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陆浩月对于陆天星杀死自己亲爷爷的事情就半信半疑,但是此刻听到窦芳芳的话,陆浩月顿时有一种茅塞顿开,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感觉,心中的彷徨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陆天星不可能杀死老爷子,这么做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芳芳,谢谢你了。”陆浩月有些感激的看着窦芳芳,说道。

  “皓月,你我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吗?”窦芳芳看着陆浩月一脸温柔的说道。

  “我们不需要说谢谢。”

  陆浩月看了一眼窦芳芳,勐地拿起旁边的酒瓶给自己灌了一口酒,开口说道:“芳芳,我现在就去找我父亲,跟他说清楚这件事情,明天我就去找表弟,让他回归陆家,我陆家的人绝对不允许任何外人欺负。”

  说着,陆浩月直接站起身来,准备朝着外面走去。

  “等等,皓月你不能这么做。”窦芳芳看着陆浩月的动作,突然开口说道。

  “怎么了?”

  陆浩月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看着窦芳芳。

  窦芳芳看着陆浩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皓月,既然三少爷在当时爷爷死的时候没有说什么,选择咽下了这一口气,说不定心中有其他的打算也不一定,如果你现在这个时候去找三少爷,说不定会打乱三少爷的布置,而且,你也知道这段时间陆家发生的事情,如果让三少爷再次回到陆家,难保不会发生其他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暂时你最好不要表现出和三少爷交好的信息,否则,我担心你会有危险。”

  “危险?”

  听到窦芳芳的话,陆浩月眉头微微一皱:“你的意思是说,会有人想要对付我?”

  “恩。”

  窦芳芳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皓月,我想你自从爷爷死后,你应该感觉到了什么,如果这个时候你和三少爷交好的话,我敢肯定会有人想要对付你,不仅仅是外人,甚至连陆家的人都要对付你,毕竟,你现在虽然是陆家的家主,但是说起来你的根基不稳,想要对付你实在是太轻松了,你现在和三少爷撕破脸皮,这些人自然喜闻乐见,想要看着你和三少爷兄弟相残,再加上你虽然是陆家名义上的家主,但是却没有多少的话语权,他们自然不会对你出手,可是一旦你和三少爷两人联合起来,那么那些想要对付你的人肯定会焦急万分,不会眼睁睁的看到你的势力争抢,到时候绝对会对你出手。”

  听到窦芳芳的话,陆浩月没有再开口说话,一下子陷入到了沉默当中,他并没有责怪窦芳芳说这些话,因为窦芳芳说的一丁点都没错,他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感觉到自从老爷子死后,陆家人对他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他爱答不理的样子,甚至他的一些命令都是阳奉阴违,尤其是陆宏达的派系更容易看到这一点,要不是他的手上还掌握着陆家禁卫这一支力量,他相信这一波人绝对不介意让他退位让贤。

  “皓月,是不是我刚才说话太重了,对不起,我……。”

  窦芳芳看着陆浩月不说话,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惊慌之色。

  “我没事。”

  陆浩月看着窦芳芳惊慌的模样,摇了摇头说道:“芳芳,等爷爷出殡那天,我让陆家禁卫送你离开陆家。”

  听到陆浩月的话,窦芳芳身子一僵,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她怎么不知道陆浩月让她离开陆家到底是什么意思,分明是不希望她卷入到陆家竞争当中来,因为老爷子出殡那一天,如果陆家挡不住,绝对就是陆家覆灭的时候,而陆浩月却只是将她送走,而自己选择留下,分明是打算和陆家共同进退,陆家灭,陆浩月死。

  窦芳芳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的带着倔强之色,沉声说道:“皓月,我是不会走的,你刚才说过,我是你的女朋友,是你的妻子,哪怕是死,我也要和你待在一起,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一起死,与君一起,生死作伴。”

  “芳芳,你……。”

  陆浩宇听到窦芳芳的话,身子勐地一颤,看着满脸倔强的窦芳芳,脸上浮现出一抹柔情之色,伸出手将窦芳芳拉到自己的身边,扑通一声,对着陆老爷子的棺椁跪下,一脸郑重的说道:“爷爷,刚才芳芳的话你听到了吗?我知道现在说这番话不是时候,但是我怕我今天如果不说的话,我真的担心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说这番话,我希望爷爷不要怪我。”

