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杨奉行的话,所有的杨家人都下意识的闭口不言,不敢开口,别看杨家现在是杨安龙当家做主,但是真正的掌权人却是杨奉行,他们万一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天知道杨奉行会不会杀了他,大家族亲情淡泊,杨奉行杀他们根本没有心理压力,死在杨奉行手上的杨家人也不少。

  看到所有低头不言的杨家人,杨奉行身上的寒意越发的浓厚起来,重重的冷哼一声,目光落在了杨安龙的身上:“安龙,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天狂不是死了吗?怎么会突然复活,而且身上的剑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听到杨奉行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杀意,杨安龙的身子一颤,脸上闪过一抹恐惧之色,别看他现在是杨家的家主,但是在杨家却是以杨奉行为主,如果杨奉行想要罢免掉他的家主之位,轻而易举。

  “老祖,这件事情我真的不清楚。”

  杨安龙深吸了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的开口说道:“在陆天狂死了之后,我曾经让刘昂偷偷的去过陆家,检查陆老爷子到底是真是还是假死,是他告诉我说陆老爷子的确已经死了,而且,他还亲自检查过陆老爷子的身体,根本没有了任何的气息波动,连体内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我这才让天赐准备动手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陆天狂竟然是诈死,还请老祖明察。”

  听到杨安龙的话,杨奉行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听得出来,杨安龙并没有撒谎,而且杨安龙也没有那个胆子骗他,但是这完全不可能啊,对于虚空无形剑气的厉害,他作为修炼者自然是非常清楚,更别说这一道剑气还是他大哥临死之前激发的最强的一道剑气了,陆老爷子根本没有能力办法驱逐,否则,也不会在二十年后被僧道尼当中的木道人偷袭,激发剑气,险些重伤身死.

  但是偏偏陆老爷子在明明重伤垂死的情况下,体内的那一道无形剑气却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实力在进一步,毫发无损的将僧道尼三人斩杀,这由不得他不怀疑,陆老爷子压根就没有受伤,这二十多年来是不是故意的在装疯卖傻,装作身受重伤,命不久矣的样子,目的就是二十年后,吸引他们前往江南,将他们一网打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不得不承认陆老爷子的算计太深了,太能够隐忍了,这一忍就是二十多年。

  如果陆天狂没有装傻,那么一定有其他人插手了。

  深吸了一口气,杨奉行压下心头翻动的思绪,看着杨安龙说道:“陆天狂根本没有办法驱逐剑气,这件事情一定有其他的人或者势力插手的才对,陆天狂在临死前一定和什么人接触过,把最近这段时间调查到的消息全部告诉我。”

  “和什么人接触过,老祖,你的意思是说陆家有人暗中给陆天狂将剑气给驱逐了?”

  听到杨奉行的话,杨安龙脸上闪过一抹错愕之色,迟疑了一下说道:“陆天狂在临死前,没有跟任何人接触过,唯一接触过的就是陆家人了,其次就是陆家的几位长老了,但是根据陆宏达当初传递给我们的消息,陆家那几位长老根本没有办法驱逐陆天狂体内的剑气,只是合力将这一道剑气给镇压下去,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说不定还会爆发,应该不是他们。”

  杨安龙缓缓的开口说着,突然,他的身躯一震,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迟疑的开口说道:“老祖,还有一个人在陆天狂临死前接触过他,在他接触过陆天狂的之后,陆天狂就死了,但是我不确定陆天狂体内的剑气是不是他驱逐的,他应该没有这个能力才对。”

  杨奉行脸色不变,沉凝道:“是谁。”

  “陆天星。”

  杨安龙听到杨奉行的话,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道:“在杨凤安嫁祸失败之后,陆天星在得知陆天狂重伤垂死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前往江南,见了陆天狂,不过在陆天星见陆天狂的时候,陆天狂将所有的陆家人给赶了出去,只有他和陆天星两人单独待在一起,而且这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

  “在此期间,没有任何人知道陆天星和陆天狂两人到底说了什么,但是在几个小时之后,陆天狂体内的剑气就爆发了出来,紧接着陆家就传出是陆天星害死陆老爷子的消息。”

