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你有什么好办法?”沈曼君当即开口问道。

  这几天以来,栾红月表现出来的智慧已经彻底征服了她们,如果栾红月不是待在江南,一心想要成为一个武则天般的女人,掌握权势,如果栾红月选择在商业上发力,她可以肯定,不出五年,商场上绝对有栾红月的一席之地。

  “诱敌深入。”

  听到沈曼君的话,栾红月眯着眼睛,浑身上下带着一丝强势的气息,沉声说道:“我们现在放在明面上的势力只有林氏集团,白氏集团而已,所以,在鼎天集团和江峰集团,吴氏集团这些人的眼中,我们根本挡不住他们的联手攻击,那我们不如干脆将计就计,让他们吞,让他们有多少吞多少,让他们使劲吞,不仅如此,曼君姐你名下的沈氏集团也加入到其中。”

  “不过,不是帮我们,而是帮他们一起对付白氏集团和林氏集团,然后倩茹你打电话给天使集团,让她利用跳板,以神秘资金的身份来帮助我们,不需要太多,只需要稳住让我们的股票不崩盘就行,要给鼎天集团他们一种即将吞掉我们,却始终还差一丝的感觉,只要不让他们成功,却让他们觉得再加一把劲,努力一点就可以成功的感觉。”

  听到栾红月的话,林雅妃,林倩茹,沈曼君等人的眉头都是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要不是这几天栾红月的表现,她们几乎要怀疑栾红月是杨家派来的卧底,如果按照栾红月说的这么做的话,到时候一旦出现任何的失误,后果不堪设想,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红月,按照你说的这么做的话,那我们需要做什么,难道就这么看着,任由他们吞掉我们?。”

  “当然不是了,这只不过是计划的第一步而已。”

  栾红月微笑着说道:“倩茹,雅妃,曼君姐,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故事,那就是说有人有一头驴子,但是这头驴子无论怎么鞭策,驱赶,这头驴子就是不走,赖在原地不走,后来这个人用一根竹竿,在驴子的前面挂了一根胡萝卜,但是却不让它吃到,而驴子在看见这根胡萝卜近在眼前,马上就要一口吃到了,它就会往前走,而吊着这根萝卜的竹竿却绑在驴子的身上,驴子走,萝卜自然也向前,而驴子迫切的想要吃到萝卜,就会不断的朝着萝卜追,一刻也不会停下来。”

  “我就是利用这个方法来对付他们,只要让他们觉得即将就能吞并我们,却始终差那么一点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吞掉我们,而想要吞掉我们,就需要不断的注入资金,不断想要吃掉我们,这样他们的资金注入就会越来越多,这种资金注入是没有限制的,因为人的****是无穷的,只要他们这么做的话,那我们想要吃掉他们,打残他们就轻而易举了。”

  听完栾红月的话,林雅妃皱了皱眉头,开口道:“红月,不可否认你的计划很不错,但是如果按照你说的这么做,虽然成功将对方给钓了出来,但对我们没有任何的好处,我们想要在还手,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雅妃你说的没错,这么做,的确让我们有些力不从心了,但是,谁规定商战就必须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来完成?”

  栾红月嘴角微微弯曲,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林雅妃在听到栾红月的话,眼睛顿时为之一亮:“红月,你的意思是……。”

  “雅妃,看来你已经想到了。没错,那就是下黑手,既然他们能派人到白氏集团来暗杀我们,可以下黑手,那我们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栾红月俏脸上勾勒出一抹胜券在握的笑容:“股市商战,必须要依赖电脑才行,我昨天听曼曼说,她的手里有一支十分强悍的黑客队伍,而且在以前白氏集团遇到危机的时候就出手过一次,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吸引鼎天集团他们的资金注入,只要资金注入到极限,那就让曼曼手下的这一支黑客队伍直接入侵对方的电脑,将他们的电脑全部黑掉,然后低价抛售到手的股票,这样我们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更重要的是,这群家伙居然没有任何的隐藏,想要找到他们的位置,实在是太轻松了。”

  “可是如果这么做的话,对方万一用同样的方法的来对付我们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同样很被动,一旦失败,我们就彻底输了。”林倩茹开口说道,虽然在心中她很赞同栾红月的话,但是商场如战场,稍有不慎就灰飞烟灭了,栾红月的办法就是双刃剑,既能伤敌,又能伤到己,有些东西必须要考虑全面才行。

  “呵呵,倩茹,你想太多了,当你在快要成功的时候,你心中永远想的我就要成功了,加快速度,而不是去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是个人都会这么想,而且,面对白氏集团和林氏集团这么一块大蛋糕的时候,没有多少人能够在即将吃掉这块大蛋糕的时候,还能保持冷静。”

  栾红月缓缓的开口说道:“更重要的是,曼君姐的沈氏集团名下不是有一个闻名全国的网络公司,我想在曼君姐你的网络公司应该有不少顶级黑客吧!”

