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晴,尝尝看,味道怎么样。”陆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白芷晴说道,丝毫没有因为清心茶竹的贵重而有任何的可惜。

  白芷晴没有推辞,轻轻的点了点头,直接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眼睛顿时闪过一抹错愕之色,下意识的又品尝了一口,眼中的古怪之色越发的浓厚起来,这茶水明明看起来滚烫无比,但是当她喝进口中的时候,却感觉到一股凉意瞬间蔓延全身,让她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在这股凉意的刺激下就仿佛全部活了过来一样,让人立刻感觉到全身上下充满了精神,再也没有任何的疲惫,就如同一下子从七八十岁恢复到了二十岁一样,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和用不完的劲,一股淡淡的竹香萦绕在唇齿之间,久久不散。

  “怎么样,芷晴,这茶不错吧!”陆老爷子看着白芷晴,微笑着说道。

  听到陆老爷子的话,白芷晴缓缓吐出一口气,赞叹道:“好茶,没想到竟然真的让人有一种精神一震的感觉,而且,明明是滚烫无比的热水泡茶,但是喝到嘴里,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滚烫的感觉,反而让人有一种冰凉的感觉,让人唇齿留香,实在是太神奇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差,这茶果然名不虚传。”

  “那当然了,这清心茶竹可是我废了好多心思才从姬行云那个老家伙手里抢来的,被这个老家伙当做宝贝一样,肯定不凡。”陆老爷子得意洋洋的说道。

  “是吗?这茶叶也就这样,不就是带着茶叶味道的薄荷糖吗?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煞风景的声音在旁边想起,陆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白芷晴则是一脸黑线的看着完全是把茶当水喝的陆天星,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陆老爷子上一次不给陆天星泡茶了,陆老爷子压根就说的没错,泡杯茶给陆天星简直就是浪费,这种极品茶叶放到了他的嘴巴里,居然变成了带着茶叶味的薄荷糖,也得亏陆天星说得出来,不怕被打死吗?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味道也就一般般,我吃薄荷糖也感觉到精神一震。”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和陆老爷子盯着自己,又是抿了一口,啧啧的说道。

  “你……你给我闭嘴。”

  陆老爷子被陆天星的这番话气的几乎吐血,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陆天星,恨不得一巴掌扇在陆天星的脸上,他就知道自己给陆天星泡茶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给这个混蛋泡茶就是牛嚼牡丹。

  看着陆老爷子的模样,陆天星缩了缩脖子,讪笑着说道:“嘿嘿,爷爷,你消消气,消消气,我的确不会品茶,可是芷晴会喝茶啊,要不待会我们走的时候,你送我和芷晴十斤八斤的怎么样。”

  “十斤八斤。”

  陆老爷子听到这番话,险些一口将嘴里的茶水给喷出来,气的胡子一阵乱颤,没好气的说道:“滚,滚,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十斤八斤,你当这是菜市场买菜呢!你知不知道这清心茶竹一年的产量才多少,十斤八斤,给你十年你都弄不出这么多。”

  虽然嘴上对着陆天星毫不客气的骂着,但是陆老爷子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愤怒之色,反而带着一丝开怀的笑容,在陆家当中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对他说话,也没有人只是单纯的把他当成亲人,而不是陆家的家主,他在陆家其他的人身上感受不到亲情,哪怕是在陆浩月和陆博文的身上,他也没有感受到这份随意的亲情。

  但是现在让他却在陆天星和白芷晴的身上感受到了这份亲情,在陆天星和白芷晴的眼中,他只是一个老人,一个需要关怀的老人而已,而不是高高在上的陆家家主。

  看着陆老爷子的模样,陆天星嘿嘿一笑道:“爷爷,你别生气,我就随口说说而已,不过,爷爷,你看芷晴每天都需要忙碌工作上的事情,有时候可能连吃饭都不定时,这样对身体不好,你难道真的不打算送点茶叶给你的孙媳妇吗?”

