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说的没错,老爷子实在是太偏袒了,尤其是陆天星这个小杂种来到陆家之后,老爷子对这个小杂种尤为的看重,要不是这一次老爷子突然死了,说不定陆家一半的势力都会交给这个小杂种。”

  陆高阳听到陆宏达的话之后,眼中立刻闪烁着狰狞嗜血的光芒,他永远也忘不掉陆天星扇他耳光的那一幕,他发誓,迟早有一天他要让陆天星付出代价。

  “大哥,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陆天星这个小杂种要是知道他父亲的死和我们有关,绝对会来找我们的麻烦的,而且他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神话级中期,我们想要杀了他很难,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要不要和杨家联手先将陆天星这个小杂种除掉,免得老爷子出殡哪天出现什么意外。”

  “不行。”

  听到陆高阳的话,陆宏达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了这个提议道:“观前街发生的事情已经触动了炎黄组的神经,如果我们这个时候还大张旗鼓的去对付陆天星,那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而且,你难道没有发现,自从观前街发生的事情之后,杨家连个屁都不敢放吗?我要是猜得没错,他们恐怕也怕和炎黄组硬碰硬,所以龟缩了起来,我们现在去找陆天星的麻烦,那不亚于是和炎黄组撕破脸皮,这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好处,只会提前让我们和陆天星交恶而已,何况,陆天星这一次必死无疑,谁也救不了他。”

  陆高阳听到陆高阳的话,脸上闪过一道光芒:“大哥,你有办法?”

  “不是我有办法,而是陆天星这个小杂种会自动送上门来,再过两天就是老爷子出殡的时间了,不出意外的话,陆天星一定会来陪着老爷子走最后一程,只要他走进陆家,那他就必死无疑。”

  陆宏达脸上带着一丝阴森的笑容,杨家和唐家准备在这一天动手,如果陆天星在这一天来到陆家,那陆天星就是瓮中之鳖,必死无疑。

  “好,最好能够将他活捉了,我要把他给千刀万剐了。”

  陆高阳的脸上就浮现出一抹狰狞的杀意,缓缓的开口说道:“那陆浩月他们怎么办?”

  “杀了,全部都杀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既然他们这么针对我,那留着他们有什么用,全部给杀了,永绝后患。”

  陆宏达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这一刻,他决定六亲不认,一切敢阻挡他的人,都得死,谁也不例外。

  ……

  清晨,明媚的阳光倾泻而下,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房间当中,使得原本昏暗的房间当中立刻有了一丝亮光。

  阳光照射进房间当中,趴在陆天星怀里,像是一个温顺小猫咪一样熟睡的白芷晴发出一声嘤咛,眼睫毛轻轻的颤抖了一下,那搭在陆天星身上的藕臂也微微动了一下。

  仿佛是感受到了白芷晴的动作,陆天星也迷迷煳煳的睁开了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白芷晴,伸手轻轻的抚摸着白芷晴那宛如丝绸般顺滑的秀发,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似乎在回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样。

  感受到陆天星的动作,白芷晴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双手撑在陆天星的胸膛上,从床上坐了起来,伸展了一下懒腰,那傲~人的圣~女~峰顿时毫无遮掩的呈现在陆天星的眼中,白芷晴那慵懒的模样更是让人有一种食指大动的感觉。

  “睡得好舒服啊。”白芷晴伸展了一下懒腰,脸上露出一个惬意的笑容,感慨着说道。

  陆天星在听到白芷晴的感慨后,慢慢的斜靠在床上,目光在白芷晴的身上打着转,嘿嘿笑道:“老婆,你的意思是睡觉睡得舒服呢!还是昨天晚上被我~睡~得比较舒服。”

  “一边玩去,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碎你的嘴。”

  白芷晴听到陆天星的话,俏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红晕,狠狠地在陆天星的腰上扭了一下,用来发泄心中的怨气。

  昨天晚上,她本来是打算给陆天星终生难忘的教训,省的这个家伙一天到晚出去勾三搭四,可是谁知道稀里煳涂的就给这个家伙给推~倒~了,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又被这个家伙给得逞了。

  看着白芷晴俏脸上的红晕,陆天星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能让一个女人肯定自己的能力,这绝对是全世界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没有之一。

  白芷晴仿佛知道陆天星心中的想法一样,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正打算站起身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一脸严肃的看着陆天星问道:“陆天星,你说这酒店房间的隔音效果怎么样,林妖精昨天晚上会不会听见了什么?”

