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要是就这么离开的话,我们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江南就再也没有江家了,而且,我们还会受到陆家无休止的追杀,不如跟他们拼一把,说不定,我们还有一丝希望。”

  江浩辰听到江洪盛的话,眼中闪过一抹强烈的不甘心,要是就这么离开了陆家,他们江家就再也没有机会再回到江南了,而且还要时时刻刻承受陆家的追杀,过着浪迹天涯的生活,他可不相信他们跑了,陆家就会放过他们。

  “拼,那什么去拼,我们还有东西可以拼吗?陆天狂这个老家伙没死,看样子根本就没有受伤,僧道尼三人我看根本就奈何不了陆天狂,照这么下去,我们在留在这里必死无疑。”

  江洪盛眼中闪烁着凝重之色,沉声说道:“古人有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我们今天不死,我们照样能创建出一个全新的江家,人生不怕失败,怕的是你不知道进退,如果这样,我们就连东山再起的机会都没有了,记住,待会找准机会,立刻离开陆家,不要惊动任何人,不然的话,今天我们想走就走不掉了。”

  “我知道了。”

  江浩辰听到江洪盛的话,郑重的点了点头,眼神凝重的看着天空的战斗,心如明镜一般,唐家和杨家不敢在陆老爷子生前来找陆家的麻烦,恐怕就是忌惮陆老爷子的实力。

  本来,如果陆老爷子身受重伤,三名神话级后期围攻陆老爷子或许可以斩杀陆老爷子,但是现在陆老爷子看模样,压根就没有一丁点受伤的痕迹,全盛时期的陆老爷子有多可怕,二十年前就已经说明了,二十年后,陆老爷子的实力恐怕会更进一步,别说杀了陆老爷子了,说不定僧道尼三人反而会死在陆老爷子的手上。

  而且,现在刘昂也被陆天星给纠缠住,而韩子枫身边却还拥有一名神话级后期的强者,而他们却没有了高端战斗力,这不亚于是虎入羊群,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挡都挡不住。

  丝毫不知道江洪盛和江浩辰两人心中算盘的陆天星此刻将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刘昂的身上,眼中闪烁着狂暴光芒,身上的真气如同江河奔流一般,滔滔作响,每一道攻击都带着可怕的力量碾压出去,压着刘昂打。

  “可恶,可恶,这个小畜生到底修炼了什么功法,真气竟然这么强横,为什么,为什么,不行,能够在这么耗下去了,必须要抓紧时间解决掉这个小畜生才行。”

  刘昂的眼中闪烁着森然的杀意,手臂一动,瞬间好似一道长鞭狠狠地抽打向陆天星,但是却被陆天星轻而易举的躲过去,手臂拍在外面走廊的一根梁柱上,瞬间将这根梁柱抽的四分五裂。

  “万毒领域。”

  刘昂怒吼一声,身躯之中竟然喷射出一道道诡异的真气,墨绿色的气息瞬间笼罩在四面八方,一条条墨绿色的毒蛇凭空出现,直接射向陆天星。

  陆天星看也不看,全身真气催动,造化神鼎凝聚在头顶,剧烈的旋转这,一道道氤氲气息喷吐而出,将他笼罩其中,顿时之间,那些墨绿色的毒蛇轰在他的身体之上,瞬间被造化神鼎给挡住了,全部粉碎,化作最精纯的力量涌入到陆天星的体内,补充他消耗真气。

  刘昂看到这一幕,眼中陡然闪过一抹嗜血到极点的杀意,他要是记得没错,当初第一次和陆天星交手的时候,陆天星就是使用这种方法和头顶上那一尊古怪的大鼎让自己突破到了神话级境界,将他一条手臂给斩断了,这一次看到这一幕,刘昂心中的杀意陡然变得浓烈到了极点。

  “陆天星,你还想故技重施,利用这一招来对抗我吗?可惜你没有几乎了,我就不相信你的这个所谓的大鼎能挡住我的攻击,锤天破地。”

  刘昂疯狂的催动真气,那弥漫在他身体四周的真气顿时奔流狂涌起来,如同掀起了滔天巨浪一般,所有的真气全部汇聚到一起,在他的面前凝聚出一个巨大的大铁锤,他的双手一抓,直接抓住这大铁锤,狠狠地朝着陆天星的脑袋砸去。

  这一击天崩地裂,似乎有着一尊巨大的神灵挥舞着巨锤要将打的给打穿一样。

  “轰!”