  “恩,我名下的飞煌网络公司拥有华夏排名前十的顶尖黑客坐镇,他们在世界黑客排名也是前五十的存在,他们是我们公司的网络顾问,我可以随时邀请他们出山。”沈曼君缓缓的开口说道,并没有什么隐瞒,如今她们已经是一根绳子的蚂蚱,甚至在未来说不定还会服侍同一个男人,有些东西没有必要好隐瞒,而且,网络公司完全就是依赖网络,没有网络就生存不了,没有顶级黑客坐镇,万一你的竞争对手对你的公司发动黑客袭击,你挡不住,那你的公司就离灰飞烟灭不远了。

  “那就好。”

  栾红月点了点头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希望曼君姐你将这些黑客全部调过来,让他们全力守护白氏集团的网络,决不能让任何人入侵进来,有这些人守护,白氏集团的网络就是铁板一块,除非,鼎天集团和江峰集团他们能邀请到全世界排名前五十的黑客高手,并且找齐除去这十人之外的四十人,否则,想要在短时间内攻破我们网络系统几乎不可能,而我们则可以利用这段时间直接将他们全部摧毁掉。”

  等到栾红月说完,林雅妃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红月你的办法不错,那就按照你说的办法做,我们将计就计,诱敌深入,先让他们尝尝甜头,然后让他们掉进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林倩茹和沈曼君没有在说话,算是承认了栾红月的办法。这是一个疯狂的办法,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办法,由不得半点的马虎,每一环都不能出现任何的错误,绝对不能失误,任何一环的失误,都有可能让对方有机可乘,将你给灭掉。

  这是一个疯狂的办法,但是在林雅妃这群疯狂的女人手底下快速进行起来,一旦成功,必将震动华夏,让无数人为之侧目。

  而就在魔都林雅妃等人准备一个大陷阱,准备将鼎天集团和江峰集团一鼓作气,一网打尽的时候,陆家却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静当中。

  “爷爷,你睡了这么多天了,是时候醒来清理这群垃圾了。”

  陆天星这一番话就仿佛一个平地一道惊雷一样在陆家的大堂中响起,让所有人都是露出一脸错侧之色,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几乎要怀疑自己耳朵听到的话,陆天星在说什么,他在邀请陆老爷子出现,这怎么可能,陆老爷子早就已经死了,死了好几天了,尸体估计都臭了,陆天星这么做,叫一个死人出来,这怎么可能,还是说陆天星因为陆宏达的背叛,已经得了失心疯,现在疯了?。

  杨天赐,唐风啸,陆宏达,江洪盛等人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心脏都是猛地一跳,脸上闪过一抹惊慌的神色,反射性的将目光落在大堂当中的棺材上,带着紧张无比的神色,要是陆老爷子没死的话,他们想要灭掉陆家几乎不可能,甚至连他们今天都没有机会活着走出陆家,在神话级后期,陆老爷子就是无敌的。

  陆天星的话音落下,整个大堂中都陷入到了一片寂静当中,虽然明知道陆老爷子极有可能醒不过来了,但是陆家的人还是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棺椁上,希望这陆老爷子出现,只要陆老爷子苏醒过来,那陆家的危机就迎刃而解。

  可是,陆天星声音的落下之后,棺椁当中没有任何的动静。

  看到这一幕,杨天赐等人才松了一口气,看来陆天星只不过是虚张声势,拖延时间而已。

  “陆天星,我看你是疯了,陆天狂这个老不死的已经死了,他怎么可能还活着,你不用在虚张声势了,我告诉你,今天陆家无论如何都要被灭掉,谁也救不了你……。”

  “唉……。”

  杨天赐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之间,整个大堂当中陡然响起一个叹息声,这一声叹息很淡,很轻,但是传到所有人的耳中,却让所有人感觉这一声叹息就在耳畔响起一般,声音清晰可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