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暗中下的毒?”听到曼陀罗的话,中年男子猛地抬起头看着曼陀罗,沉声说道。

  曼陀罗看着中年男子,直接无视他杀人的目光,微笑着说道:“当然是我下的毒,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敢站在你的面前说话呢!你放心好了,我们不会杀你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中年男子听到这番话,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看着曼陀罗的说道。

  “我们不想怎么样,只不过,我想给你两个选择。”

  曼陀罗微笑着说道:“第一,当然就是成为我的实验品了,我最近刚好正在研究一种全新的毒药,可惜,你也知道,毒药必须经过一次次的试验才会成功,我又不能平白无故的拿无辜的活人来当试验品吧!这和刽子手有什么区别,有伤天和,太残忍了。”

  “可是,如果拿动物来试验吧!总是达不到我想要的理想效果,毕竟武者和动物的体质差距太大了,能奈何得了动物,未必奈何得了武者,不过幸好你们来了,而且还是我的敌人,拿敌人来做试验品,这样我就没有心理压力了,毕竟都是敌人了,那就没有必要谈什么人道,当然了,你们不会死的,等试毒结束后,我会给你们解毒的,你们别担心,毕竟,我这人还是很仁慈的……。”

  听到曼陀罗轻描淡写的话,再看着曼陀罗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中年男子和他身后的那群魁梧大汉都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眼中闪过一抹恐惧之色,他们怎么没有想到曼陀罗看起来青春靓丽,没想到内心这么狠辣,成为曼陀罗的试验品,那绝对是生不如死,如果是这样,他们宁愿选择死。

  “第二个条件是什么。”中年男子抱着一丝侥幸问道。

  “第二个条件就是臣服我们,成为我们手里的一把刀,不知道你们想选择哪一条路走,是生还是死。”

  曼陀罗一脸微笑的看着中年男子,那模样就像是一个没有心机的小姑娘一样,丝毫让人看不出她就是地府佣兵团赫赫有名的毒师,反而觉得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我选择第二条,我臣服你们。”中年男子没有任何迟疑的说道。

  “你回答的这么痛快,不会是在骗我吧!万一等我给你们解毒之后,你对我动手怎么办。”曼陀罗满脸怀疑的看着中年男子说道。

  听到曼陀罗的话,中年男子脸色微微一变,他的确有这种打算,只要曼陀罗给他解毒,那就是曼陀罗等人的死期。

  而就在这个时候,曼陀罗继续开口说道:“为了保险起见,我应该再给自己加一层保险才行。”

  说话间,曼陀罗直接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玻璃瓶,从里面到处一颗灰色,蚕豆大小的药丸放在手中:“这叫做噬魂散魄丹,我想你们应该听说过它,作用我就不多说了,只要你们服下这枚噬魂散魄丹,我就帮你解毒,怎么样。”

  听到曼陀罗的话,中年男子的脸色瞬间闪过一丝苍白之色,脸上闪过一抹掩盖不住的恐惧之色,他不是江家的人,而是来自杨家,作为杨家的人,他自然和玫瑰手底下在京城大力发展的阎罗殿打过交道,知道在阎罗殿当中有一种控制人的毒药,和武侠小说笑傲江湖当中的三尸脑神丹没有任何的区别,服下之后,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区别,可是一到毒发之时,那就真正的生不如死。

  而且,对于阎罗殿在京城的崛起,和韩家的交好,让杨家对阎罗殿这个新生势力充满了忌惮,曾经抓过阎罗殿服用过噬魂散魄丹的武者,想要尝试破解这个毒药,可是却始终破解不料,无论他们怎么配置解药,最终的下场就是,这个人在服用解药没多久,噬魂散魄丹当中蛰伏的噬魂虫直接就破壳而出,顺着血肉,朝着这个人的脑袋当中钻去……。

  那种凄厉的惨叫声和生不如死的模样,是指至今回想起来,中年男子都感觉到一丝彻骨的寒意涌现出来,更可怕的是这种毒药偏偏不会致命,只会让你生不如死,最终这个武者还是依靠自杀来解脱的。

  能够服下噬魂散魄丹,成为阎罗殿手里的一把刀,很显然是这名武者不想死,可是毒发的时候,硬生生的逼得这名不想死的武者自杀,这其中的痛苦有多恐怖,可想而知了。

  他要是按照曼陀罗说的话,服下噬魂散魄丹,那他的命就全部握在曼陀罗和玫瑰等人的手里了,就像是傀儡一样只能听命行事,否则就必死无疑,除非他真的愿意和玫瑰等人同归于尽,可是他真的愿意同归于尽吗?