  “我哪知道。”

  陆天星嘿嘿一笑,道:“倒是老婆你昨天晚上的确挺疯狂的,一直说不要~停,不要~停,还说要尝试新姿势,差点没把我累死,我的老腰……。”

  “你给我闭嘴,分明是你这个混蛋故意的,都是你,哼,如果有下次,你就给我睡沙发去。”

  白芷晴脸上的红晕越发的浓厚起来,连耳根都带着一丝红晕,再次狠狠地瞪了陆天星一眼,这个家伙嘴巴真贱,要是能缝起来就好了。

  “保证没有下次,不过,老婆,时间还有点早,不如我们抓紧时间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怎么样。”

  陆天星冲着白芷晴突然嘿嘿一笑,手指开始有些不老实的朝着白芷晴的两座高峰上爬去,掌握住了哪一只手也握不过来的~巨~大。

  白芷晴身子一颤,俏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抹潮红之色,一丝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的模样,心头一阵暗笑,看来今天早上的晨练是跑不掉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砰砰砰的从外面给敲响了。

  “陆三少爷,白少夫人,现在已经是日上三竿了,你们得晨练应该结束了吧!你们到底准不准备送我回江南啊,你们要是再不出来的话,别怪我闯进来了,到时候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可就别怪我了。”

  林雅妃那动听,you人的声音立刻从外面传了进来。

  这座酒店的设置是内隔音的,也就是说外面听不见里面发出的声音,但是外面传来的声音却可以清晰的被房间里的人听见,林雅妃的声音自然传到了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的耳朵里面。

  陆天星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脸色顿时浮现出一抹黑线,这林妖精妞绝对是故意的,估计掐着时间进来的。

  听到林雅妃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白芷晴的身子一颤,立刻回过神来,看着陆天星的咸猪手,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开:“快点起床,林妖精可是说到做到,都是你这个混蛋,林妖精要是笑话我,你就死定了。”

  “老婆,这关我什么事情,刚才你明明很享受的。”

  “哼,你再说一句试试,我说是你的错,那就是你的错,赶紧给我起开,我要去洗澡了。”

  说着,白芷晴直接从床上站了起来,穿着睡衣朝着浴室内走去,她必须再洗个澡才行,不然,万一让林雅妃闻到什么,天知道这个妖精会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

  看着白芷晴的背影,陆天星无语的耸了耸肩,直接从床上起来,快速的将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从床上站起来,打开了房门。

  立刻,林雅妃那曼妙的身影立刻出现在了陆天星的面前,婀娜多姿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俏脸上带着难以掩盖的风~韵,就如同成熟了的水蜜桃一眼,让人忍不住的咬一口。

  “战斗结束了?怎么这么快,小男人,你该不会是昨天晚上被我给~榨~干~了吧!这才多久啊,要不要我买条虎鞭给你补补。”

  林雅妃在看到陆天星之后,俏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眼神却好奇的朝着房间内扫射,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样。

  听到林雅妃的话,陆天星一脸的黑线,没好气的说道:“林妖精,你这是诽谤,你觉得我需要吃着玩意补补吗?还是说你忘了昨天晚上是谁在求饶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我求绕过,不如现在我们再回房间试试怎么样,看看你是不是一样的强悍。”

  林雅妃伸出手在陆天星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嘴角带着一抹妩媚的笑容。

  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他还是低估了眼前这个妖精了,昨天晚上这妖精都求饶了,没想到今天早上又这么彪悍起来,陆天星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个时间让这个妖精知道挑衅一个正常男人的代价到底是什么,最低也要让她一天下不了床,让这个妖精知道他无敌小金刚这个名字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林妖精,你能不能正经一点,你非要玩死我吗?”看着林雅妃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陆天星满头冷汗的说道。

  林雅妃顿时咯咯的娇笑了起来,胸前的圣~女~峰也随之抖动了起来,仿佛随时会从衣服当中跳出来一样,让陆天星不由自主的为她捏了一把冷汗。(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