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臣?陆宏达,你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在我看来,你只不过是一条摇尾乞怜的哈巴狗而已。”

  陆天星听到这番话,满脸讥讽的看着陆宏达,语气淡漠的说道:“一条哈巴狗,一个对自己亲人挥动屠刀的畜生,这个时候却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功臣,你不觉得可笑吗?”

  “可笑,哈哈哈,可笑又如何,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强者才有资格说话,不过无所谓了,要不了多久我就是陆家的家主,你们统统都要死,等我赢了,我就是陆家的功臣,而你们则会成为陆家有史以来最大的罪人。”陆宏达满脸杀意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呵呵,我们都得死,陆宏达,你认为你带走了陆家这群忘恩负义的垃圾你就天下无敌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陆天星冷笑着说道。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陆天星你认为你现在还有资格跟我说这番话吗?你算什么东西。”

  陆宏达一脸张狂之色,大笑着说道:“实话告诉你们,在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就在陆家周围布下了一层无色无味的毒瘴,你们放心,这一层毒瘴对普通人没有任何的损伤,但是对于武者来说,却是致命的,它会让你们无法运转真气而已,没有了真气,你们就是一群垃圾,不堪一击。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我告诉你陆天星,今天就算你有沐家和韩家帮你,你今天也插翅难逃,你死定了。”

  “什么!”

  “陆宏达这个畜生竟然下毒。”

  “快试试提一口真气,看看陆宏达这个畜生说的是不是真的。”

  陆宏达的话音刚落,立刻在陆家和沐青川等人当中掀起滔天巨浪,所有人纷纷下意识的提起真气,想要看看陆宏达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可是,伴随着真气运转,所有人敢感觉真气在体内运转,没有丝毫的生涩,压根就没有中毒的迹象。

  “什么,没有中毒,这怎么可能,不可能。”

  看到陆家人和韩家暗卫,沐家禁卫身上升腾而起的真气波动,一直认为胜券在握的杨天赐,唐风啸,江洪盛等人,脸色在这一瞬间顷刻之间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而陆宏达,陆高阳这些背叛的人脸色也在这一刻一瞬间变得惨白了起来,这……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已经按照唐风啸教的,将无色无味的毒瘴布置了大堂当中,任何进入大堂的人,只要没有服用解药,在最短的时间内就会无法运转真气,可是现在看模样,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中毒,不然怎么可能会有真气波动,而且这么强横,这怎么可能。

  “陆宏达,我艹你大爷,你不是说已经下毒了吗?毒呢!毒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暴怒的声音在陆宏达耳畔响起,紧接着,陆宏达看见一个巴掌呼啸而来,还没有等他做出什么动作,这个巴掌就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脸上。

  “啪!”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陆宏达给抽懵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出现在陆宏达的脸上,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来。

  “杨天赐,你打我干什么,你也想跟我作对不成。”

  被杨天赐狠狠地抽了一巴掌,陆宏达陡然回过神来,满脸怒火的看着杨天赐,他和杨天赐只不过是合作关系,根本就不是杨天赐的下属,现在杨天赐扇他一巴掌,这让陆宏达怎么不怒。

  “干什么,你特么的还问我想干什么,陆宏达,我特么的还想问你做了什么呢!你竟然敢骗我,你根本就没有给陆家下毒对不对,你当初是怎么答应的,你莫非以为我不敢把你当年做的丑事给说出来吗?”

  杨天赐气急败坏的看着陆宏达,如果陆宏达下毒成功,韩子枫和沐青川带来的人无法给他们构成任何的威胁,他虽然不敢对韩子枫他们怎么样,但只要韩子枫他们无法插手,他就有足够的时间灭掉陆家,等他们灭掉陆家,哪怕是沐家和韩家也没有办法再跟他们撕破脸皮,但是现在陆家的人根本没有中毒,他们想要灭掉陆家几乎不可能,就算能灭掉,恐怕也是一场惨胜,损失肯定不少。

  “不,这不可能,我明明已经提前将你们给我的毒药洒满了整个大堂,我还亲自抓过一个人试验过,分明没有任何异常,他刚刚进入就感觉真气运转不顺,十个呼吸之后,就彻底动用不了真气,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不可能,我不相信。”