  说完之后,陆浩月目光看着身边的窦芳芳,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爷爷,我希望你能替我作证,我陆浩月今天娶窦芳芳为妻,绝无二话,如有违背,天打雷噼。”

  陆浩月那掷地有声的声音在大厅当中回荡着。

  窦芳芳捂着嘴巴,一双美眸瞪得大大的,满脸的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浩月,晶莹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下来,她怎么没有想到,陆浩月竟然会说这番话,更加想不到陆浩月会当着陆老爷子的棺椁前,说要娶她。

  “芳芳,从今往后你就是我陆浩月的妻子,我知道我现在无法给你承诺,但是我发誓,如果这一次陆家度过这次难关,我若不死,我一定会好好对你,好好呵护你,爱你,宠着你一辈子不离不弃。”

  陆浩月转过身看着近在咫尺的窦芳芳,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芳芳,我知道或许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或许我这辈子没有办法陪伴在你的身边,跟着我,或许你也会死,但是我现在依旧想要问你一句话,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我愿意。”

  窦芳芳没有任何的迟疑,重重的点了点头,她知道陆家现在面临着什么,甚至极有可能陆家会覆灭,但是她无怨无悔,因为她是陆浩月的妻子,不管陆浩月在哪,她都会跟在陆浩月的身边,与君同行,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而与此同时,在陆家别院另外一栋厢房当中,依山傍水,显得格外的幽静,一处小池塘在月光下波光粼粼,十分的惹人的注目。

  在小池塘旁边的凉亭当中,陆高阳和陆宏达两人相对而坐,两人的脸上都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悠闲的品茶、。

  “大哥,今天观前街发生的事情,你听说了吗?”陆高阳轻轻的抿了一口茶,看着陆宏达,语气带着一丝凝重的开口说道。

  “听说了。”

  陆宏达点了点头,目光看着旁边的池塘,伸手将放在身边的钓竿抬起,勐地一甩,一条小鱼破水而出,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朝着对面的一个小鱼篓当中落去,稳稳的落在其中。

  陆宏达随手一甩,将鱼竿重新放入水中,缓缓的开口说道:“听说陆天星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神话级中期,看起来他比我们想象中要棘手的多,杨天赐这个家伙果然就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要不是隐藏的好,恐怕早就被灭了。”

  “是啊,杨天赐就是废物。”

  陆高阳冷笑一声,将手中的茶杯突然放在桌子上,轻声说道:“大哥,你真的要决定这么做了吗?如果这么做的话,那我们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杨家和唐家绝对不是善茬儿,我们若是帮了他,我担心他们会反过来对付我们。”

  “不和他们合作,你认为我们又有其他的选择吗?要是让陆天星这个小杂种知道当年害死他父亲的那封信是我们写给他的,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吗?既然如此,不如放手一搏,如果杨家和唐家敢和我们撕破脸皮,那就和他们鱼死网破,看看到底谁生谁死。”

  陆宏达眼中闪烁着狠辣的光芒,语气中带着强烈的不甘心:“而且,我不甘心,我论实力,论资哪一点比天战差,可是老头子为什么要将家主之位传给天战,传给天战也就算了,这是陆家家主之位只传给妖孽天才的规矩,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陆家代如此,我也没有办法去反驳什么,我认栽。”

  “可是天战死了,老头子他居然不在挑选家主,而是将家主之位交给了博文的儿子,为什么,为什么我儿子连参与挑选的资格都没有,我不服,凭什么不给我陆家家主之位,何况我父亲当初就是为了给他挡住致命的攻击才死的,他为什么就不肯把陆家的家主之位交给我,既然他不愿意,那就怪不得我了,我自己亲手来拿,谁敢挡我,谁就是我的敌人,对于敌人,杀无赦。”

  说到最后,陆宏达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癫狂的神色,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他无论如何都要放手一搏,如果不放手一搏,他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无论是杨家灭了陆家,还是陆家挡住了杨家,他都活不了,因为不管输赢,陆天星一旦知道自己父亲是死在他的手上,就一定不会放过他,既然如此,唯有放手一搏,拼出一个未来,谁阻挡他谁就是他的敌人,对于敌人,格杀勿论。

  这一刻,陆宏达选择豁出去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