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我们之间貌似从不认识,而且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拦住我们的去路,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我让开。”

  江洪盛一脸阴沉的看着前面的岳婷婷,语气中带着一丝森然的杀意,他们在离开陆家之后,正打算离开,刚刚走到半路,就被岳婷婷给拦住了,怎么也不让他们离开。

  但是他们偏偏无可奈何,不敢和岳婷婷真正的撕破脸皮,这里距离陆家不过是千米的距离,和岳婷婷动手,万一惊动陆家的话,他们想走就走不掉了,谁知道陆家有没有在周围布置眼线,一旦被拖住,他们就必死无疑,别说东山再起了,连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

  江洪盛可不相信陆天星会大发慈悲的放过他们,他和陆天星是同一类人,斩草除根才是永绝后患的最好办法。

  “让开,你们觉得有可能吗?既然你们想要找陆大哥的麻烦,那你们还活着做什么。”

  岳婷婷的声音冷的掉渣,伴随着她的声音,一道道冰冷刺骨的真气爆发出来,使得整个空间似乎一下子变成了寒冬腊月一般,银白色的秀发无风自动,整个人看起来如同冰雪女神一般。

  “哼,又是陆天星,姑娘,既然你不让,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给我死。”

  江洪盛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扑向岳婷婷,身上一道道真气爆发出来,朝着岳婷婷碾压下去,既然说不通,那只有动手了,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岳婷婷给镇压。

  “冰封大地。”

  看着江洪盛的攻击,岳婷婷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清脆的声音缓缓的吐出,伴随着她的声音,她身上的真气瞬间变得愈发的浓烈的起来,并且在极端的时间内,朝着四周蔓延出来,本来两双的秋天,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寒冬腊月。

  无穷无尽的寒气朝着江洪盛和江浩辰两人横扫过去,所过之处,一切都给冻僵了,地面上也出现了一层寒霜,在阳光的照射下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站在旁边没有动手的江浩辰看到辐射而来的寒气,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身上的气势陡然爆发出来,狰狞,嗜血,残暴的气息从他的身上绽放出来,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宛如一个嗜血大魔头一样,那恐怖的血红色气流萦绕在他的身上,带着十分残暴的气息。

  “给我破。”

  江浩辰双手一拍,血红色的真气瞬间就好像沸腾了起来一样,直接轰向虚空,诡异的血红色真气和寒意相互碰撞在一起,相互吞噬抵消着。

  “百花怒放。”

  江洪盛同样没有任何的停顿,手臂一抖,一杆真气凝聚的长枪出现在手中,枪尖一抖,千变万化,仿佛无数朵鲜花在空中绽放一般,朝着岳婷婷的致命要害轰过去。

  这是江家的一门绝学暴雨梨花枪,枪法如雨,一枪刺出,给人一种如同百花怒放的感觉,神妙无比,让人无法察觉真正的枪尖到底在哪。

  面对江洪盛这可怕的枪法,岳婷婷的俏脸上闪过一抹苍白之色,严格说起来,她的实力只不过是神话级初期而已,而江洪盛却已经是神话级中期,虽然她修炼的是玄阴谷的绝学,一身真气冰寒无比,连真气都可以冻住,但是却不代表她有抵挡江洪盛的实力,更别说江洪盛现在铁了心的要斩杀她了。

  “天寒地冻掌。”

  虽然明知道自己可能不是江洪盛的对手,但是岳婷婷却没有任何的后退,自从认识陆天星以来,她一直都是陆天星的累赘,这一次,她想要帮助陆天星,至少不能让这两个想要害死陆天星的凶手离开。

  手臂一动,岳婷婷的全身爆发出一圈圈的寒气,手掌一掌连着一掌拍出,浓烈的寒气撞向那一道道枪花。

  “砰~”“砰~”“砰~”

  凛然的寒气和枪花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响,每相互撞击一次,岳婷婷的脸色就不由自主苍白一分,她的实力相比于江洪盛,还是差的太远了。

  “爸,不要杀了她,生擒她,我要将她作为我练功的鼎炉,只要得到她体内的精~血,我的血魔功就可以进入到神话中期了,爸,不要杀了她。”

  江浩辰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芒,他修炼的功法并不是江家的武学,而是他在偶然当中得到的一部魔功《血魔功》。

  和其他按部就班修炼的功法不一样,血魔功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有点类似于阴阳~双~xiu的功法,不过却是单方面的双~xiu功法,这部功法很简单,就是将作为女人作为修炼的鼎炉,和她们进行双~xiu,炼化她们体内的精~血,实力就会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当然,如果这个女人是武者,而且还是原装的话,作为鼎炉所受到了效果就更加的好了。

