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我们以后变成这样吗?”

  白芷晴有些幽幽的看着陆天星,一双美眸中带着一丝哀伤,如果到老之后,无论是她还是陆天星变成这样,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些。

  “老婆,你别患得患失了,我们肯定不会变成这样,淡薄亲情的,别担心。”陆天星轻轻的抚摸着白芷晴的秀发微笑着说道。

  “恩,我相信你。”

  白芷晴听到陆天星的话,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陆天星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

  “老婆,你怎么了,还有什么话要问我吗?”

  白芷晴听到陆天星的话,迟疑了一下,将目光看向房间门口,发现陆老爷子没有出来之后,这才轻声说道:“天星,我来陆家这么久了,怎么一直没有看见奶奶,奶奶她是不是……。”

  后面的话白芷晴并没有在说下去,但是意思却已经是显而易见了。

  “芷晴,其实你猜的没错。”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听皓月说过,奶奶在十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当初我父亲在京城生死未卜之后,奶奶因为思念过度,最终患上了疾病,最终郁郁而终,不过,这件事情你不要在爷爷面前提起,我怕爷爷会伤心,这是爷爷心中,除了对我父亲愧疚之外,最大的一个愧疚。”

  陆天星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说太多,但是眼底深处却闪过一抹嗜血的杀意,迟早有一天他会将唐家,杨家这些家族连根拔起的,他会让他们一个不留。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也知道适可而止,并没有在追问这件事情,老爷子不说这件事情,显然是不想让她们这些,而且,陆天星也不愿意说,如果再刨根问底,对谁都不好。

  陆老爷子并没有让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在外面等太久,很快陆老爷子就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只不过空荡荡的手上多出了一个小罐子。

  陆老爷子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走到凉亭当中,将手中的小罐子递给白芷晴,道:“芷晴,这里面就是茶叶了,你拿回去泡茶喝,上班的时候,泡茶喝,一次放一片叶子就可以喝一天了,这里有几百片叶子,算是你爷爷今年三分之二的存货了,你拿去吧!”

  “爷爷,这是不是太贵重了。”

  白芷晴有些迟疑的看着陆老爷子,一片叶子价值上万,数百片叶子那就是好几百万,而且还是有价无市的存在,这礼物实在是有点太贵重了。

  “贵重什么,只要你每天有时间过来陪陪老头子我就行了,再说了,这东西留在我这里也是浪费,还不如给你拿回去,毕竟,你们不是常说好钢要用刀刃上吗?这茶叶送给你才能发挥它最大的价值,留在我这里只会当成茶叶使用,而没有其他的用途。”陆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完全不在意手上的东西到底有多贵重,对于陆老爷子来说,只要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每天来陪陪他,说说话,这就足够了。

  “爷爷吗,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白芷晴也没有推辞,她知道就算她拒绝,陆老爷子恐怕也强行送给她。

  “爷爷,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不如我陪你下下棋怎么样。”白芷晴将小罐子放在旁边之后,看着陆老爷子轻笑着说道。

  “好啊,没问题,不过,麻烦请这个臭棋篓子走开,不会玩还在旁边指手画脚,看着就欠揍。”

  说话间,陆老爷子的眼神扫过旁边的陆天星。

  感受到陆老爷子那鄙夷的目光,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什么叫做他是臭棋篓子,他只是不愿意下棋而已。

  “天星,要不你还是出去走走,我留在这里陪着爷爷下棋,怎么样。”白芷晴有些好笑的看着陆天星说道,她很清楚,陆天星根本不是不会下棋,而是坐不住而已。

  “这样也好,那我出去走走,透透气,等下午的时候,我再来接你。”

  陆天星听到白芷晴的话后,略微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和陆老爷子打了一声招呼,在陆老爷子嫌弃的目光下,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陆天星离去的背影,陆老爷子看着对面的白芷晴,轻声问道:“芷晴,你就这么放心的让他离开,你就不怕他出去找别的女人吗?据我所知,前几天到陆家的来的沐家小公主看他的眼神都不对。”

