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刘昂的看家本事五毒功,五毒功和五毒童子的功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利用世界上各种剧毒来修炼真气,虽然过程痛苦无比,可是一旦修炼成功,真气施展出来,都是带着浓烈的剧毒,碰之则死,十分的歹毒厉害。

  刘昂明显已经将五毒真气修炼到了极为高深的地步,凝聚出来的铠甲也带着浓烈的剧毒,比五毒童子的五绝毒更加的可怕,还带着强烈的腐蚀性,一旦你的真气被腐蚀的话,那你的下场就只有一个,死。

  不败皇拳携带着浩荡的力量,砸在刘昂凝聚的五毒之身上面,撼动不了刘昂分毫,而真气在五毒之身的腐蚀下,发出嗤嗤的声音。

  “陆天星,看来你的力量也就止步于此了,在五毒之身下,你不堪一击,给我死。”

  刘昂手指一动,一道宛如蟒蛇一般的长鞭出现在手中,手臂一动,长鞭宛如一条巨蟒,悄声无息的扫向陆天星的胸膛。

  “止步于此,刘昂,那你就看看谁今天会止步于此。”

  陆天星不进反退,眼中闪烁着熊熊战意,铁血大战戟一动,直接扫向长鞭。

  “砰!”

  长鞭狠狠的抽在铁血大战戟上,顿时一股可怕的力量从鞭子上传来,震得陆天星手臂一阵发麻,铁血大战戟戟几乎脱手而出。

  “陆天星,感受到了没有,这才是我真正的力量,你在我眼中不堪一击,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啊!”

  刘昂身影如电,扑向陆天星,墨绿色的真气浩浩荡荡,化作一道道长鞭抽向四面八方,朝着陆天星横扫过去。

  “哼,想让我束手就擒,那也的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

  陆天星体内真气震荡,一道道真气从体内喷涌而出,手握铁血大战戟,不闪不避,扑向刘昂。

  两人都是硬碰硬的打法,强势霸道的真气肆掠四周,强大的真气波动,几乎要将整个大厅给掀翻。

  周老爷子和几名周家长老站在白芷晴的前面,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带着血迹,身上的真气冲天而起,化作一个巨大的保护罩,将白芷晴和沐晴雪等陆家女眷全部罩在其中,眼神严肃的扫过周围,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严防有人偷袭。

  白芷晴站在旁边,眼神一眨不眨的看着陆天星的身影,双拳已经情不自禁的握在了一起,那双眸子之中带着强烈的担忧之色。

  沐晴雪站在白芷晴的身边,粉拳同样的握得紧紧的,俏脸上带着挥之不去的担忧之色,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刘昂纠缠在一起的陆天星。

  而与此同时,陆浩月也是挑选了几个对手,身上一道炽热的真气冲天而起,整个人如同化作了一团火焰,炽热的气息弥漫在空气当中,他的身影如电,直接扑向一名神话级初期的武者,身上的真气爆发而出,化作漫天的火马,火乌鸦,火狮……。

  烈焰焚空,火舞当空,直接将这名武者笼罩在其中。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一团飞灰从天空掉落下来,竟然在顷刻之间直接被火焰给烧成了灰烬。

  而沐青川整个人就仿佛一个隐藏在黑暗中的索命阎王一样,手中的金色铜钱就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划过虚空,给敌人带来致命的一击。

  韩子枫手中的银枪更是化作一片片寒芒,璀璨如同一道道梨花在虚空当盛开,诡异到了极点,让你根本察觉不到任何的踪影,银枪带着璀璨的光芒,洞穿虚空,带着可怕的力量,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逼得无路可怕,最终惨死在银枪之下。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方向,陆老爷子手持一把战刀,面色冷厉的看着眼前的三人,语气充满了冷意:“僧道尼,没想到你们三个居然还活着。”

  “陆天狂,你没死,我怎么舍得去死,没想到你的命居然这么硬了,受了那么重的伤居然还活着,甚至还将体内的剑气给驱逐了,不得不说你的命真大,不过可惜,今天,今天无论如何你注定要死。”道袍老者冷笑着说道,手中的浮尘一甩,空气似乎都被撕裂了一样,带着可怕的力量抽向陆老爷子。

  “斩!”