  “怎么样,考虑的怎么样了,其实,我很希望你选择第一条,这样我就有实验品了,说不定有机会研制出全新的毒药,吊打唐家,大叔,要不你选第一条怎么样。”

  曼陀罗眨着眼睛,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中年男子,眼中带着强烈的期待,那模样就仿佛是在期待大人给她买零食的小女孩一样,乍看之下,十分的可爱。

  但是这个模样传到中年男子和他身后那群人的眼中,都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在他们的眼中,这不是可爱,而是恶魔的微笑,实验品,那绝对是有死无生的存在,谁特么的知道吃下去之后,还能不能解毒。

  看着中年男子等人脸上的表情,玫瑰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风情万种的笑容,看着中年男子说道:“好好想想,好死不如赖活,你们刚才没有跟我拼命,那就说明你们不想死,既然如此,你们又何必为杨家卖命,现在连杨家都自身难保了,你们为他卖命这值得吗?只要你选择臣服,杨家能够给你的,我玫瑰照样可以给你,一样不少,甚至比杨家给你更多。”

  “而且,我不需要你们终生为我卖命,十年,只要你替我办事十年,我就放你们自由,到时候,是去是留,你们自己选择,方琮,你现在不过是四十多岁,为我卖命十年,只不过是五十多岁,作为一名神话级中期的武者,再活个几十年,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是生是死,你可以好好选择一下。”

  十年之后,阎罗殿已经彻底发展壮大,哪怕走了中年男子这群人,阎罗殿也不会垮,何况,十年之内,哪怕陆天星没有突破到陆地神仙的境界,只要突破到神话级后期,阎罗殿就无人敢招惹。

  玫瑰看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的中年男子,将目光又落在了中年男子身后的那群魁梧大汉的身上:“你们也是一样,服下噬魂散魄丹,替我卖命十年,十年之后,我给你们解毒,到时候是去是留,你们自行选择,如果不想臣服,那就说一声,我现在就送你们上路,好好考虑一下,是继续替杨家卖命,还是活着,你们才三十多岁,三十多岁的神话级初期,十年之后,只不过是四十多岁,你们拥有充足的时间来享受人生,你们是打算为了你们所谓的忠诚,放弃接下来数十年的命,还是臣服,十年之后去享受全新的生活。”

  玫瑰的话音在保安部当中回荡着,仿佛一记记重锤落在中年男子和他身后那群魁梧大汉的心脏上,让他们的脸色不停的变换着。

  有句话说的好,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他们是人,他们又不是杨家的死士,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杨家连命都丢了。

  他们为杨家卖命,是因为杨家能够给他们想要的东西,足够多的金钱,可是现在他们连命都掌握在别人的手上,这个时候再替杨家卖命,就算以后杨家给他们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毕竟连命都没了,钱再多也花不了。

  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玫瑰,开口说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十年之后会放我们自由。”

  “你觉得你们现在除了相信我的话之外,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当然了,我说的话,自然是说到做到,十年之后,一定放你们自由。”

  玫瑰看着中年男子,语气淡漠的说道:“我的耐心有限,再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是臣服,还是成为实验品,你们自己选择。”

  听到玫瑰那已经变得冷若冰霜的话,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由自主的变了变,他们心中十分的清楚,这恐怕是玫瑰的最后通牒,如果他们选择不臣服的话,最终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给我服用噬魂散魄丹,你就不怕我是假意臣服你,等到解毒之后,拉着你们同归于尽吗?”中年男子看着玫瑰神色郑重的说道。

  “哈哈哈,我既然敢给你解毒,你觉得我会怕你们反水,只要我愿意,瞬息之间就能要你的命,不信你们尽管试试。”玫瑰浑身上下散发出自信的气息,微笑着说道。

  听到玫瑰的话,中年男子脸色阴晴不定的闪烁着,最终深吸了一口气,单膝跪在了地上:“属下方琮见过大殿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