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太委屈青云了,但是为了唐家的崛起,青云,无论如何都要咽下这口气,这个委屈必须要承受。”

  唐风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多少年了,我们唐家一直被压制在蜀中地区,蜀中地区再强,比得上硕大的华夏吗?我蜀中唐家若是一直龟缩在蜀中,那结局只有一个,灰飞烟灭,现在我们又得罪了陆家,如今陆天星的天资竟然比陆天狂还要可怕,还远远超过当年的陆天战,若是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成长起来,我们唐家就算倾尽全族之力也未必挡得住他,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和沐家联姻,只有通过和沐家联姻,我们才有机会走出蜀中,发展我们唐家的势力。”

  听到唐风行的话,唐风云的眉头微微一皱,道:“大哥,陆天星他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吗?”

  “比我想象中要可怕的多,哪怕是青云恐怕也比不上他,陆家出妖孽,七十多年前陆家出了一个陆天狂,二十多年前出了一个陆天战,现在又出了一个陆天星,我现在终于当年世家当中一直流传的一句话,欲灭陆家,必先斩妖孽,陆家妖孽天才不除,陆家就永远不会灭亡,现在看来,这句话看来果然名不虚传,我们斩了陆天战,险些灭了陆天狂,没想到陆家又出现一个陆天星,他若不死,我们纵然灭掉陆家也无济于事,几十年之后,又会出现一个全新的陆家。”

  “而且,你不是没有听到过,陆天战以一己之力斩刘昂,成功的斩杀了刘昂,以神话级中期斩杀神话级后期,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青云恐怕也比不上。唉,陆家当真是可怕,若是我们有陆家的福泽,也不至于一辈子龟缩在蜀中了。”

  唐风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眼中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羡慕之色,若是唐家每一代必出一个妖孽天才,唐家也不至于一辈子龟缩在蜀中,不敢踏出蜀中半步了,二十多岁的妖孽天才,一旦成功起来,那就是一方无敌,无人可挡。

  听到唐风行的感慨,唐风云一时间也愣住了,半天没有开口,无论他心中有多么的不服,但是也不得不承认陆天星的可怕,以神话级中期的力量斩杀神话级后期的刘昂,哪怕刘昂只不过是伪神话级后期也绝对不是神话级中期对付得了的,这已经不是海角天涯的差距,而是天和地之间的差距了,但是陆天星偏偏斩杀了刘昂,这份实力有多可怕,用屁股想都知道。

  “老二,记住一句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青云他是唐家的人,无论如何都要为唐家做点事情。沐家这一场联姻无论如何都要成功,只有借用沐家的力量,我们才有可能离开蜀中,成为华夏顶尖的家族,而不是蜀中家族,明白吗?”唐风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郑重的看着唐道。

  联姻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只要沐晴雪嫁到唐家,唐家就可以利用这个跳板将势力辐射到京城当中,再也不用局限在蜀中。

  “我知道了。”

  唐风行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说道:“大哥,那陆家怎么办,我们和杨家联手对付他们,如果陆家这个时候来找我们的麻烦怎么办,现在老祖正在闭关,我们谁挡得住陆天狂,要不要请老祖出关,坐镇唐家?”

  “不用。”

  听到唐风云的话,唐风行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担心,陆天狂不是傻子,知道蜀中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在蜀中经营这么多年,陆天狂没有完全的把握,绝对不敢进入蜀中的,因为他心中很清楚,他不能出事,更加不能死,他若是死在蜀中,陆家在第二天就会被人给灭门,否则,早在二十多年前,他就杀进蜀中了,不会等到今天也没来,所以陆天狂不会来蜀中的,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听到唐风行的话,唐风云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如此,大哥,我明天去京城找沐家商议联姻的事情,目前,沐青柳已经同意了,沐老爷子也差不多同意了,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

  “恩,你去吧!记住,万事小心,不要去招惹陆家,更加不要和陆天星起任何的冲突,明白吗?”唐风行看着唐风云凝重的说道。

  以唐风云的实力,此刻去招惹陆天星,十之**会死在陆天星的手上,他可不相信陆天星在面对唐风行的时候会手下留情,甚至他敢肯定,要不是陆天星实力不够,打不过杨家老祖,百分之百会杀进京城,将杨家给连根拔起,这种杀伐果断的人不得不防。

