝着外面走去

  刘虽然没有查到林耀和张氏集团真正合的消息,但他心中已经有百分之九十的肯定,林耀就是白氏集团的奸细,否则,为什么会三番两次的接触敌对公司的人

  林耀是白氏集团的奸细,这一点有必要让白芷晴知道,早做防范才行,毕竟一个公司的副董事长背叛,这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咚咚……”

  陆天星站在白芷晴的门口敲了敲门

  “谁啊”

  很快,里面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房门突然被人打开,白芷晴脆生生的站在门口

  看到白芷晴的打扮,陆天星的眼睛顿时一亮

  白芷晴似乎刚刚洗过澡,头发微微有些湿润,散发着淡淡洗发露的香味,穿着一件酒店自备的黑色浴袍,少了一分白天的端庄和冰冷,多了一丝妩~媚和you~惑

  “陆天星,你来干什么,倩如还在旁边呢!你赶紧回去”

  看到陆天星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白芷晴俏脸一红,顿时就想把门关上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白芷晴,这脑子到底在想什么东西,难怪有人说,女人啊,不纯洁起来比男人还要可怕

  古人撑不起我!

  “老婆,你先别着急关门,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要跟你说”陆天星连忙用手撑住门,道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明天再说吗?我很困了,要睡觉了,你赶紧让开”

  说着,白芷晴就想要强行关门

  “老婆,这件事情非常的重要,等不到明天了,不过,我觉得我还是进去说比较好”

  陆天星嘿嘿一笑,身子像是一条游鱼一样,飞快的钻进了白芷晴的房间

  “陆天星,你这个混蛋,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情,你就死定了“

  看到陆天星进了房间,白芷晴使劲跺了跺脚,眼神像是做贼一样扫过周围,发现没人看到今后,这才拍了拍胸膛,紧张兮兮的关上房门

  求月票,马上就月底了,月票再不投就浪费了,求月票!!!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