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干什么啊。”

  林雅妃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一脸微笑着说道:“小晴晴,你的反应也太大了,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当初我记得我还用嘴……。”

  林雅妃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芷晴给打断了,一脸恼怒的说道:“林妖精,你要是再敢说多一句,你信不信我跟你拼命。”

  看到白芷晴一副即将暴走的模样,林雅妃嘿嘿笑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反正大家以后都要一起同床共枕,有什么好害羞的,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小晴晴。”

  说话间,林雅妃那双勾魂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光芒,一步步的走向白芷晴。

  “林妖精,你给我站住,再过来我……我跟你拼命了。”

  看到林雅妃再次走向自己,白芷晴脸色陡然一变,下意识的朝着后面退去,她实在是太清楚林雅妃的性格了,万一这妖精要跟她做些什么东西,她在陆天星的面前,彻底连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拼命,你想怎么跟我拼命啊,在床上吗?”

  林雅妃像是一个女流氓一样,脸上带着嚣张的笑容,一步步的朝着白芷晴逼近。

  “你……。”

  白芷晴被林雅妃的话,噎的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好半天才开口某说道:“陆天星,我先去洗澡了,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客厅,记住,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该做的不要做,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话音落下,白芷晴恶狠狠地瞪了陆天星一眼,似乎在警告陆天星不要做什么,然后迫不及待的朝着卧室跑去。

  看着白芷晴如同见鬼的跑掉,林雅妃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冲着白芷晴的背影大喊道:“小晴晴,我也没有洗澡呢!要我跟你一起洗澡吗?我可以给你搓背。”

  “滚……。”

  白芷晴充满羞怒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听见卧室门被人重重的给关上了,而且还被人从里面给反锁了。

  看到这一幕,林雅妃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一阵的花枝乱颤,饱~man的圣~女~峰因为颤抖的身体而上下起伏,吸引着陆天星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上面,恨不得上手去好好感受一番。

  “小男人,好看吗?你想不想看的更仔细一点啊。”

  感觉到陆天星那炽热的目光,林雅妃非但没有任何的愤怒,俏脸上反而流露出一丝勾魂夺魄的笑容,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自己的红唇,扭着xing~感的腰肢一步步的走向陆天星.

  等到走到陆天星身边的时候,林雅妃双手勐地退了一把陆天星,直接将陆天星整个人都推到在了沙发上,随后,整个人向前一步跨坐在了陆天星的大腿上,双手很自然的搂住陆天星的脖子。

  顿时之间,一股淡淡的幽香从林雅妃的身上扑鼻而来,陆天星浑身上下一震,眼神像是做贼一样扫过旁边的卧室大门,这一幕要是让白芷晴给看见了,他铁定要吃不了兜着走,死定了。

  “小男人,你在害怕吗?别担心,按照我对你老婆的了解,她现在这个时候肯定不会出来的,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想不想看的更仔细一点。”林雅妃在看到陆天星的眼神之后,顿时微笑了起来,整个人都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吐气如兰的说道。

  一丝丝热气拂面而来,带着一丝淡淡的香味,陆天星浑身上下一颤,感受着林雅妃的翘~tun在自己的大腿上轻轻的蠕动着,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的火焰有一种压制不住的感觉。

  “林妖精,我求求你,你能不能放过我这一回,这要是让芷晴看见了,我就死定了。”陆天星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心头的悸动,苦笑着说道。

  如果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林雅妃要是敢这么挑衅他,他绝对不介意让林雅妃知道挑衅一个正常男人的代价到底是什么,但是现在他真的不敢做什么,要知道白芷晴就在旁边的卧室里面呢!

  虽然这家酒店将隔音效果做的非常的不错,但是天知道白芷晴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出现,要是让白芷晴发现他和林雅妃在客厅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他就彻底完蛋了,他可不敢保证白芷晴会原谅他第二次。

  “你怕什么,反正她现在不会出来,你难道就不想品尝一下你这个成~熟~妩~媚的小三的味道吗?”

