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秋映蓉那充满愤怒的话,秋天瑞那脸色也是一下子变得铁青到了极点,在看向张泽锋的目光当中,也出现了一道掩盖不住的狠辣杀意。

  “好,好得很啊,张泽锋你追求我姐姐,我没有阻止你,没想到你这个畜生竟然敢对我的小侄女下毒,还想侮辱我姐姐,我看你是今天活的不耐烦了。”

  秋天瑞咬牙切齿的看着张泽锋,身上忍不住的浮现出一丝冰冷到极点的杀意,冲着身后的保镖说道:“来人,给他扶起来,送到医院去,另外吩咐医院的人,无论如何都要把他治好了,千万不要让他死了,我要让他这辈子都生不如死。”

  跟在秋天瑞身后一起进来的大汉,什么都没有说,走到张泽锋的面前,直接拖着张泽锋从外面走去。

  而张泽锋此刻已经被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愣愣的被人拖了出去。

  陆天星看着张泽锋的模样,心中很清楚张泽锋以后会面临什么下场,不过心中却没有什么怜悯之色,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完全不值得同情。

  等到张泽锋被拖出去之后,秋天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开口说道:“陆少,这一次多谢你救了我姐姐……。”

  还没有等秋天瑞把话说话,陆天星就摆了摆手打断了秋天瑞的话:“秋少,你说笑了,举手之劳而已,不过,秋少,你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张泽锋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在背后肯定还有一股势力在操纵这件事情,否则,他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这么过,如今这件事情被我破坏了,但是我担心这个幕后黑手没有达到目的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最好小心一点。”

  “多谢陆少,这件事情我记住了。”

  说着,秋天瑞眼中闪过一道阴冷的杀意,这一次不管幕后黑手是谁,他都要对方付出代价。

  “既然秋少你知道了,那就好了,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陆少,你为什么要三番两次的帮助我们秋家?”秋天瑞突然开口问道。

  他虽然没有和陆天星打过多少的交道,但是也听说过陆天星的为人,绝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如果说之前救了他小侄女,只是巧合的话,那么救下秋映蓉那就不是巧合了。

  至于这一切是不是陆天星安排好的,秋天瑞则完全没有想过,他们秋家在陆天星眼中就是一只蚂蚁,随时可以灭掉,如果陆天星看中了秋家什么东西,完全没有必要用这种方法,直接一句话,我要你们秋家的一件东西,到时候秋家不交也得交,毕竟,陆天星的实力有多可怕,完全不是秋家挡得住的。

  “为什么帮你?”

  陆天星听到这话,看了一眼秋天瑞,淡淡的说道:“因为我是你小侄女的干爹。”

  “干爹?”

  愕然的听到这话,秋天瑞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而与此同时,在孙家的客厅当中,死气沉沉一片。

  孙耀阳脸色阴沉的坐在了椅子上,手上拿着一根香烟,烟雾缭绕之下,使得他的脸色阴冷到了极点。

  从琴岛大酒店回来之后,孙耀阳就一直是这个表情坐在椅子上,连挪动都没有挪动,他去琴岛祈求陆天星放孙家一条生路,他也的确做到了,成功拖延了七天的时间。

  虽然一切都在按照他的剧本往下走,但是孙耀阳脸上却看不到任何高兴之色,而原因就是陆天星表现出来的实力。

  他怎么说也是神话级中期的老牌高手,而且在十年前就已经踏入到了这个境界,而陆天星根据传言才踏入神话级中期不到几个月而已,按照道理说,他碾压陆天星完全不在话下。

  可是之前在总统套房发生的事情,却清清楚楚的告诉他,陆天星如果想要杀他的话,完全的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尤其是陆天星对他动手的那一刹那,他感觉自己不是面对一个神话级中期的高手,而是面对一个神话级后期的无敌高手的碾压,心中连一丝一毫抵挡的勇气都没有。

  看着往日热闹喧嚣的孙家,如今已经变得冷冷清清起来,孙耀阳的心中莫名的涌现出一丝后悔之色,如果自己当初坚决不让孙雄去魔都,在自己儿子死了以后,自己不去算计陆天星,或许孙家也不会走到山穷水尽这一步,或许……。

  一个个的想法从孙耀阳的脑海中冒出来,但是随即他的脸色再次变得狰狞到了极点,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后悔药,但是随即孙耀阳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神色,他没有输,他还没有输,只要能够拉秋家下水,他就没有输,一样能够将把徐天辰碎尸万段。

  嘎吱!

  突然,客厅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之后,孙耀阳立刻抬起头看向了门口,随即章悦的身影出现在了孙耀阳的眼中。

  “悦儿,怎么样了,我们的计划是不是成功了?”孙耀阳在看见章悦之后,立刻站起来,急声开口问道。

  章悦听到孙耀阳的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失败了。”

  “你说什么?”

  孙耀阳在听到章悦的话后,脸色勃然变色,猛地冲向章悦,双手死死的抓住章悦的肩膀,嘶吼道:“为什么会失败,为什么会失败,你不是跟我说,这个计划万无一失吗?为什么会失败的?”

  被孙耀阳双手死死的抓着肩膀,章悦脸上忍不住的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身子拼命的挣扎了起来,想要从孙耀阳的手里挣脱出来。

  感受到章悦脸上的痛苦之色,孙耀阳终于回过神来了,连忙松开了章悦,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悦儿,不好意思,我的情绪有点失控了。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我们的人不是已经都安排好了,整个静心茶艺馆都被我们包下来了,而且,你亲眼看见秋映蓉走进静心茶艺馆的,还安排了人,怎么会突然失败了。”

  孙耀阳看着章悦,脸上带着一丝愤怒,一丝无奈,拉秋家下水,秋映蓉是关键,如果这一次的计划失败了,那孙家就真的走到了悬崖边缘,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