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太没大没小了,这就是你跟长辈说话的态度吗?”

  看着陆天星和陆宏达两人的冲突,又一个充满愤怒和指责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一直没有开口的陆高阳从后面走了出来,看着陆天星厉声说道:“在我看来,拦住你不让你走进陆家,根本就没有错,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我们谁都看见了,你和老爷子待在一起,在此之前,老爷子还是好好的,但是为什么跟你在一起说过话后,老爷子就走了,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子这件事情吗?我们陆家变成这样,全部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就是一个扫把星,你不来我们陆家的时候,我们陆家变成这样过吗?大家说对不对,我看他就是引起陆家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陆高阳满脸冷笑着看着陆天星,煽动周围陆家的人,将矛头直指陆天星:“陆天星,你说老大拦着你是不要脸,我看你是你不要脸才对,你害死了自己的爷爷,害的我们陆家落到这步田地,你还有脸跑到这里来,脸皮可真厚啊,你跟你妈一样,以为攀上了天战,就而已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我呸,就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垃……。”

  “啪!”

  没有等陆高阳把话说完,所有人就一道残影一闪而过,紧接着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众人的耳畔响起。

  这一巴掌,陆天星没有动用真气,但是所用的力量也不少,直接将陆高阳那有些肥胖的身体给抽的飞了出去。

  “砰!”

  一声闷响,陆高阳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接着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来,两颗雪白的牙齿在红色的血液当中,显得格外的刺眼。

  所有人在看到这一幕,浑身上下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陆天星这下手也太狠了,难道真的要和陆家撕破脸皮不成?

  “你的嘴巴太臭了,我给你洗洗,下次,我就把你的脑袋给摘下来洗。”

  陆天星扫了一眼陆宏达,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杀意,目光扫过周围,冷笑着说道:“你们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你们无非是担心我来分走你们在陆家的利益罢了,既然想要做婊子,那就别立什么牌坊,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恶心,说句实话,要不是为了爷爷,我压根就不会在陆家待一秒钟,看着你们我都觉得恶心。”

  陆天星目光扫过陆宏达和陆高阳两人,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的笑容:“说实话,我对陆家的势力没有一丁点的兴趣,一毛钱的兴趣都没有,可惜,你们却三番两次来挑衅我,你们真以为我陆天星是泥巴捏的不成,还是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们,杀你们,我陆天星毫无压力,别跟我说什么亲情,在心中,你们有几个人把我当成是陆家的人,既然你们没有把我当成陆家的人,我为什么要给你们面子,你们算什么东西。”

  陆天星的声音在大堂中回荡着,目光更是扫过周围,所有人在接触到陆天星的目光,下意识的将目光躲开,不敢和陆天星对视。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满脸冰冷的模样,心中带着一丝担忧,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站在陆天星的身边,用实际行动告诉陆天星,不管做什么,她都会永远站在他的身边,和他并肩作战。

  陆天星轻轻的拍了拍白芷晴的手,声音陡然变得凌厉了起来:“我对陆家的任何势力没有任何的兴趣,我这一次来只是想要送爷爷最后一程而已,如果你们有谁敢阻止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不介意在今天大开杀戒,你们要是不信,你们尽管试试。”

  话音落下,陆天星的目光再次扫过陆宏达和陆高阳两人,就当做没有看见这两人眼中那彻骨的杀意一样,带着白芷晴走到了陆博文一家的身边:“二叔,这一次我想送爷爷一程,不知道可不可以。”

  “天星,你……你这又是何苦呢!”

