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怎么了,是谁来电话,怎么感觉你又想算计谁了。”

  听到手机铃声,被吸注意力的两女都是忍不住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每当陆天星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总会又一个家伙要倒霉。

  “是谁?你说我们这一次去琴岛,除了想要去见一见苍梧之外,我们还想去找谁?”陆天星并没有接电话,而是透过后视镜,看着林倩茹和白芷晴,微笑着说道。

  “孙家?”

  白芷晴迟疑了一下,说道:“陆天星,据我所知,孙家已经和你撕破脸皮了,两人算得上是不死不休,这一次孙家打电话给你做什么?”

  “当然是求和了,不然你以为做什么。”

  陆天星冲着白芷晴笑了笑,没有在说什么,而是选择接通了电话。

  “孙家主,怎么,这会儿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还是说你已经做好选择了。”

  听到电话中传来陆天星的声音,孙耀阳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刻骨铭心的杀意,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心中沸腾的杀意,沉声说道:“陆少,你已经把我们孙家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到底想要怎么样?”

  陆天星冷笑着说道:“孙耀阳,你说这话你不觉得可笑吗?我还想问你怎么样呢!你儿子绑架我的人,你又在京城想要算计我,你问我怎么样,那我现在问你一句,你又想怎么样。”

  “陆少……。”

  “别跟我说那么多废话,孙耀阳,还记得我当初给你的条件吗?想让我放过你们孙家,那就将你们孙家所有的势力统统交给我,不对,貌似我说错了,你们孙家现在没多少势力了,那就只剩下一个条件了,像条狗一样滚到我的面前来,给我磕头赔罪。”

  陆天星狠狠的说道:“当然,孙耀阳,你也可以选择拒绝,和我硬碰硬,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等我踏入琴岛的时候,就不是这么简单放过你了,是跪在地上磕头赔罪,还是孙家满门被灭,你可要好好考虑一下,千万不要怀疑我的说的话,你应该知道我的行事作风。”

  说完之后,陆天星没有给孙耀阳任何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天星,你真的打算放过孙耀阳?”看到陆天星挂断电话,林倩茹忍不住的开口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担忧。

  她曾经也是杭市林家的大小姐,实在是太清楚这些大家族的性格了,说句不好听,这些大家族的人全部都是一群笑面虎,表面上对你恭恭敬敬的,暗地里只要有机会,他们绝对是置你于死地。

  陆天星这一次要是放了孙耀阳,不亚于是放虎归山,只要有机会,孙耀阳绝对不介意把陆天星碎尸万段。

  听到林倩茹的话,陆天星微笑着说道:“倩茹,你想多了,你什么时候看过我做放虎归山这种事情,打蛇不死,后患无穷这句话我还是知道的。”

  “那你刚才……。”

  没有等林倩茹把话说完,陆天星已经微笑着开口说道:“倩茹,你听说过猫戏老鼠吗?”

  “天星你打算先给孙家一点希望,再给他们无穷无尽的绝望?”白芷晴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没错。”

  陆天星脸上浮现出一丝冰冷的笑容:“这一次在京城若是被他们算计成功,不仅是我要死,连你们在内,包括所有和我有关系的人都要死,既然孙耀阳他想要玩,那我就陪他玩到底。”

  说到这里,陆天星吸了一口气说道:“好了,别说这些扫兴的话题了,从魔都到琴岛还有七八个小时的车程,我估计等到琴岛得晚上七八点了,你们先休息一下,等到了,我在叫你们。”

  “恩,好。”

  白芷晴和林倩茹两女微微点了点头,从旁边拿起了眼罩戴在眼睛上,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而与此同时,琴岛孙家的书房当中,孙耀阳坐在椅子上,表情狰狞,双眼通红,右手紧紧的抓着手机,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但是却没有给孙耀阳带来任何的温暖,反而让孙耀阳感觉自己心中涌现出一丝侵入骨髓的寒意。

  孙耀阳的眼中迸射出如毒蛇般的恨意和杀意,那股杀意和恨意如同厉鬼的怨气一般,使得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走进这里,都有人心中升起一种走进鬼门关的感觉。

  “叮铃铃……。”

  而就在这个时候,孙耀阳握在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在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孙耀阳身子微微一颤,陡然回过神来,当看清楚来电显示之后,想也没想的接通了电话。

  “喂。”

  孙耀阳那略带沙哑的声音立刻在整个书房当中响了起来。

  “孙老弟,我刚刚得到消息陆天星去琴岛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孙耀阳浑身上下一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刚才我还打过一个电话给他。”

  “他怎么说?”

  “他说要我孙家的一切,还要我像一条狗一样跪在他的面前,给他磕头,祈求他的原谅,否则,等到他踏入琴岛的时候,就是我孙家满门被灭的时候。”

  孙耀阳声音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狰狞之色,带着一丝刻骨铭心的杀意,儿子被陆天星当着他的面千刀万剐了,现在陆天星还要求他跪地求饶,这口气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孙耀阳的话音落下,电话那头的声音立刻陷入到沉默当中,没有开口。

  过了好半天,才有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孙老弟,你听我一句劝吧!按照他说得做,或许这对于孙家来说,还有一线生机。”

  耳畔响起这句话后,孙耀阳的身体犹如遭受到雷击一般,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浑身上下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声音带着一丝哆嗦:“刘……刘老哥,难道在你心中,你也认为陆天星不能得罪吗?”

  哪怕此刻孙耀阳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那带着一丝颤音的语气,却怎么也掩盖不住他内心当中的恐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