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欣赏四周景色的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神色微微一愣,有些疑惑的看着陆天星说道:“什么意思?”

  “你难道就没有发现这四周的环境有什么奇怪吗?”

  “环境,没什么奇怪啊,顶多是多了一些竹林罢了,很多地方都有这种建在竹林当中的阁楼啊,有什么奇怪的,难道这里面还有其他的玄机不成。”

  “玄机倒是没有,不过老婆,你仔细感觉一下,你有没有发现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特别的感觉?”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目光打量着周围,想要找到陆天星所说的特别感觉到底是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微风吹拂而来,一股淡淡的凉意伴随着拂面而来,顿时让白芷晴娇躯一震,因为今天中午和陆天星胡天黑地的疲惫一下子一扫而空,整个人似乎都变得精神了起来,头脑思维一下子变得变得清晰了不少,给她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就仿佛洗过桑拿后一样,让人忍不住的沉醉其中,让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去感受清风带来的凉意。

  看着白芷晴的模样,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开口说道:“老婆,怎么样,感受到了这种特别的感觉没有。”

  “感受到了,陆天星,这是什么竹子,微风吹拂竹林所带来的凉风竟然让人心旷神怡,感觉到一阵精神奕奕,这未免也太神奇了?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什么竹子,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要不,我们问爷爷弄点这种竹子,带回魔都种在别墅当中怎么样。”

  白芷晴听到陆天星的话,睁开眼睛,一双美眸掩盖不住的惊讶之色,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一种竹子竟然有这么大的效果,她只是稍微感受了一下竹子当中吹过来的凉风,竟然就有一种心旷神怡,浑身上下就有一种被洗涤过的感觉,这种竹子未免太神奇了。

  陆天星听到白芷晴的话,轻笑着解释道:“老婆,这种竹子叫做清心茶竹,是一种存世极为稀少的竹子,而且是华夏独有的一种竹子,放眼整个华夏都找不到多少棵,老爷子这里我估计最低占据了整个华夏三分之二多的这种竹子。”

  “而且,这种竹子拥有一种十分神奇的效果,就是拥有一种淡淡的竹香,和花草的香味不同,这种竹香只有被微风吹过的时候,才会随风出现,飘荡四周,这种竹香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只是让你心旷神怡,精神一震,感觉头脑清醒,但是对于武者来说,这种竹香不亚于一种天材地宝,倘若一个武者在突破境界的时候,选择在清心茶竹当中突破的话,可以让你的头脑时时刻刻保持清醒,不至于让你走火入魔,对于平常修炼也非常的好处。”

  “更重要的是这种竹子十分的金贵,非常的难以种活,对于周围的环境,温度,土壤等等都有专门的要求,而且必须要有专门的栽种师打理才行,这里有一百多棵竹子,光是聘请栽种师傅,一个月的工资最低十万起步,而且,十株竹子配备一个栽种师傅,一百株就要十个,你算算这需要多少钱。”

  “就算栽种师傅的工资不算,光是伺候这些竹子,一棵竹子一个月的花费估计都要十几万起步,这里不下于一百株竹子,你想想一个月要多少,一年要多少钱,如果拿出去卖的话,一株竹子价值千金,不过幸好这种竹子和其他的竹子不一样,一年只存活一个月,一个月之后,竹叶落尽,变得光秃秃的了,必须要等来年这个时候才会重新长出新的竹叶了。”

  白芷晴听着陆天星的话,心中暗暗咋舌,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些竹子竟然这么这么贵,先不说伺候的人的工资了,卖出的价格居然这么贵。

  “老婆,这就是清心茶竹,你确定要带几颗回去栽种吗?”

  听到陆天星的后一句话,白芷晴果断的摇了摇头,她可以栽种花花草草,但这竹子未免也太金贵一点,而且,光是栽种恐怕花费都要不少钱,对于她这种大集团的董事长来说,花钱如流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好钢都要用在刀刃上,为了一棵竹子花费这么多的前,得不偿失。

  “这么贵的竹子,会有人买吗?”白芷晴看着陆天星,突然开口问道。

  “当然有人买了,老爷子不就是其中一个冤大头。”

  陆天星轻轻一笑,引得白芷晴翻了翻白眼,哪有这么说自己爷爷的。

  “天星,我还有一个问题,既然叫做清心茶竹,难道这竹子还能做成茶叶不成?”白芷晴好奇的问道。

  “老婆,看来你挺聪明的。”

