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杀江浩辰之后,陆天星眼神没有任何的波动,冷笑一声,直接转过身,身影一闪出现在岳婷婷的身边,看着近在咫尺的娇俏佳人,眼中闪烁着一丝激动之色,他怎么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岳婷婷。

  岳婷婷此刻也是神色激动的看着陆天星,娇躯轻轻颤抖着,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遇到陆天星,要是她没记错的话,这是第二次陆天星像个英雄出现在她的面前,救了她的命了。

  好半天,陆天星才深吸了一口气,身上的杀意消失的无影无踪,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看着岳婷婷道:“婷婷,好久不见了。”

  “陆……陆大哥……。”

  岳婷婷听到陆天星的话,陡然回过神来,俏脸上闪过一抹惊慌失措的神色,下意识的想要躲避陆天星的目光,因为她发现自己现在这种模样,根本不适合让陆天星看见,毕竟谁愿意看到浑身散发着寒意,而且头发雪白的女人。

  陆天星看着岳婷婷的模样,怎么会不知道岳婷婷的想法怎么样,没有任何的迟疑,冲着岳婷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婷婷,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难道不打算给我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和热吻吗?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貌似某个女孩在离开的时候,哭着喊着说要做我女朋友的,怎么,难道你想食言了吗?”

  银白色的头发又如何,浑身散发出寒意又如何,对于陆天星来说,他只在乎岳婷婷,而不是岳婷婷的变化,而且,岳婷婷的白头发也不是老年人那种花白头发,而是银白色的头发,微风吹拂,发丝随风摆动,柔顺到了极点,在配合上岳婷婷那娇俏的模样,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听到陆天星的话,岳婷婷娇躯颤抖的更加的厉害起来,当看到陆天星张开双臂的模样的时候,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之色,猛地扑向了陆天星的怀里,双手死死的抱住陆天星腰,晶莹的泪水控制不住的从脸颊上滑落下来,所有的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话:“陆大哥,我好想你。”

  听着岳婷婷那饱含深情的话,陆天星双手不由自主的搂住了岳婷婷的柳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抚摸这岳婷婷那银白色,宛如丝绸般的秀发,开口说道:“婷婷,你不是跟着玄**长在修炼吗?怎么来江南了。”

  听到陆天星的话,岳婷婷轻轻的抬起小脑袋,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我听到师傅说陆大哥你在江南出事了,所以哀求师傅让我离开,到江南来帮助陆大哥,陆大哥,你没事吧!”

  看着岳婷婷那关心的目光,陆天星心中涌现出一丝暖意,抬起手轻轻的擦拭着岳婷婷俏脸上晶莹的泪水,轻声说道:“陆大哥怎么会有事呢!你别忘了,我可是你心目中的超人,超人怎么会有事呢!倒是你,以后千万不要做傻事,明白吗?”

  “我……我只是想要帮助陆大哥而已。”岳婷婷轻声说道。

  听到岳婷婷的话,陆天星心中一颤,他怎么会不清楚岳婷婷说这番话的真正含义到底是什么,无非就是想要证明自己并不比白芷晴差,白芷晴能够给他帮助,她岳婷婷同样不比白芷晴差,也能给他帮助。

  “婷婷,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跟任何人比,在我的心中你永远都独一无二,我……。”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岳婷婷给打断了道:“我知道,但是我不想成为一个永远躲在陆大哥身后的小妹妹,我想成为陆大哥你的帮手,跟芷晴姐一样,能成为你的左右手。”

  听到岳婷婷那带着少女独有倔强的语气,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人生如此,夫复何求,他又有何德何能能得到这么多天之骄女的垂青,他上辈子到底积了多少德,敲碎了多少木鱼,才换来今生,他现在无话可说,他只想用实际行动告诉岳婷婷,此生不离不弃。

  “陆大哥。”

  感受到陆天星那充满力量的手臂,岳婷婷轻轻的叫了一声,脸上带着一丝灿烂的笑容,对于她来说,不管吃多少苦都无所谓,她只需要陆天星每天幸福开心就行。

  “恩,婷婷,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我先带你去陆家,到时候让你见见爷爷。”

  陆天星听到岳婷婷的声音,低头看着那张虽然变得有些冷艳,依旧有些清纯如水的脸蛋,低头在岳婷婷那略带冰凉的红唇上轻轻的亲了一口,引得这个小女孩顿时满脸羞红,不依的娇嗔着。

  陆天星看着岳婷婷的模样,哈哈大笑,搂着岳婷婷身影一闪,速度快若闪电的朝着陆家的方向冲。

  “唉,痴儿啊,你这又是何苦呢!爱上一个不该爱的男人,你觉得你能得到自己想要幸福吗?”

