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杨安龙的话在大厅响起,所有的杨家人神色都沉重到了极点,只感觉一丝通体冰寒涌现出来,让他们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如果杨安龙说的没错的话,那陆天星就太可怕了,几个月的时间就从神话级初期进入到了神话级中期,这种突破速度绝对是举世罕见,假以时日,陆天星若是进入神话级后期,杨家恐怕真的要陷入到万劫不复之地。

  “叮铃铃……。”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响亮的手机铃声在大厅当中想起,显得异常的刺耳。

  杨安龙听到这个手机铃声之后,眉头微微一皱,脸色有些难看,但是当看到来电显示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接通了电话。

  “喂。”

  “家主,输了,我们输了,我们中了白氏集团的诡计,我们名下的鼎天集团一败涂地,资金全部被吞并了,而且,对方用黑客黑了我们的电脑,我们毫无反抗之力,我们输了,鼎天集团破产了……。”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安龙的双通猛然收缩,脸色彻底阴沉到了极点,几乎能滴得出水来,鼎天集团虽然算不上是杨家的重点产业,但是在杨家当中,鼎天集团也绝对占据着一个十分重要的地位,那就是经济地位。

  杨家大部分的经济来源都是来自鼎天集团,鼎天集团占据着杨家五分之三的经济来源,一旦鼎天集团宣布破产,杨家的经济来源就会收到非常严重的打击,毕竟杨家家大业大,想要养家糊口,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更重要的是杨家大部分武者都是通过金钱招揽过来的,没有了鼎天集团的支持,杨家根本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招揽这么多的武者。

  毕竟,武者也是人,没有钱照样活不下去,何况,没有钱,修炼的时候带来的暗伤,哪里有钱去买药材补起来,至于抢劫,那你也得看看自己能不能躲得过炎黄组的追杀。

  “白氏……白氏集团发现给我们布置了一个陷阱,故意放出自己扛不住的消息,引诱我们上钩,不断的引诱我们去吞并他们的股票,可是我们没有想到这竟然是一个陷阱,在我们即将要成功的时候,突然一股强横的资金出现在股市当中,直接将我们打的毫无反手治理,而且之前和我们一起联手对付白氏集团的沈氏集团也突然临阵倒戈,对着我们发动了攻击,还有香江黄家的实力也参与了其中,对方还动用的黑客的力量,黑掉了我们的电脑,我们聘请的黑客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鼎天集团已经没钱了,已经破产了……。”

  电话中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语气有些急促的解释着……。

  “沈氏集团,白氏集团,可恶,可恶,你们这群废物,废物,统统都是废物。”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解释,杨安龙浑身上下散发出阴冷无比的杀意,将手中的手机重重的摔在地上。

  而此刻整个大厅当中都陷入到了诡异当中的安静,虽然杨安龙在接听电话的时候,并没有开什么免提,但是电话的声音同样不少,而且,在座的杨家人都是武者,电话中的虽然小,但是传到的耳朵中被听清楚,并没有什么难事。

  此刻,所有的杨家的人都和杨安龙一样,脸色都是阴沉到了极点,鼎天集团在杨家占据着大部分的经济来源,要是没有了鼎天集团,杨家恐怕会一蹶不振,对于一个家族来说,不仅仅需要足够的武力,还需要足够的财力才行,毕竟,武者也是人,你想要招揽武者,你却给不了他们想要的东西,换做是谁恐怕都不会给你卖命。

  他们怎么没有想到这一次商业上的交锋,杨家竟然输得一败涂地。

  “老祖,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要是没有了鼎天集团,我们杨家想要问鼎顶尖家族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一个杨家人最先回过神来,看着坐在首位上的杨奉行开口说道。

  “报仇,这口气我们不能咽下去,我们要报仇,不然的话,整个华夏都会认为我们好欺负。”一个杨家人杀气腾腾的开口说道,眼中闪烁着阴冷到极点的杀意,只要逼迫白芷晴将白氏集团转让给他们,他们就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不错,杀,杀了他们,将陆天星也杀了,让他知道得罪我们杨家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又一个杨家开口符合道。

  听着周围一句句充满杀意的声音,杨奉行的神色冰冷的开口说道:“够了,你们统统给我闭嘴,你们还嫌杨家的麻烦不够多吗?杀陆天星,我们杨家的确可以杀了他,但是你们知道杀了陆天星之后,杨家要面临什么后果吗?你们有谁挡得住陆天狂,你们是希望二十多年前的耻辱重演吗?还是你们想要看到我被陆天狂给斩杀在杨家吗?”