  陆天星牵着白芷晴的小手,走过人造小溪上面的竹桥,朝着竹林内的雅院走去,一边解释道:“清心茶竹除了竹香之外,那么它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它的竹叶了,刚才我就和你说过,清心茶竹每一年只有一个月的生存期,一个月之后就会落叶,但是却不是完全落叶,在最顶端会留下一些竹叶。”

  “这些竹叶采摘下来泡茶,可比什么武夷山大红袍效果要好得多,寻常人只要一片竹叶泡茶喝,可以让你一个人精神一整天,而且,对于老人来说也有很不错的效果,据说可以延年益寿,但是我没有见过,是不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对于武者来说,效果却非常的奇妙,可以保证神智清明,修炼的时候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如果真正要论价值的话,一片竹叶一万块钱都未必买得到,因为没有人会拿出来卖的,算得上有价无市的存在。”

  “这么神奇?”

  白芷晴瞪大了美眸,满脸的不可思议,这究竟是茶呢!还是灵丹妙药,未免太神奇了,这世界上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吗?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老婆,你以为地球的神秘就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吗?这个世界上拥有太多太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一些就算是科学解释过的东西,也只不过是为了蒙蔽普通人的东西而已,如果你仔细推敲起来,根本就不行不通,觉得这只不过是放屁而已。”

  陆天星轻轻一笑:“老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待会我让爷爷送你一点,你拿回去泡茶喝,看看我是不是在骗你。”

  “这是不是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好歹我们这一次帮了他,不给我们送点礼说得过去吗?”

  陆天星冲着白芷晴无所谓的摆摆手,一路朝着竹林内走去,一边开口喊道:“爷爷,你在里面没,我来看您了,你要是不出来的话,我就把你这的竹子全部拔了带回家。”

  “哪有你这么说的,不知道还以为我们是打家劫舍的劫匪呢!”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轻声喊道:“爷爷,我和天星今天来看你了。”

  “来了,来了,你这个小兔崽子,你就不能学学芷晴吗?一来就不大呼小叫的,生怕为不知道你来了吗?”

  伴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竹林中的雅院当中,一个苍老的身影缓缓的从雅院当中走出来,虽然话中带着责备的含义,但是脸上却带着掩盖不住的笑容,一脸悠闲自得的朝着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走过去。

  看到陆老爷子,白芷晴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连忙走上前去:“爷爷,好。”

  陆老爷子在听到白芷晴的话后,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越发的灿烂了起来:“好,好,芷晴你也别站在外面了,进来坐吧!我给你泡点茶。”

  陆老爷子一脸高兴的带着陆天星和白芷晴走进了雅院,朝着旁边的小凉亭走去坐下,自己则是转身房间内走去。

  陆天星和白芷晴坐在小凉亭当中,目光打量着周围,微风吹动着竹叶,沙沙作响,伴随着一阵淡淡的竹香扑鼻而来,顿时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再看周围的景色,宛如世外桃源一般,让人恨不得一辈子住在这里。

  只是片刻,陆老爷子已经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原本空荡荡的手上多了一个木制托盘,在托盘上放着三个茶杯,每一个茶杯当中都散发出一丝清新淡雅的香味,一片竹叶在茶杯当中上下起伏,翠绿无比,犹如翡翠一般,在热水当中显得十分的吸引人的眼球。

  陆老爷子走到小凉亭当中,将手中的托盘放在茶几上,分别将茶杯放在了陆天星和白芷晴面前:“芷晴,尝尝看,看看这个茶怎么样。”

  “爷爷,这是清心茶竹的茶叶吗?”

  白芷晴有些惊讶的看着茶杯当中上下起伏的茶叶,脸上闪过一抹惊讶无比的神色,她之前还觉得陆天星在吹牛,故意夸大清心茶竹的效果,竹叶能做茶叶,超过武夷山大红袍,这怎么可能,可是现在真正感受到,白芷晴才发现陆天星压根就没有说谎。

  竹叶泡在水中,上下起伏,翠绿色的竹叶乍看之下宛如精心雕刻的翡翠,枝叶脉络清晰无比,伴随着竹叶上下起伏,一股清新淡雅的竹香散发出来,让人顿时精神一震,变得心旷神怡起来,精神前所未有的清爽,浑身上下就仿佛被洗涤过一遍一样,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这种效果比清心茶竹伴随微风吹来的竹香还要大的多,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沉醉其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