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白芷晴转身离开,陆天星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嘿嘿一笑,跟在白芷晴的身后走进了卧室,顺手把门给反锁了,他还真有点担心林雅妃在他和白芷晴做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他相信,这一点林雅妃绝对做得出来,而且,甚至有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参与进来,真要是如此,白芷晴铁定会杀了他。

  走进卧室,陆天星和白芷晴打了一声招唿,拿着浴巾兴冲冲的钻进浴室。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钻进浴室,脸上顿时闪过一道冷芒,似乎在算计陆天星一样,缓缓的走到床头柜边拿起一本杂志,然后整个人就这么斜靠在床头,两条修长的美~腿在灯光下闪烁着光芒,格外的迷人。

  短短不到十分钟,陆天星已经洗完澡,从浴室当中走出来了,当看到卧室里面场景的时候,陆天星顿时为之一愣,有一种错愕的感觉。

  此刻,在卧室中,白芷晴的身子半靠在床头,一条修长的美~腿不安分的交叉叠在一起,风衣般的睡袍完全挡不住白芷晴那修长白皙的美~腿,甚至隐隐约约能够让人看见最里面的风景,黑色的丝质睡袍解开了几粒扣子,傲人的圣~女~峰若隐若现,xing~感对称的锁骨清晰可见,晶莹剔透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给人一种无形的魅力。

  此时的白芷晴整个人就仿佛一个暗夜妖精一样,浑身上下充满了无穷无尽的you~惑,再加上一丝妩媚,少~fu的韵~味在其中,绝对是一个惹祸到极点的妖精。

  陆天星眼神放光的盯着白芷晴,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他发现白芷晴要是风~sao起来,林雅妃也得退避三舍,这种女王和妩媚交织在一起的气质,对于任何男人都是无法抗拒的毒药,哪怕明知道她有毒,你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白芷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刻的姿态和神情有多么的撩人,在看到陆天星从浴室中走出来的时候,冲着陆天星摆摆手,轻柔的说道:“亲爱的,还愣在哪里做什么,快过来啊。”

  听到白芷晴那甜腻腻的声音,陆天星身子一颤,内心之中一阵sao~动,不得不说,白芷晴现在对男人有一种致命的you~惑,举手投足之间都让人有一种心里冒火的感觉。

  看到陆天星那副要将她吃掉的模样,白芷晴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之色,羞怒的说道:“陆天星,你还愣在哪里做什么,还不快点过来,怎么,不认识我了吗?怕我吃了你吗?还是你今天晚上不想打算做点什么吗?我可不想明年会被爷爷扫地出门。”

  说着,白芷晴伸出手她那白皙如玉的小手,缓缓的在自己的美~腿上轻轻抚~摸起来,一边伸出手指,缓缓的拉动着睡衣的下摆,让人能够看清楚更多的风景。

  “咕咚!”

  陆天星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尼玛,现在的女人都是妖精,一个个的都能要人老命,一天几瓶营养快线都扛不住吧!

  看着白芷晴的模样,陆天星的脸上除了那炙热的目光之色,更多的是疑惑,按照他对白芷晴的了解,白芷晴在做喜闻乐见的事情的时候,都不准他解锁什么高难度的姿势,但是今天白芷晴却摆出这么一副勾人的模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白芷晴今天被沐晴雪和林雅妃给刺激到了,打算让自己变得更加吸引男人一点?

  那按照这么说,他今天晚上岂不是能和白芷晴解锁更多高姿势,把以前没有尝试过的统统都尝试一遍。

  一想到这里,陆天星的眼睛顿时为之一亮,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的,大步流星的朝着白芷晴走过去,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目光在白芷晴的身上打着转,似乎在考虑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不对!那是什么!

  突然,陆天星脚步一顿,他怎么发现白芷晴枕头下面放着一个露出小半截的那个东西那么眼熟,这玩意怎么看都像是一把剪刀,貌似和酒店放在梳妆镜前的那一把剪刀很像啊。

  这个发现顿时陆天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他要是记得没错的话,白芷晴在以前也是利用这种方法引他上钩了,他的小兄弟差点和自己说再见,今天不会又史重演吧!

  “陆天星,你站在那里做什么,怎么还不过来。”白芷晴在陆天星僵在原地一动不动之后,顿时疑惑的开口问道。

  “额!”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眼神扫过白芷晴的枕头下面,讪笑这说道:“没什么,老婆,我只不过刚才想起来,我洗澡似乎没怎么洗干净,我再去洗洗,你还是先睡觉吧!”