  以江浩辰的目光自然能够一眼就看得出来,岳婷婷还是一个原装货,而且还是一名神话级境界的武者,若是能够将岳婷婷当做修炼鼎炉的话,他的实力绝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到神话级中期,甚至突破更强的境界,这种送上门的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将她作为修炼的鼎炉,江浩辰,江洪盛,你们竟然敢动她,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今天我就送你们父子上路。”

  而就在江浩辰的话音落下,一个充满杀意的声音当空传来,紧接着一股浩瀚的力量在空气中涌动,宛如一座大山朝着天空碾压下来,直接轰向江洪盛。

  听到这个声音,岳婷婷的娇躯猛地一颤,原本冷若冰霜的俏脸顿时就被好像寒冰解冻了一般,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再也没有了面对江洪盛父子的时候那种冰冷,再次变成了当初和陆天星第一次见面时那种温柔如水的感觉。

  “不好,陆天星这个小杂种竟然来了。”

  听到空中传来的声音,感受到虚空传来的可怕压力,江洪盛的脸色陡然变得异常的难看了起来,想也没想,直接就是一招回马枪,狠狠的刺向身后,锋锐的气息似乎将虚空都给洞穿了。

  “哼,困兽犹斗,不堪一击,江洪盛,江浩辰,今天你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陆天星眼中闪烁着寒芒,从江浩辰说要生擒岳婷婷,把岳婷婷当成修炼的鼎炉,江洪盛父子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

  面对江洪盛这突兀的回马枪,陆天星的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手掌包裹着真气,直接向前一抓,竟然直接就将江洪盛的枪尖给抓住了,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怎么会这样,他的真气怎么这么强横。”

  江洪盛脸色流露出一抹惊骇之色,枪尖被陆天星抓出,他下意识的想要将长枪抽出来,却怎么也做不到。

  陆天星手臂微微一震。

  江洪盛用真气凝聚的长枪瞬间四分五裂,如同破竹一般,层层炸开,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直接将江洪盛握住长枪的那一条手臂震得血肉模糊,爆成一片血雨。

  “啊。”

  江洪盛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害怕,眼中反而爆射出一道猩红的光芒,真气滚滚如潮,竟然不闪不避,整个人就仿佛一辆急速行驶的卡车狠狠的撞向陆天星,口中怒吼道:“浩辰,快走,我拖住他,快点,快点跑,有多远跑多远。”

  江浩辰听到自己的父亲话,脸色狂变,但是却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影一闪,快若闪电的朝这远处跑去,他很清楚,如果他不跑的话,不仅他父亲要死,连他今天也必死无疑。

  “跑,跑得掉吗?螳臂当车,江洪盛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给我死。”

  陆天星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今天他要是输了,他的下场不必现在好到哪里去,既然为敌,又何须留手,除恶务尽,斩草除根才是消除隐患的最好办法,他可不想在未来会有人找他报仇。

  死字一落,陆天星背后陡然出现六条手臂,不败皇拳瞬间施展出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这一招如同一座座大山朝着天空倾轧下来,江洪盛在这一刻只感觉整个身体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随后这一拳就已经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轰在了他的脑袋上,他听见了自己脑袋破碎的声音,经脉血肉统统炸开的声音,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被一拳活生生的打死了!

  “爸……,陆天星,我记住你了,我江浩辰和你不死不休……。”

  看到自己父亲被陆天星一拳打成了肉泥,正朝着远处逃跑的江浩辰顿时有些目眦欲裂,发出怒吼的声音,心中的杀意忍不住的爆发出来,但是却不敢有任何的停留,反而速度更快了。

  “哼,不死不休,江浩辰,你太高看自己了,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身影好似一条龙蟒,在虚空闪烁不定,几个闪烁之间就已经出现在了江浩辰的身边,一掌按下。

  江浩辰脸色一变,连忙施展真气抵挡,血魔功不断的施展,化作一张血红色大幕轰向陆天星。

  但是陆天星手臂一动,血红色大幕瞬间被撕裂的粉碎。

  “番天印。”

  陆天星手臂一抬,一记番天印带着天翻地覆的力量从天空镇压而下,毫无悬念的拍在江浩辰的胸膛上,惨叫了一声,就被真气手掌碾压而下,把他拍在了地面,深深的陷入其中,血肉成泥,死的不能再死,连展现威风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