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大堂中,看着陆老爷子和僧道尼三人的战斗,所有人此刻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纷纷屏住呼吸的看着天空的战斗,眼中都带着掩盖不住的紧张之色,却又无能为力,这个级别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可以随意插手的了,一旦插手,说不定他们还没有进去,就被扩散出来的真气给轰杀了,一重修为一重天,这句话并不是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而陆老爷子被僧道尼三人组成的阵法包裹在其中,脸色却没有丝毫的惊慌,手中的战刀一刀连着一刀,层层叠叠,好似浪涛一般,朝着四周猛烈的攻击,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

  此刻,陆老爷子的实力展现的淋漓尽致,可怕的力量在空中弥漫着,将僧道尼三人的力量全部斩杀的支离破碎,手中的战刀也是千变万化,或厚重如山,或轻灵如风,或如烈焰如潮,或寒冰如狱,一刀展出,千变万化,将刀法的精髓展现的淋漓尽致。

  面对陆家老爷子那千变万化的刀意,僧道尼三人的脸色也凝重到了极点,不敢有任何的松懈,拼命的鼓荡真气,朝着陆老爷子碾压过去,务求将陆老爷子在最短的时间内镇压,只要陆老爷子死了,陆家的其他人根本不足为据。

  “陆天狂,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我们三人自从二十年前败在你的手中之后,一直引为耻辱,苦心修炼,终于让我们三人练成了封魔三才阵,以我们三人之力镇压敌人,你现在落入我们的封魔三才阵当中,你觉得你还有翻身的机会吗?你今天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木道人看着陆老爷子,声音充满傲然,二十年前他们三人惨败在陆老爷子的手中,要不是姬行云求情,他们早就死在了陆老爷子的手中,这二十多年前的一败,让他们视为毕生耻辱,无时无刻不想报仇。

  为了对付陆老爷子,他们三人苦心钻研,最终研究出了一套合击阵法,将三人的功力连接在一起,三位一体,组成封魔三才阵,阵法不破,他们就是一个人,三人真气共用,陆老爷子攻击任何人都相当于同时攻击他们三人,再强大的力量,分成三份之后,都会削弱到极点,陆老爷子现在攻击他们一人,就相当于把力量分成三份,想要伤害到他们几乎是妄想,除非陆老爷子能一次击伤他们三人的联手。

  虽然嘴里说着话,但是木道人的动作却丝毫不满,手上的浮尘猛地一扫,顿时狂风扑面,空气似乎都被搅动了,化作一道道无形的利刃朝着陆老爷子斩杀过去。

  “哼,难逃一死,就凭你们三个手下败将也敢杀我,痴心妄想。”

  陆老爷子冷笑一声,手中的战刀微微一震,顿时刀光四溢,一刀斩出,似乎连天地都给撕裂了,瞬间将那无形的利刃破解的干干净净,与此同时,一道璀璨的刀光升腾而起,仿佛在天空化作一道银河,快若闪电的闪电的斩向木道人。

  “缠丝万绕。”

  木道人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怒吼一声,手上的浮尘瞬间就好像活了过来一样,那一根根细丝组成的浮尘瞬间疯长了起来,就如同人的头发一样,在虚空腾空横舞,相互交错而动,直接绞向那一道刀光。

  “木道人,二十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一招,你觉得这一招对我有用吗?”

  陆老爷子看到这一幕,脸上闪过一抹嘲讽之色,手臂一抖,整片刀光剧烈旋转了起来,就仿佛一个涡轮叶片一般,直接将所有浮尘化作的细丝全部卷入其中。

  “哧!”“哧!”“哧!”

  只听见一声声撕裂的声音,木道人手中的浮尘直接被搅得粉碎,浮尘上面那一根根细丝瞬间化作碎屑飞舞,直接被刀光给绞的粉碎,等到木道人将浮尘给收回去的时候,原本细长的浮尘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把柄握在手中了,那一根根细丝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天狂,我艹你大爷,你竟然敢毁我的浮尘,我和你不共戴天,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看着光秃秃的浮尘,木道人几乎目眦欲裂,怒火可以说怎么也压制不住,怒火直冲脑门。

  对于一名武者来说,拥有一把神兵利器,拥有一把称心如意的武器,绝对是梦寐以求的事情。

  木道人手上的浮尘就是木道人走遍全球,才在偶然的机会当中得到的玄冰蚕的蚕丝制作而成的,玄冰蚕丝十分的坚韧,水火不侵,刀斩不断,而且锐利到了极点,一根蚕丝,如果你拥有足够的力量,完全可以将一块钢铁给斩断,而且玄冰蚕异常的稀少,更别说玄冰蚕吐得蚕丝了。