  说着,陆天星当即就想转身朝着浴室当中,现在还是躲一躲比较好。

  白芷晴有些愣住了,傻傻的看着陆天星,这情况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按照道理,这流氓不是会一下子扑过来吗?怎么又变成了柳下惠,难道是她露陷了?

  白芷晴想到这里,下意识的顺着陆天星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枕头下面,赫然看到枕头下面露出一个剪刀尖,心中顿时一阵懊恼,这个混蛋的眼睛也太尖了。

  短暂的懊悔之后,白芷晴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从枕头底下抓出了剪刀,直接从床上下来,一脸冷笑着看着陆天星:“陆天星,你的眼神倒是挺尖的,可惜,你今天注定是跑不掉的,乖乖的束手就擒,我给你一个痛快。”

  “老……老婆,你……你这是做什么,什么束手就擒,貌似我今天什么都没做啊。”陆天星故作战战兢兢的看着白芷晴说道。

  “哼,没做什么,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晴雪是怎么回事,人家千里迢迢,不怕危险的从京城跑到江南来,别告诉我不是为了帮你,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芷晴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手中的剪刀不断的开合着,咔嚓咔嚓的一阵作响。

  白芷晴目光充满冷笑着看着陆天星,她知道沐晴雪为陆天星付出了太多的东西,所以才没有阻止沐晴雪接近陆天星,甚至为了自己对陆天星的爱,选择了装傻充愣,但是这不代表她对这件事情无动于衷,今天她无论如何都要给陆天星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不然,天知道这个家伙在以后会给自己招惹出多少桃花来,她可不想走到哪里,面对的都是陆天星的旧爱。

  “老婆,我跟沐晴雪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相信吗?”陆天星看着白芷晴的模样,苦笑着说道。

  “哼,没有任何的关系。”

  白芷晴冷笑着说道:“陆天星,你觉得说这话,我会信吗?就算我信了,你觉得我手上的剪刀会信吗?既然你不愿意说,没关系,等我把你咔嚓了,你说不说都不重要了。”

  说着,白芷晴挥舞着剪刀,张牙舞爪的扑向陆天星,她发誓,今天一定要给陆天星终生难忘的教训。

  “老婆,你来真的吗?”

  陆天星露出一副惊悚的表情,同时,迅速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哼,我当然是来真的,剪掉你这个犯罪的东西,省的以后你一天到晚出去给我勾三搭四的。”

  “老婆,你舍得这么做吗?要是没有了它,你以后就没有快乐了。”

  “哼,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去某宝上买几个假的,还可以自己挑选尺寸。”

  白芷晴依旧不依不饶。

  “老婆,你变黄了。”

  “滚犊子,你才变黄了。”

  白芷晴听到这话,怒气冲冲的盯着陆天星,一双美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追着白芷晴满房间跑。

  “老婆,你还追,你信不信我跟你翻脸。”

  “翻脸?好啊,陆天星,我今天倒想看看你怎么跟我翻脸,你要是觉得欺负自己的老婆特别的男人,那你就给我翻一个脸试试。”

  陆天星在听到白芷晴的这番话之后,脸色顿时一黑,身影一闪,躲过白芷晴的一扑,恶狠狠地说道:“老婆,这可不是你逼我的,既然如此,你可不要怪我了。”

  看到陆天星故作凶狠的脸色,白芷晴脸色一变,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刻开口说道:“陆天星,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否则别怪我……我对你不客气。”

  “对我不客气,老婆,就凭你吗?我一只手吊打你。”

  陆天星猖狂的大笑几声,没有等白芷晴回过神来,身影一闪,直接出现在了白芷晴的身边,手掌拂过白芷晴的手,轻而易举的将白芷晴手中的剪刀夺了过来,给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当中,另一只手直接勾住白芷晴的柳腰,利用一股巧劲,将白芷晴甩到了旁边的床上。

  然后陆天星整个人都压在了白芷晴的身上,双手将白芷晴的手臂按在身体两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白芷晴。

  “老婆,别怪我,这可是你逼我的,还想剪掉它,今天晚上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它的厉害。”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嘿嘿一笑,眼神在白芷晴那傲人的圣~女~峰上打着转,那模样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调戏良家~fu~女的模样。

  ps:昨天更新的章节中有一张被屏蔽了,修改过后放出来了,没有看过的兄弟可以重新看一下,昨天更新的章节!!!(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