  陆宏达的脸色苍白,嘴里发出喃喃自语的声音,他很清楚,如果下毒不成功的话,他极有可能会死在这里,陆家家规,手足相残者,杀。

  陆天星此刻也有着一丝错愕,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如果陆宏达下了毒,但是现在毒药却不起作用,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陆老爷子出手了,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人会来帮助陆家。

  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给了白芷晴一个安心的眼神,看着陆宏达,缓缓的开口说道:“没有什么不可能,陆宏达,你的确算计的不错,利用陆家人聚集的时候,暗中下毒,如果真正中了你的招,哪怕我们今天有三头六臂也逃不掉,可惜,你千算万算,算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陆宏达一脸狰狞的看着陆天星,仿佛一个赌徒走到了绝路一样,双眸充斥着血红之色。

  “呵呵,你马上就知道了。”

  陆天星扫了陆宏达一眼,没有再理会杨天赐等人,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之下,转过身,对着陆老爷子的棺椁,恭敬了行了一个礼,微笑着说道:“爷爷,现在该来的都来了,你睡得这么多天了,是不是也该出来掉这群垃圾了,这群垃圾在我的耳边叽叽喳喳的这么叫的,我有点心烦了。”

  ……

  而就在杨家,唐家逼宫陆家的时候,在魔都的林雅妃等人也对杨家的鼎天集团和江家的江峰集团发动了袭击。

  在白氏集团的金融部,一个个金融操盘手面色严峻的坐在电脑前,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满头大汗的不断操纵着手里的资金,对着鼎天集团和江峰集团发起致命的攻击,一点点的将对方蚕食给吞并。

  林雅妃,沈曼君,栾红月,林倩茹四人坐在金融部当中,面色冷静的看着屏幕上那不断波动的线条,神色都是没有任何的变化,她们心中很清楚,今天就是决定商战胜负的一次战争,由不得她们有半点的马虎,稍有一丝的马虎就有可能坠入无边地狱,再也没有翻身之地。

  “不好,林总,出事了,又有一股资金注入了进来,这股资金很庞大,他们正在对我们发动猛烈的攻击,以我们的资金快要挡不住了他们,他们的实力很强。”

  突然,在有些寂静的金融部当中,一个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一丝紧张之色。

  “给我查,看看这一股资金是来自哪里。”

  林雅妃的声音在金融部当中响起,波澜不惊,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就仿佛没有感觉到即将要面临的危机差一样。

  “查到了,对方没有隐藏身份,我找到他们的踪迹了。”

  林雅妃的声音刚落,很快就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这一股资金来自海外的一个账户,但是可以确定,这是吴氏集团在海外账户,是吴氏集团插手了。”

  “吴氏集团?”

  听到这个声音,林倩茹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开口说道:“吴氏集团的发展方向是海运船舶为主,和我们根本没有什么实际利益冲突,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对我们的股票发动袭击,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吴氏集团。”

  沈曼君听到这个名字,皱了皱眉头,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沉声说道:“我要是猜测的没错的话,应该不是吴大勇要插手这件事情,而是他的儿子吴绍飞插手这件事情了,当初在京城财富公馆的时候,他威胁过芷晴,结果被天星给扔出去了,再加上当初混乱,他应该跑掉了,按照吴绍飞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肯定是吴绍飞指使吴氏集团对白氏集团动手的。”

  “吴氏集团,哼,既然他们不想活了,那就送他们一起上路。”

  林雅妃闪过一道冷芒,沉声说道:“曼君,是时候让你的沈氏集团也参与进来了,既然对方想要将我们全部吞并掉,那我们就彻底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没问题。”

  沈曼君点了点头,刚想拨打电话,让沈氏集团也加入进来,就听见一个冷静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先等等。”

  “红月,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沈曼君看着栾红月开口说道。

  “曼君姐,雅妃,我记得我们当初的计划是将江峰集团和鼎天集团彻底给吞并掉,纵然吞并不了,也要重创他们,让他们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换个方法,这样不仅可以吞并鼎天集团和江峰集团,还能将这些想要浑水摸鱼的集团彻底给打残,只要这个办法成功,他们就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栾红月眼中闪烁着一道睿智的光芒,嘴角勾勒出一抹让人惊艳的笑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