  林雅妃非但没有离开,反而是直接往上坐了一点,整个人几乎和陆天星贴在了一起,妖艳的红唇紧贴着陆天星的脸颊。

  此刻,林雅妃整个人已经完全的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那挺翘的tun~部坐在陆天星的身上,嘴里轻声的哼哼就仿佛小猫爪子一样在人的心底挠痒痒,让陆天星心底的火焰更是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感觉。

  “林妖精,你这是在玩火你知道吗?”陆天星看着近在咫尺的林雅妃,努力的唿吸,勉强压下心头的悸动,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林雅妃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立刻咯咯的娇笑了起来,这一笑可以说媚态横生。

  “玩火?你有火让我玩吗?”

  说着,林雅妃缓缓的抬起手臂,手指落在陆天星的胸膛上,不断的画着圈圈。

  略带冰凉的手指,让陆天星的身子勐地一颤,只感觉心中的火焰有一种被浇上一桶汽油的感觉,再也控制不住的从心底冒了出来,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伸手搂住了林雅妃的纤腰,狠狠地吻在了林雅妃的红唇上。

  这一刻,陆天星绝对狠狠地给这个女人一个难忘的教训,让她知道挑衅一个正常的男人会付出什么代价来。

  林雅妃的身子勐地一颤,双眸瞪大,有些错愕的看着陆天星,她的确想要和陆天星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但是也知道白芷晴就在旁边的卧室当中,所以她只是想要调~戏一下陆天星而已,但是她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的胆子这么肥,这么肆无忌惮。

  这一吻足足持续了五分钟,陆天星这才松开了气喘吁吁的林雅妃,伸出手在她的翘~tun上使劲的拍了几下,开口说道:“好了,林妖精,赶紧从我的身上下来,你就不怕芷晴真的跟你拼命吗?”

  “小男人,你就不打算进行下一步吗?”

  林雅妃搂着陆天星的脖子,俏脸上带着一丝红晕,如秋水的眸子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哪怕是不说话,单凭一双眼睛也能让人觉得浑身冒火。

  “不想。”

  陆天星果断的摇了摇头,压下心头的火焰,开口说道:“林妖精,你今天晚上怎么到江南来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来江南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林雅妃也知道适可而止,从陆天星的身上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裳,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陆天星不想让白芷晴发现什么,她又何尝不想让白芷晴发现,她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和白芷晴连闺蜜做不成。

  “我听说你在江南遇到了危险,所以过来看看。”

  林雅妃看着陆天星,开口说道:“知道这一次袭击你的人到底是谁吗?会不会是杨家,江家,或者是唐家的人?”

  “暂时不清楚。”

  陆天星听到林雅妃的话,摇了摇头说道:“江家的可能性应该不大,能够派出两名神话级中期巅峰来吸引我的注意力,达到调虎离山,江家应该还没有这么大的底气这么做,否则,他们就不会一直被陆家压着了,杨家和唐家都有这个可能,我当初废掉唐庆,早就和唐家撕破了脸皮,他们的确有动机,至于杨家他们的确有很大的可能,甚至有可能就是他们动的手。”

  陆天星眼中闪烁着光芒,虽然他暂时没有调查到杨家的人现在到底隐藏在什么地方,但是却知道这一次来江南的是杨家的杨天赐,他虽然只是在京城的时候和杨天赐打过一次交道,但是却知道杨天赐的性格,狂妄自大,是一个纨绔子弟,喜欢睚眦必报,这种人绝对做得出这种不顾普通人性命在观前街动手的可能性。

  何况,金陵发生的那件事情,他杀死过杨家在炎黄组的长老,让杨家的人几乎在炎黄组全部被剔除掉,杨家对他的仇恨有多大可想而知。

  “除了这些之外,说不定有其他的家族参与其中也不一定,暂时很难调查清楚。”

  说到这里,陆天星叹了一口气,当年他父亲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几乎把大半个京城得罪了遍,现在陆家马上就要倒台了,这些人自然不介意落井下石,找他报仇,宣泄当年的愤怒,这一点也完全说得过去。

  “这么说来,你暂时不清楚是哪一方势力动的手了?”林雅妃皱着眉头说道。

  不知道敌人是谁,这才是最可怕的,敌人在暗,我在明,这对于陆天星来说,绝对是一个很糟的处境,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敌人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陆天星摇了摇头说道:“暂时不清楚,不过,我已经留下了一个活口,交给了周老爷子,不出意外的话,周老爷子应该能审问出什么来。”(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