  听到杨奉行那充满暴怒的声音,刚才还是一脸叫嚣的杨家人立刻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眼神甚至还惶恐的扫过周围一眼,好像生怕陆老爷子突然持着一把杀得被鲜血染红的战刀冲进来,他们的确被陆老爷子给吓破胆了。

  他们现在全部都三四十岁的左右样子的,二十多前,十几二十岁,他们曾经亲眼看见过,陆老爷子拿着一把被鲜血染红的战刀,一人一刀的杀进杨家,所有敢拦着他的人,都没有一合之敌,直接一人一刀杀出了一条血路,踩着鲜血和尸体走进杨家的,要不是陆老爷子当时并没有对无辜的人动手,他们早就已经死了。

  现在在杨奉行的一番话之下,他们终于回想起来二十多年前被陆老爷子支配的恐惧。

  而且按照陆老爷子对陆天星的喜欢,如果他们真的敢对陆天星动手的话,不管能不成成功杀死陆天星,恐怕都会引来陆老爷子疯狂的报复,到时候二十多年前的噩梦将会重新降临。

  二十年前,陆老爷子已经能够斩杀神话级后期,二十年后,以一己之力可以轻松斩杀三名神话级后期,并且自身毫发无损,这种实力杨家谁挡得住,真要是让陆老爷子再次杀进杨家,恐怕就真的是杨家灰飞烟灭的时候到了。

  杨奉行看着周围杨家人的脸色,重重的冷哼一声,却没有再说什么,在心中他同样对陆天星和陆家充满了杀意,但是他心中更加的清楚,他虽然有办法斩杀僧道尼三人,但是绝对不可能像陆老爷子一样,那么的轻而易举,甚至自身毫发无损。

  哪怕他能斩杀僧道尼三人,恐怕也会受伤,若是落入封魔三才阵当中,想要击杀僧道尼三人,他绝对会重伤,甚至是同归于尽,一旦陆老爷子再次出现在杨家,就绝不会像二十年前,轻而易举的退去了,这一次,杨家没有任何人奈何得了陆老爷子。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杨奉行将目光重新落在了杨安龙的身上,开口说道:“安龙,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听到杨奉行的话,杨安龙迟疑了一下,最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现在陆家势大,陆天狂没死,而且实力大进,我们根本奈何不了他,如果和他硬碰硬的话,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杨家灰飞烟灭,所以当务之急,我们不是去找陆家的麻烦,而是要撇清和江南事情的关系,只能将天赐当做弃子抛掉,就说这件事情是天赐自行做主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而僧道尼这些人全都是刘昂拉拢过去的,刘昂当初被陆天星斩掉手臂,所以怀恨在心,想要趁着这次机会,杀死陆天星。”

  杨安龙缓缓的开口说着,眼中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寒意,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有任何的内疚,对于他来说,一个杨天赐放弃就放弃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还年轻,大不了再生几个,他不差杨天赐一个儿子。

  “可是家主,如果这么做的话,陆家会不会相信?”一个杨家人迟疑了一下说道。

  “陆家信不信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说出去就可以,他们信不信是他们的事情,反正这一切都是天赐和刘昂两人来做的,如果陆家还敢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就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联合华夏其他的家族来对付陆家,只要陆天狂不是傻子就不会再这个时候来对付我们,因为他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京城也不是他撒野的地方,何况,他不是一个人,他也不敢和我们鱼死网破的,他没有这个决心,他若是有决心,早就一人一刀杀进蜀中了。”杨安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那这样的话,我们就只能咽下这口气了,连鼎天集团都只能宣布破产。”

  “破产就破产,一个鼎天集团而已,我们杨家上百年来的积累,足以让我们度过这一场难关了,钱没有,可以再赚,若是要连命都没了,多少钱都买不回来,当务之急,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压下心头的杀意,绝对不能再去招惹陆家,尤其是陆天星。”杨安龙重重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