  就在陆天星抱着岳婷婷朝着陆家的方向飞出去之后,一个低声喃喃自语的声音凭空响起。

  一个年约四五十岁,半老徐娘,却风~韵~犹存,身穿道袍的女人凭空出现在虚空当中,看着陆天星和岳婷婷消失的方向,一双眸子中带着一丝溺爱,又带着一丝无奈之色。

  她早在收岳婷婷作为自己的徒弟,让她成为玄阴谷未来传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在岳婷婷的心中有着一个男人,但是她怎么没有想到岳婷婷会这么的执着,在听到这个男人在江南遇到危险之后,不顾一切的出关前往江南,甚至打算螳臂当车,以神话级初期的力量去对抗神话级中期,就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更想不到这几个月来岳婷婷废寝忘食的修炼,仅仅是为了能帮助陆天星,不成为陆天星的累赘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

  “唉,痴儿,你这又是何苦呢!你难道就不知道他的身边还有不少的女人吗?跟着他,你真的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吗?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后悔了?”

  玄~yin~dao~人又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目光却落在陆天星的背影身上,眼中闪烁着精光,陆家每一代必出一个妖孽天才,每一个妖孽天才都是举世无双的强者,现在看来的确是名不虚传,没有半点夸大。

  “陆家,怪不得华夏所有家族都忌惮陆家,连姬行云都提醒过我们,没有必要,万万不可得罪陆家,一代妖孽天才果然恐怖,明明只是神话级中期的境界,却轻而易举的将同为神话级中期的江洪盛一招给斩杀,甚至在真气波动当中,夹杂着神话级后期才拥有的真气锋锐,陆天星,你若不死,我相信,不出十年,你绝对算得上是当世第一人,司马凌云也比不上你。”

  玄~yin~dao~人低声喃喃自语,眼中带着异样的光芒。

  如果此时有人待在这里的话,听到玄~yin~dao~人对陆天星的评价,绝对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放眼天下,当世第一人,这个评价已经高的离谱了,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天才无数,老一辈子的强者众多,当世第一人这就代表着你已经超越了年轻一辈,超越了老一辈,是天下无敌的强者,是无敌的象征。

  现在陆天星只不过是二十多岁,十年之后,顶多是而立之年,三十多岁而已,三十多岁的无敌强者,这是何等的骇人听闻。

  换句话说,陆天星如果能活到一百岁,那就相当于在六十多年以内,所有人都会活在陆天星的阴影之下,人生匆匆百年,以一己之力,镇压大半个世纪,堪称可怕,可见玄~yin~dao~人对陆天星的评价有多高,可想而知。

  同时,这番话一旦传出去,陆天星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个天才的崛起,更没有人希望自己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永远将这个天才扼杀在摇篮当中,只不过很可惜,这番话并没有被任何人听见。

  而陆天星同样不知道玄~yin~dao~人对自己的评价,在接近陆家的时候,陆天星也松开了抱着岳婷婷的手臂,两人齐步朝着陆家内走去,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岳婷婷也知道白芷晴在陆家,对于陆天星不抱着自己,没有任何的愤怒,她喜欢陆天星,爱着陆天星,但不代表着她想要和白芷晴去抢陆天星,她也很清楚白芷晴在陆天星心中的地位,一个聪明的女人,要学会摆正自己的位置,而不是一味的去争夺,这样或许只会得不偿失,往往得不到你想要东西。

  就在陆天星带着岳婷婷走进陆家的时候,在陆家当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将目光落在了陆老爷子的身上。

  此刻,僧道尼三人已经组成了一个强横的阵法,将陆老爷子包裹在其中,无论陆老爷子怎么攻击,却始终都没有办法从里面挣脱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道阵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合拢,一旦阵法合拢成功,那就是陆老爷子的死期到了。

  ps:屏蔽词,没办法,只能用拼音代替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