  陆博文看着陆天星,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其实自从老爷子死后,陆天星带着白芷晴愤怒离开陆家的时候,他就已经猜测到了陆天星不可能是杀死老爷子的凶手,只不过一直忙着老爷子的后事,一直没有去找陆天星而已,可是现在陆天星的这番话彻底将陆家的其他人给得罪了,从今往后,就算陆家侥幸度过这次难关,陆家恐怕也没有陆天星的立足之地了。

  “二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这番话我真的不吐不快,不管如何,等让爷爷入土为安之后,我就离开江南,如果以后二叔你们有时间的话,到魔都来看看我们就行了。”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

  陆博文看着陆天星的模样,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一个突兀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啧啧,好热闹啊,看来我来的恰是时候啊。”

  听到这道突兀传来的声音之后,大堂当中所有人都朝着外面看过去。

  下一刻,一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领头的就是杨天赐,在他的身后跟着唐风啸,江浩辰,江洪盛等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彻骨的杀意和寒意,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几名身穿劲装的男子,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可怕的气息,凝聚在一起,顿时仿佛将空间都给冻结了一样,让人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陆天星在看到这群人之后,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冰冷的笑容,这群家伙果然按耐不住的来了,今天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杨天赐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陆浩月在看到杨天赐一行人之后,语气立刻冰冷的说道。

  其他的陆家人虽然没有一个开口说话,但是同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们早就听说杨家和唐家联手准备灭掉陆家,这个时候到陆家来,肯定是来者不善。

  “啧啧,不错,不错,陆家别苑不亏是苏州最古色古香的别苑,不错,我很喜欢,不过,这个大堂不怎么好,等有时间拆掉,重新建一个。”

  杨天赐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就仿佛没有听见陆浩月的话一样,对着周围指指点点,那模样就仿佛把陆家别苑当成他的一样。

  “杨天赐,你太放肆了,你算什么东西,敢在我们陆家指指点点,你真以为我们陆家怕你不成,大不了我跟你拼了,不就是一条命吗?我不在乎,赶紧给我滚出去。”陆家人当中终于有人忍不住的站了出来,厉声呵斥道。

  “杀了他。”杨天赐扫了一眼那陆家人一眼,想也没想的开口说道。

  “咻!”

  杨天赐的话音未落,在他身后突然升起一道璀璨的光芒,一道墨绿色的光芒腾空而起,化作一指直接点向这人的脑袋,赫然是打算将这名陆家子弟彻底斩杀。

  这名陆家子弟看到这一幕,脸色狂变,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笼罩在心头,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但是身子却怎么也躲避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道墨绿色的手指点向自己的透露。

  “沧浪剑决。”

  眼看着这名陆家子弟即将死在这一指之下,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凭空响起,一道水蓝色的剑气冲天而起,剑气四溢,横档在这名陆家弟子的面前,将这一道攻击破解的干干净净。

  刚刚准备出手的陆浩月看到这一道突兀出现的剑气,神色微微一愣,脸上随即露出了一抹苦笑,这才多少天,陆天星的实力竟然已经超过他这么多了,他还刚刚提起真气,准备阻挡这一道攻击,陆天星已经出手挡住了这一次攻击,难道真的和陆家暗中流传的一样,陆天星才是陆家真正的妖孽天才,而不是他。

  “三……三少爷,谢……谢谢你救了我。”

  看到这一指消失,这名陆家弟子这才反应过来,脸色充满感激的看着陆天星,刚才要不是陆天星,他早就已经死了。

  “你不用谢我,我救你,是因为你至少还是一个男人,懂得维护自己的家族,而不像其他的人,心中永远只有利益。”

  陆天星目光扫过周围陆家的人,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一抹嘲讽,在杨天赐大声嘲讽的时候,虽然所有人陆家的人都是面露愤怒,但是大部分人却选择在愤怒的时候,选择忍气吞声,任由杨天赐嘲讽,因为他们怕杨天赐跟陆家闹翻,一旦没有了陆家,他们的利益就没了,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们选择忍气吞声。

  对于这种人,陆天星眼中充满了不屑,一个家族如果全是一群只为了利益的人,这个家族那就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这些人为了利益,随时可以背叛自己的家族。

  扫了一眼那名陆家弟子,陆天星冷冷的注视着出手的独臂老者,语气带着一丝波澜不惊,仿佛老朋友见面一般:“刘昂,我们又见面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