  陆老爷子手臂一动,一道斩出,直接将这一道化解无形:“杀我?就凭你们这三个废物,当初你们被我杀的上天无门,下地无路的时候,是谁跪在地上求饶,要不是姬行云这个蠢货,不让我杀你们,你觉得你们还能活到今天吗?哼,今天我就送你们三个上路,让你们去地狱作伴。”

  话音落下,陆老爷子凌空而动,直接扑向那道袍老者,手中的战刀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碾压虚空而过,气势滔天,这一刀似乎要将整个天地劈开了一样。

  “好强,我们联手,灭了他。”

  道袍老者感受到陆老爷子的攻击,脸色勃然变色,身上的真气瞬间滚滚而动,手中的浮尘瞬间炸开,根根如剑,朝着陆老爷子激射过去。

  “杀!”

  僧道尼三人当中的和尚也是瞬间出手,整个人如同怒目金刚一般,身子冲天而起,手中的禅杖高高的举起,狠狠地砸向陆老爷子的脑袋。

  而最后那一名老妪同样是在一瞬间出手,手中的宝剑一抖,幻化出无数的剑影轰向陆老爷子。

  三人联手,气势滔天,竟然逼得他们周围的人不断的朝着后面退去,躲闪这这战斗的余波。

  陆家别苑在真气的碾压下,瞬间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就仿佛被一双看见的大手给抹掉了,房屋建筑轰然倒塌,变成了残垣断壁。

  杀喊声震天,血雨腥风笼罩在陆家别苑当中,整个陆家别苑都成为了战场,战斗的余波带着摧枯拉朽的力量朝着四周蔓延,将原本风景如画的别苑摧毁的干干净净。

  司马凌云站在大堂当中,并没有出手,而是带着蛟龙和薛冰等人眼神严峻的看着这一幕,身上时不时的绽放出一道剑气,将飞过来的余波和碎屑撕裂的粉碎,眼神凝重的看着这一场惊世大战。

  蛟龙和薛冰两人脸上也带着掩盖不住的惊骇之色,这才是真正的强者,真正的战斗,他们现在隐隐有种感觉,以他们现在的力量,要是不小心卷入到其中,单单是战斗之中扩散出来的余波就足以将他们震伤。

  尤其是陆天星和刘昂,陆老爷子等人之间的战斗,那扩散出来的真气,那怕是一丝,都让他们感觉到一阵胆颤心惊的感觉,要是卷入其中,绝对是必死无疑。

  虽然有些惊讶,但是薛冰眼底深处却闪烁着一抹狂热的神色,握紧了拳头,迟早有一天,她也会成为这种无敌的强者。

  杨天赐同样没有出手,他的实力和薛冰差不多,这种战斗他要是敢插手的话,那就必死无疑。

  杨天赐在几个杨家武者的保护下,脸色阴沉的看着不远处的战斗,脸色阴冷到了极点。

  伴随着时间推移,杨天赐发现自己带来的人已经死了不少,神话级中期也陨落了好几人,神话级初期更是死的更多,但是偏偏高手全部都被缠住了,唐风啸被陆川缠住,僧道尼三人被陆老爷子一人牵制着,刘昂更是被陆天星给牵制住了,而韩子枫身边的那名干瘦老者,神话级后期的无敌强者根本就没有人挡得住,在短时间内就已经击杀好几人,神话级中期的人全部死在了他的手上。

  “可恶,可恶,给我杀,杀了他们,给我杀了他们,你们谁只要杀了他们,等回到杨家,我一定替你们邀功请赏。”

  杨天赐还有江浩辰,江洪盛等人听着空中传来的惨叫声,脸色可以说难看无比,这么大的损失,他们也扛不住。

  尤其是江浩辰和江洪盛两人的脸色更是尤为的阴沉,几乎能滴的出水来,为了这一次对付陆家,他们几乎将江家的家底都给掏空了,高手尽出,如果这些人今天全部死在这里的话,就算灭了陆家,他们江家也离灭亡不远了,一旦没有高手坐镇,他们可不相信江南那些家族会放过江家,就算这些家族放过江家,杨家和唐家也不会放过江家。

  合作,对于大家族来说,这是基于利益,没有了利益,所谓的合作随时可以撕毁。

  “爸,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看样子我们的人有可能挡不住陆家了,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必须要早作打算才行,不然,留在这里,我们的下场说不定会跟这些人一样。”

  江浩辰声音压成一条线,以传音入密的方式传到江洪盛的耳朵中。

  听到江浩辰的话,江洪盛看了一眼周围的形式,深吸了一口气,同样以传音入密的方式,将声音压成一条线传到江浩辰的耳朵中,没有被任何人听见:“浩辰,待会如果杨家和唐家真的挡不住陆家的话,我们找个机会离开陆家,记住,决不能惊动任何人,更不能被杨天赐看见,不然的话,我们想走就走不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