  木道人找了几十年,才找到这么一点玄冰蚕蚕丝,并且将它制成了浮尘,在配合上他的功法,完全可以说是如虎添翼,现在却被陆老爷子一刀给全部斩断了,没有了浮尘,他的实力最低下降一成不止,你可不要小看这一成的战斗力,足以让你在生死之战当中,立于不败之地,甚至反杀对手了。

  如今武器被毁,实力下降足足一成,这如何让木道人不怒,简直是杀意滔天

  “陆天狂,我要杀了你,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血和尚,净尘,不要在拖延时间了,我们抓紧时间,联手镇压他,免得节外生枝。”

  木道人怒吼连连,体内的真气滚滚如潮,浩浩荡荡,如同江河咆哮一般,带着无敌的力量朝着陆老爷子碾压过去。

  这一次木道人没有任何的留手,更没有在选择留三分力量来防御陆老爷子突如其来你的攻击,而是直接爆发出所有的真气,要将陆老爷子给彻底斩杀。

  “木大哥,我知道了,大蛇出水,镇压苍穹。”

  叫做净尘的哪一个老尼姑,鹤发童颜,听到木道人的话,立刻发出尖锐的声音,面目狰狞的看着陆老爷子,眼中掩盖不住的杀意,滚滚真气在体内疯狂的涌动,弥漫在了天空当中,手中的宝剑如长虹贯日一般,带着无与伦比的锋锐,轰向陆老爷子。

  “佛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僧道尼三人当中的血和尚同样没有选择任何的留手,直接扔掉了手中几乎被打的变形的禅杖,双手合十的站在了虚空当中,身上的僧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伴随着他的动作,在他的背后一尊佛像缓缓的出现,但是却没有其他佛像那种庄严肃穆的感觉,而是给人一种异常邪恶的感觉,而且伴随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番话响起,这尊佛像陡然睁开了眼睛,眼眸似乎都是血红色的,一把戒刀出现在手上,轰然朝着陆老爷子斩去。

  这一刀落下,几乎造成了翻江倒海的威视,空气直接被斩断,形成一个真空地带。

  “岁月如刀斩天地。”

  面对僧道尼三人的联手一击,陆老爷子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中的战刀陡然横放在了胸前,猛地一刀斩出。

  “咻!”

  刀意破体而出,在所有人的眼中,只感觉陆老爷子手中的战刀陡然爆发出一道亮光,剧烈的闪烁着,整个天地似乎都变成了黑暗的世界,在这一道刀光就是黑暗世界当中的唯一一点亮光,劈斩而来,撕裂苍穹,堂堂皇皇,滚滚而来。

  刀意冲天,刀光无敌,这一刀宛如撕裂了天地,带着斩断江河的力量在空气中浩浩荡荡的传播着。

  僧道尼三人的攻击在落到刀光之上瞬间就好像寒冰落在了太阳上面一样,没有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澜,直接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撼动不了这一抹刀光分毫。

  “不好,陆天狂的实力太强了,我们不是对手,快退,快退……。”

  看到这一幕,木道人脸色陡然变得难看到了极点,怒吼连连,身子朝着后面爆退出去,可惜,没有等他后退一米,一道刀光已经横扫而来,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木道人整个人就好像冰雪消融了一般,竟然直接被这一抹刀光从世界上给抹掉了。

  “木大哥,陆天狂,你竟然敢杀陆大哥,我跟你拼了,我要和你同归于尽,我要你给木大哥陪葬。”

  听见木道人那凄厉的惨叫声,一旁的老妪净尘脸色立刻扭曲到了极点,发出尖锐无比的声音,身上的真气鼓荡这,身影直接扑向陆老爷子,这一次,她没有选择防御,而是将所有的真气都全部化作了攻击,要和陆老爷子同归于尽。

  “净尘尼姑,你爱了木道人一辈子,可惜妾有意,无情,既然你这么想和木道人一起死,那我就送你上路。”

  陆老爷子低声喃喃自语,他虽然有些敬佩老妪净尘为了木道人想要和自己同归于尽的勇气,但不代表他会手下留情,手臂刀锋一转,直接划过老妪净尘的脖子,一颗头颅冲天而起,还没有的鲜血喷出来,直接被刀光给气化成了虚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