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这件事情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听到杨安龙的话,一个杨家人不甘心的说道。

  “算了?”

  杨安龙的脸上闪过一抹阴冷无比的杀意,冷笑着说道:“杨家今天所受到的屈辱,必须要用鲜血来洗刷,陆天星一定要死,就在昨天教廷圣女已经秘密派人来找过我了,想要和我联合起来对付陆天星,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如果和教廷联合的话,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真心和我们合作,毕竟有句话说得好,非我族内,其心必异,教廷当初在华夏的人被我们杀得鸡犬不留,早就对我们恨之入骨,会不会故意把我们当成一把刀?”

  “当成一把刀,那也得看看他们教廷有没有这个能力。而且,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当初陆天星这个小杂种去纽约,在生死大恐怖钟突破修为的时候,杀了教廷的圣子霍尔德,这相当于是在教廷的脸上打了一巴掌,按照教廷的性格绝不会放过陆天星,这一次和教廷合作,对我们杨家来说是一个除掉陆天星的好机会,只要陆天星死在教廷的手上,那他的死就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就算陆天狂想要找麻烦,那也只能找教廷的麻烦,而不是我们。”

  杨安龙的双眸微微眯起,一道寒光乍现,杀人,有时候并不需要自己动手,借刀杀人才是王道。

  “可是,现在陆天星的实力已经是神话级中期,神话级后期未必奈何得了他,我们怎么有办法斩杀他。”

  “这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我们不插手这件事情,只是将陆天星行踪告诉教廷而已,顺道给他们提供一点唐家腐心蚀骨毒而已,杀人的事情是教廷的事情,如果他们还奈何不了陆天星,那就怨不得我们,死在陆天星的手上,也是他们活该。”

  杨安龙冷冷一笑,声音之中充满了寒意,这一次他要让陆天星死无葬身之地。

  “安龙,那就按照你说的做,记住,这一次做的小心一点,绝对不能让陆家怀疑到我们的身上,杨家也绝对不能牵扯进去,记住这句话,否则,你就是下一个杨家弃子。”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杨奉行缓缓的开口说道。

  听到杨奉行的话,杨安龙心中一凛,郑重的说道:“是,老祖,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杨思,你现在出去传出消息,说杨天赐在江南的做法跟我们杨家没有任何的关系,是杨天赐和刘昂擅自做主的,我们杨家一点儿都不知情,杨柴你去……。”

  杨安龙一个个命令发布出去,一个个的杨家人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将杨安龙的命令执行下去,没有任何人敢马虎,因为这一次关乎到杨家到的未来,一旦做不好,整个杨家都会灰飞烟灭,暴怒的陆老爷子他们根本挡不住,他们不想死,只有同心协力。

  “老祖,那我也先离开了,过两天约见一下教廷圣女。”杨安龙看到一个个杨家人走出去,自己也站起来,对着杨奉行恭敬的说道。

  “恩,记住,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大意。”

  杨奉行看着杨安龙,一脸的凝重之色,如果真的惹怒陆老爷子,他也没有把握对付陆老爷子,哪怕是赌上杨家的一切,顶多是拉着陆老爷子同归于尽。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对于杨家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结果,纵然灭杀陆家,杨家也离灰飞烟灭不远了,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老祖,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那我先告退了。”

  说完之后,杨安龙没有做任何的停留,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到杨安龙离开,杨奉行的的脸色立刻阴沉到了极点,浑身上下散发出阴冷到极点的杀意,低声喃喃自语:“陆天狂,这一次算你命大,没杀了你,你放心,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的,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会让整个陆家烟消云散,鸡犬不留。”

  ……

  今天江南发生的事情对于杨家来说,是一个灾难性的打击,而对于蜀中唐家来说,同样是一个不平静的消息。

  蜀中唐家位于川蜀的确的深山之中,唐家大本营坐落在深山当中的一处山清水秀,依山傍水的地方,悬崖峭壁,如同刀削斧砍一般,怪石嶙峋,在悬崖之下,一座占地极为庞大的府邸坐落在哪里,在府邸当中,一个个身穿着劲装的年轻人来回穿梭其中,走起来虎虎生风,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在这栋豪华,占地极为广阔的府邸当中的大堂当中坐着两个男人,两人的年龄都差不多,大约四五十岁左右的模样,模样,看起来模样有些相似,而且,两人的身上都散发出一丝浓郁的真气波动,一双眸子带着威严之色,扫过一眼,就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仿佛被一头猛兽给盯上了一样。