  这大铁锤带着呼啸的风声,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没有给陆天星任何喘息的机会,重重的砸在陆天星的脑袋上的造化神鼎之上,狂暴的力量直接将陆天星整个人像是砸木桩一样,硬生生的将陆天星砸进了泥土当中,只剩下一个脑袋在外面。

  “陆天星。”

  看到这一幕,白芷晴,沐晴雪,薛冰三个女人脸色都是在这一瞬间变得惨白没有血色起来,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呼,想要朝着陆天星的反向跑过去,但是却被周老爷子和司马凌云给拦住了。

  “周老爷子,你快帮天星,快去帮他,我们不需要你保护,快去帮天星。”

  白芷晴和沐晴雪两女都将目光落在了周老爷子的身上,眼中带着强烈的担忧,语气中带着哀求。

  “白小姐,沐小姐,你们稍安勿躁,相信我,三少爷没事的,刘昂奈何不了三少爷的。”周老爷子看着白芷晴和沐晴雪两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他的实力比陆天星强上一点,半只脚已经踏入到了神话级后期的境界,他虽然没有和刘昂交过手,但是眼力劲还是有的,刘昂的真气波动始终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十分的古怪。

  刘昂的真气波动乍看之下虽然和神话级后期无异,连气势也没有多少的差别,但是刘昂给他的感觉始终是那种是是而非的感觉,就好像形似而神不似的感觉,刘昂的真气却没有真正神话级后期那种强势霸道的感觉,显得有些软绵绵的,和神话级后期还差着一丝距离,与其说刘昂是神话级后期的强者,倒不如说他是一个伪神话级后期。

  不然的话,刘昂的的真气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陆天星给击溃了,真正的神话级后期和伪神话级后期两者之间最大的差距就是真气的质量。

  这也是周老爷子认为陆天星没有受伤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虽然是承受了刘昂这么一击,但是陆天星的气势明显没有太大的变化,肯定是没有受伤。

  “组长,你快出手救陆天星吧!在这么下去,陆天星他会死的。”薛冰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司马凌云,希望司马凌云可以出手。

  司马凌云看着薛冰脸上的紧张之色,不由翻了翻白眼,让他一个神话级初期巅峰的人去插手神话级中期的战斗,也只有薛冰才说得出来,他要是赶紧去,被打的半残算他运气好。

  深吸了一口气,司马凌云无语的开口说道:“火凤,你觉得陆天星他需要我插手吗?如果他连一个伪神话级后期都打不过的话,那他就不是判官了,放心好了,他不是有事的。何况,炎黄组是不允许插手世家战斗的,这一次已经算是出格了。”

  听到司马凌云的话,薛冰心中暗自撇了撇嘴巴,完全没有把司马凌云的话放在心上,而是依旧一脸担忧的看着陆天星。

  “刘长老,他扛不住了,杀了他,给我杀了他,陆天星,我说过今天你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你,你今天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路一条。”

  杨天赐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眼中立刻绽放出一道光芒,只要陆天星死了,哪怕今天失败了,那也无所谓了,他只要陆天星死。

  “哈哈哈,杀我,杨天赐,你高兴的太早了,你以为就凭这个半吊子的伪神话级后期就能杀得了我吗?白日做梦。”

  陆天星哈哈大笑,身上的真气瞬间涌动了起来。

  “不好,这小子还没死,不过,没死又如何,你能抗住一锤,我就不相信你能抗住两锤,三锤,你今天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刘昂听到陆天星的话,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大吼一声,声音尖锐无比,体内的五毒真气源源不断的涌入到虚空当中,那真气凝聚的铁锤瞬间变得凝实了起来,宛如真实存在一般,散发出浓郁的毒气,带着开山裂石的力量,重重的砸向陆天星。

  一击之下,就要将陆天星砸成肉酱。

  狂暴的力量在虚空蔓延,巨锤还没有落下,陆天星已经感觉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镇压下来,他的骨骼在这股力量之下,似乎都要破碎了,发出咔嚓的声音,似乎要破碎掉。

  面对刘昂这么凶悍的一击,陆天星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身躯一震,四周的泥土轰然炸裂,陆天星的身影冲天而起,身躯微微一震,六条手臂出现在背后,沧浪剑决,铁血大战戟,不败王拳,番天印……种种绝学在同一时间,分别施展出来,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狠狠的轰向朝着他脑袋砸来的大铁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