  “大哥,你放心好了,我不是没有分寸的人。”

  “还是小心为妙,至于青云哪里,我会亲自去说的,沐晴雪是沐家的千金大小姐,配得上他,至于感情,慢慢培养就行了。”

  唐风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在说话,只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出了大厅,看着外面那烈日当空的模样,伸出手对着天空一握,唐家一定会在他的手中发扬光大,迟早有一天,唐家会离开蜀中,君临天下。

  除了杨家和唐家之外,在华夏各个地方都响起了议论纷纷的声音,虽然说的意思都不尽相同,但表达出来的意思却只有一个,那就是陆家现在依旧是江南的霸主,绝对不能招惹,陆老爷子不死,陆家绝对不能碰。

  而陆天星以一己之力斩杀刘昂这一则消息也被人传了出去,顿时让无数人为之惊骇,纷纷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陆天星也在这一刻彻底进入了各大家族的眼中,将他当成了一个真正的威胁,一个堪比陆老爷子的威胁。

  对于整个华夏的风起云涌,陆天星并不知道,就算他知道了,恐怕也不会太在意,对于他来说,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挡路的人,碾压过去就行了。

  此刻陆天星正跟在陆老爷子的身后,缓缓的朝着陆家后院走去。

  陆天星走在陆老爷子的身后,目光波澜不惊的打量着整个陆家别苑唯一保存完好的后院,心中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陆老爷子同样的没有开口,而是身形佝偻的朝着前面走去,脸上带着一丝疲惫之色,今天陆家发生的事情,彻底让他累了,倦了,若不是现在他离开,陆家的下场只有灰飞烟灭,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陆家。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老爷子终于停在了一处小池塘的旁边,目光看着随着微风微微荡漾的水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天星,你还记得这个地方吗?”

  “记得,这是我和爷爷第一次说话的地方。”

  陆天星看着周围的景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就是他第一次踏入陆家,陆老爷子和他两人说话的地方。

  “是啊,距离上一次还不到一个多月的时间吧!”

  陆老爷子再次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看着陆天星说道:“天星,你心中在怪我吗?”

  愕然的听到陆老爷子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语气平静的说道:“爷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听到陆天星的话,陆老爷子身子一颤,看着陆天星再次开口说道:“你怪我放过宏达的家人吗?”

  “怪你有用吗?我爸妈都已经死了,怪你放过他们就能改变这一切吗?怪你就让我爸妈复活吗?何况,该死的人都已经死了,我不想弄到最后,我变成一个孤家寡人。”陆天星看着陆老爷子,神色复杂的说道。

  在听到陆老爷子放过陆宏达一家人的时候,他的确在心中愤怒过,责怪过陆老爷子,甚至在心中想过找个机会将陆宏达一脉斩尽杀绝,可是当看到陆老爷子那痛苦的神色时候,他的心中有充满了不忍,他是陆天战的儿子,可是陆天战又何尝不是陆老爷子的儿子,自己的儿子被另外一个儿子给害死了,这种痛苦未必会比他少。

  而且,纵然他今天灭了陆宏达一脉,恐怕从今往后,他和陆家也会形同陌路,哪怕陆老爷子并没有说什么,毕竟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但是从今往后,陆老爷子心中恐怕都会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为了陆老爷子,陆天星最终放弃了灭掉陆宏达一脉的打算,不为别的,只为陆老爷子,因为陆老爷子是他的亲爷爷。

  何况,陆宏达已经死了,陆宏达一脉的人也被废掉了丹田,这辈子都活在陆家的监控之下,再也没有任何的作为,杀不杀已经没有多大作用。

  但是,事不过三,这一次的手下留情不代表永远的手下留情,如果陆宏达一脉还是不识好歹,想要找他的麻烦,那就怪不得手下无情了。

  陆老爷子在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话后,神色微微一愣,本来他以为自己需要和陆天星谈谈心,或许才能化解掉陆天星对陆宏达一脉的仇恨,但是现在看来,自己是没有必要了,陆天星比他想象中要懂事的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