  整个大厅的气氛显得异常的沉闷和诡异,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各自沉思着。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家三兄弟其中的两个,老大唐风行,唐家的现任家主,实力只差一线已经突破到神话级后期,处于神话级中期巅峰境界。

  老二唐风云,实力同样可怕无比,只差一线就要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一旦突破,那就相当于是给唐家增加了一位高手,再加上唐家那神出鬼没的暗器和毒药,哪怕是神话级后期稍有不慎,也会死在他们的手上,而唐风啸则是唐家的老三,不过现在已经死了。

  良久之后,唐家老二唐风云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国字形的脸上闪过一抹摄人的寒意,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说道:“老大,你倒是开口说句话啊,到底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老三死在了江南,死在了陆天星那个小杂种的手上,难道我们就真的要咽下这口气,眼睁睁的看着老三死不瞑目吗?”

  唐风云的眼中闪烁着郑宁静的的杀意,从唐风啸死后,他就接到了从江南传回来的消息,自己的兄弟死了,死在了陆家,死在了陆天星手上,这口气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不报这个仇,他寝食难安。

  “咽不下这口气又能如何,老二,我们就算咽不下这口气又能怎么样,你刚才又不是没有听见电话中说的,陆天狂没死,而且实力恢复到了巅峰,毫发无损的斩杀僧道尼三人,这种巅峰境界的强者,我们能够对付得了吗?就算能够对付陆天狂,我们唐家恐怕也离灭亡不远了。”唐家老大唐风行缓缓的开口说道,眼中闪过一道阴霾之色,他也怎么没有想到陆老爷子竟然没死,而且实力会变得这么可怕,恐怕唐家老祖都要比陆老爷子差一点,不依靠唐家的独门暗器和毒药,也绝对不能轻松斩杀僧道尼三人。

  “不找陆家的麻烦,那难道我们就这么放弃了,老三就白死了?”唐风云脸上带着一丝愤怒之色,沉声说道。

  听到唐风云的话,唐风行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怒火,声音低沉的说道:“不白死又如何?老三去江南的时候,我就跟他说过,万事小心为上,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更加不要去陆家,哪怕是和陆家正面交锋,也千万不要去陆家,派一个替身过去就行了,可是,你看看他在江南做了什么,居然敢大张旗鼓的去陆家,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他莫非真的以为陆家是吃素不成,二十多年前,那些家族被陆天狂杀得鸡犬不宁,方,陈两家更是被灭掉了,杨家被打残,结果呢!他们硬是连个屁都不敢放,他真的以为陆家就那么好灭掉吗?如果真的好灭掉的话,陆家早就被灭掉了千八百回了,还会活到今天?”

  听到自己大哥那充满怒火的话,唐风云身子一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老大,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就这么放弃了?”

  “哼,放弃,这可能吗?对付陆家不着急,现在老祖正在闭关,等老祖出关之后,再商议如何对付陆家。”

  唐风行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对了,我让你和沐家商谈联姻的事情,你和沐家谈的怎么样了,这件事情可是重中之重,关乎到我们唐家的未来,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现在商谈的怎么样,沐家同意联姻了没有。”

  “沐家!”

  听到这番话,唐风云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沉声说道:“大哥,我实在搞不懂,我们现在还有必要跟沐家联姻吗?刚才的消息你也听到了,沐家竟然也插手陆家的事情,我们有不少人就是死在沐青川和沐家秘卫的手上,这个时候,还有必要和沐家联姻吗?就算联姻,沐家恐怕也不是跟我们一条心。”

  “何况,我还听说沐晴雪和陆天星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我们唐家怎么说都算是名门大户,青云也是我们唐家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天才,年纪轻轻,实力已经是神话级中期,在未来极有可能超越老祖的存在,凭青云的资质和实力,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让青云娶一个心中有着别的男人的女人,这是不是太委屈青云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