  说到这里,杨安龙迟疑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祖,你说能够炼化陆天狂体内的剑气的人会不会是陆天星?而这一次陆天狂诈死,会不会就是陆天星和陆天狂两人合谋的一个阴谋?”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杨安龙的话音刚刚落下,其中一个长相儒雅,浑身上下却散发出一丝阴鸷气息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家主,你之前就说过,陆家的四位长老联手才只能将这一道剑气给镇压下去,而没有办法驱逐,而且,老祖曾经也跟我们说过,想要炼化虚空无形剑气,必须要神话级后期的强者出手才有可能,想要做到万无一失,最低也要三名神话级后期才能完美驱逐。”

  “而陆家自从当年京城发生的事情之后,除了陆天狂之外,早就没有了一个神话级后期的武者坐镇,绝对没有任何办法在驱逐体内的虚空无形剑气,陆天星就算再怎么天才,再怎么拥有潜力,现在只不过是一个神话级中期的家伙,就算给他有天大的本事,他也没有办法驱逐这一道剑气,他要是敢动这一道剑气,那他就必死无疑,直接被剑气隔空斩杀。”

  “杨柴说的没错,陆天星他还没有这个能力驱逐这一道剑气才对。”另一个人也在旁边开口符合道。

  “可是如果不是陆天星的话,那会是谁帮助陆天狂驱逐了体内的剑气,难道说是姬行云?不可能啊,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姬行云目前在炎黄组闭死关,根本没有出关,这一次据说沐家和韩家也插手了,难道是他们出手的?”又有一个杨家人开口说道。

  “不可能是韩家和沐家,这段时间我们一直盯着京城的一举一动,韩家和沐家根本不可能瞒过我们,将高手派往江南。”

  “可是,既然不是他们,那会是谁,难道还会有我们不知道的高手存在?”

  听着周围杨家人议论纷纷的声音,杨奉行没有开口,只是低头沉思起来,好半天才开口说道:“安龙,说说的你的理由?”

  杨安龙听到杨奉行的话,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老祖,刚刚从江南传回来的消息当中,刘昂是死在陆天星的手中,而且,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之下斩杀刘昂的,以神话级中期击杀神话级后期,这就是最好的理由。”

  “什么!”

  听到杨安龙的话,所有的杨家人都忍不住的重重的喘息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

  一重修为一重天,神话级后期和神话级中期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天和地之间的差距,神话级中期在神话级后期的眼中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陆天星竟然可以做到毫发无损的斩杀刘昂,这份实力未免也太可怕了,这简直就是第二个陆天狂,不,准确的来说,比陆天狂更加可怕的多,陆天狂也没有能力在神话级中期就可以毫发无损的斩杀神话级后期的武者。

  所有杨家人的脸上都是浮现出一丝惊惧之色,还带着掩盖不住的杀意,以神话级中期斩杀神话级后期,这已经算得上是逆天而行,这么可怕的实力,若是让陆天星继续成长下去,他们杨家还有什么资格抵挡陆家,陆天星一旦进入神话级后期,那就是杨家的末日,杨家没有任何一个人挡得住陆天星,哪怕是杨奉行也不行。

  杨安龙神色此刻也变得凝重了起来,缓缓的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理会周围杨家人的脸色,再次说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话语来:“除此之外,刘昂的那一条手臂也是被陆天星给斩断的,在数个月前,陆天星以天级巅峰的力量斩杀了杨刃,斩断了刘昂的一条手臂,并且在刘昂的攻击之下,成功突破到神话级初期,并且,在几个月之后的今天突破到神话级初期,进入神话级中期。”

  “传闻突破神话级中期,是他在纽约进行生死搏杀,在生死大恐怖之间进行突破的,但是不可否认他的天资有多么的可怕,除此之外,他的功法也十分的古怪,能够将敌人攻击向他的真气炼化成自身的真气,以战养战,而且他的真气质量也极为的可怕,从他能击杀刘昂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来,所以说,我怀疑陆天狂体内的剑气根本没有外人插手,就是陆天星一人给炼化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不得不防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