  “爷爷你说笑了,如果他的心不在我这里的话,就算我把他留在我的身边又有什么用,如果他的心在我这里,就算他走到天涯海角,他依然会回到我的身边,我又担心什么,如果他不爱我,我又何必为他担心呢!”白芷晴微笑着说道。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老爷子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白芷晴,笑着说道:“好了,好了,别说这个小兔崽子了,我去房间里面拿棋盘,咱们今天下围棋。”

  丝毫不知道陆老爷子和白芷晴对话的陆天星,离开竹林雅苑之后,闲庭信步的在陆家当中游荡了起来,欣赏着周围如画的景色。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突然,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传来。

  陆天星从口袋中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接通了电话,还没有等陆天星开口说话,电话那头立刻就传来了一个妩媚动人的声音。

  “小男人,你也太没有良心了,人家在魔都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居然不想着给人家打电话,你果然是ba~鸟~无情的家伙。”

  陆天星的脸上忍不住的冒出了黑线,这刚接通玫瑰的电话,就被玫瑰给数落了一番,什么叫做ba~鸟~无~情,他是那种人吗?

  “玫瑰,我这不是忙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江南现在面临的情况是什么,我哪有时间分心啊。”

  “是啊,你是挺忙的,忙着跟自己的情妹妹卿卿我我吧!小男人,我真看不出来啊,没想到这都几个月过去了,那个邻家小妹妹还对你情根深种,啧啧,那清纯如水的模样,实在是我见犹怜,我看见都心动了。”玫瑰阴阳怪气的说道。

  “玫瑰,你想多了,什么邻家小妹妹,我现在在陆家呢!等过两天我回魔都的时候,再好好补偿你怎么样。”

  玫瑰微笑着说道:“去魔都就算了,不如你现在就来找我怎么样。”

  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你来江南了?”

  “当然了,江南这么大的蛋糕要是在让给别人,我怕我晚上睡觉都不安心,怎么样,小男人,你要不要来找我,找到人家,人家跟你嘿嘿嘿怎么样,怎么嘿嘿都可以哦。”

  玫瑰那风情万种,让人想要犯罪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让人忍不住的感觉到一阵火气从丹田当中油然升起来。

  “玫瑰,你真是一个妖精。”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下心头的悸动,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听到陆天星的话,玫瑰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小男人,人家就是一个妖精,你想不想品尝一下这个只属于你的妖精的味道啊,偷偷的告诉你,人家现在正在洗澡哦,一~丝~不~挂,你想不想看看啊!”

  听到玫瑰这最后一番话,陆天星的丹田之中立刻升起一团火焰来,玫瑰那火爆无比的娇~躯~立刻浮现在陆天星的脑海中,一时间,那燃烧起来的火焰顿时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怎么也压制不住,说起来,他貌似已经很久没有品尝到玫瑰这个妖精的味道,要不要今天抓紧时间让这个小妞知道他男人的强悍?

  这个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逝,旋即被陆天星给压下去了,刚想开口说什么,电话那头传来一阵让人想要犯罪的shenyin声,嗯嗯啊啊的。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星立刻傻眼了,刚刚压下去的火焰顿时就好像被浇上了一桶汽油,再也控制不住的熊熊燃烧了起来,这个妖精太狠了,居然玩这一招。

  陆天星刚想开口打断玫瑰的shenyin,就听见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玫瑰那风情万种的声音:“小男人,怎么样,这声音是不是非常的熟悉啊,人家可是等你很久了,你不想吃~掉~人家吗?你不想嘿嘿嘿吗?”

  玫瑰故意的将声音压抑着,带着一丝鼻音,但是却给人一种勾魂夺魄的感觉,让人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团团的火焰来,怎么也控制不住。

  “玫瑰,咱们能正常一点吗?”陆天星努力的深吸几口气,压下自己心头的悸动,苦笑着说道,他发现一段时间没见,玫瑰勾~引~人的本事又高了不少,比林雅妃还要强悍不少。

  “我现在很正常啊,你就不想品尝一下吗?”

  玫瑰微微一笑这说道:“小男人,我在苏州的清江苑等你,你可要快点来哦。”

  话音落下,玫瑰没有再给陆天星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忙音,陆天星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他怎么没有想到玫瑰竟然会真的来到了江南,而且还就在苏州当中。

  ps:下一张貌似有点过,不知道会不会完犊子,到时候要是和谐了,在修改估计就没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