  白芷晴在旁边听到陆天星的话,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看着陆老爷子开口说道:“爷爷,你别听天星瞎说……。”

  还没有等白芷晴的话说完,就被陆老爷子笑眯眯的打断了,道:“没事,没事,天星说的没错,你现在是白氏集团的董事长,现在白氏集团又吞并了鼎天集团和江峰集团的产业,产业也变大了,你每天忙碌的事情很多,要是没有一个好的精神状态可不行,你等我一下,我房间去给你拿茶叶。”

  说着,陆老爷子慢慢的站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白芷晴脸上站起来说道:“爷爷,我不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陆老爷子一脸微笑的看着白芷晴说道:“芷晴,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头子我喜欢喝茶,到时候给自己留点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你带走就行了。反正留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用,估计也没有多少人敢喝我泡的茶,与其留在我这里浪费,还不如送给你,反正这竹叶每一年都会有,对我来说,也算不上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说完之后,陆老爷子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把茶叶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用,平常的时候,陆家的人就算来这里找他,也是胆颤心惊的,更别说和他这么和谐的坐在这里喝茶了,毕竟,有句话说得好,酒逢知己千杯少,喝茶也是如此,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就算是再好的茶,喝下去又下去什么用。

  示意白芷晴等着自己之后,陆老爷子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朝着房间内走去。

  白芷晴神情有些黯然的看着陆老爷子,心中幽幽一叹,她很清楚陆老爷子这番话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茶叶留在他这里也没用,因为没有人会的他这里来找他喝茶,也没有人会这么放松的跟他聊天说话。

  这就是当权者的悲哀,作为陆家的前任家主,陆老爷子虽然拥有无数人想象不到财富和地位,但是同样也失去了亲情。

  “天星,爷爷看起来好孤独。”白芷晴看着陆老爷子走进房间的背影,轻声说道。

  “孤独,是啊,爷爷很孤独。”

  陆天星听到白芷晴的话,缓缓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在了茶几上,心中也是幽幽叹了一口气。

  对于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来说,不求儿女富甲天下,只求子孙满堂这就足够了,对于普通老人来说,这是一辈子的追求,也是最简单的追求,但是陆老爷子这种权倾天下的老人来说,这种在普通人看来最简单的追求,却是最难达成的追求。

  别看陆家现在家大业大,陆老爷子也是子孙满堂,但是有几个人敢在陆老爷子面前毫无顾忌的说话,更别说像陆天星这样肆无忌惮的讨要东西了,在其他陆家人的眼中,从小到大,心中积累最多的恐怕就是陆老爷子执掌陆家的威严,当这种思维伴随着时间而根深蒂固的时候,这种看法就永远无法改变了。

  纵然知道陆老爷子是他们的亲人,他们站在陆老爷子面前也不敢轻举妄动,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甚至会因为陆老爷子一句玩笑话,而吓得战战兢兢的时候,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亲情可言。

  亲情是什么?

  亲情是大家待在一起,相濡以沫,共同进退,闲暇时说说话,吹吹牛,这才是亲情最直接的体现,可是当你的亲人站在你面前就像是古代臣子见到皇帝的那种敬畏的时候,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亲情可言呢!

  所以陆老爷子很孤独,非常的孤独,没有人陪他说笑,没有人陪他聊天,更没有人不带任何功名利禄的利益之心跟他毫无及的开玩笑,故意的惹他生气,让他放松心情,这些都没有,陆老爷子怎么可能不孤单。

  虽然一直有句话说的好,最是无情帝王家,可是帝王家就真的无情吗?

  很显然,这不可能,没有一个人剩下就是冷血无情的,而是被现实给逼得,当你身边的亲人处心积虑的想要对付你,当外面的人想要杀你的时候,你如果不想死,你就必须要学会冷血,学会无情,这样你才能活的更加长久。

  人本不是无情,可是最终被现实逼迫的不得不无情,不无情你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这就是帝王家。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内心之中也是微微叹了一口气,人人都追求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在追逐的道路上,不断的追求着权利,想要做一个人上人,可是当你真正将这些全部掌握在手中的时候,这个时候等你再回头看自己的一生,你会发现自己的这辈子失去了太多,太多的东西,留下了太多太多的遗憾。

  儿孙不敢对你露出一个笑脸,面对你的永远都是一副敬畏,噤若寒暄的模样,这个时候,纵然你拥有滔天的财富和权利,此刻,在心中留下的恐怕都只有伤心,而不是欣慰和满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