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将手机放进口袋中,没有任何的停留,转身朝着陆家外面走去,不过,陆天星并没有开着自己的车,而是直接从马路上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朝着清江苑而去。

  清江苑是苏州一处比较有名的别墅区,依山傍水,风景秀丽,而且价格也不是特别的昂贵,很适合那些享受生活的富豪在这里居住,所以一开始售卖,就已经被销售一空,陆天星怎么没有想到玫瑰竟然会在清江苑还有一处别墅,不过,想到玫瑰的身份,陆天星也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年头,有钱有权,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半个小时之后,出租车停在清江苑的大门口,并没有再继续前进。

  “先生,不好意思,清江苑是苏州有名的别墅区之一,安保措施很严格,我们这些出租车只能停在大门口,不能再进去了,除非有业主的带领才行,要不,你就从这里下车?”出租车司机看着陆天星歉意的道。

  “没什么。”

  陆天星摇了摇头,给了车钱之后,下了车就看见在清江苑的大门口,一个浑身冰冷的女人站在哪里。、

  这个女人并不是很漂亮,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冷意,这种冷意不是白芷晴那种冰冷,而是杀过人之后对生命的漠视,眼眸中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看向任何人的目光都像是看着一个死人一样。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玫瑰的贴身侍卫含烟,无双卫的统领。

  看到陆天星从出租车上下来,含烟直接走到陆天星面前:“姑爷,你来了,大姐让我在这里等你,带你进去。”

  “恩,含烟,麻烦你了。”

  陆天星轻轻的点了点头。

  “姑爷你太客气,请跟我来。”

  含烟脸上露出一个笑容,示意陆天星跟着自己,转身朝着清江苑里面走去。

  陆天星没有在说什么,跟在含烟的身后朝着里面走去,目光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个苏州的著名的别墅区,心中微微感概,果然不错,山清水秀,风景秀丽,很适合养老,等他老了的时候,到时候也可以找这么一个地方安心养老。

  玫瑰在清江苑的别墅距离大门口并不是太远,几分钟之后,陆天星已经出现在了大门口,和其他的别墅区不同,清江苑虽然名义上是别墅区,但实际上所有的别墅都是复合型的公寓,三层公寓安安静静的坐落在哪里,虽然并没有别墅那么奢华大气,但是却给人家一种很温馨的感觉,有一种家的感觉。

  含烟没有在大门口做什么停留,而是直接带着陆天星走进了公寓,示意陆天星坐在沙发上。

  “姑爷,大姐还在楼上,你现在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泡茶。”

  说着,含烟转身朝着旁边走去,很快泡了一杯茶放在陆天星的面前,然后悄声无息的离开了大厅。

  陆天星轻轻的抿了一口茶,百般无聊的在大厅中转悠着,站在大厅中欣赏着房间的装修,心中猜测着玫瑰在楼上究竟干什么,是不是真的在洗澡,要是这样的话,他要不要来一个让人难忘的鸳~鸯~浴,顺道让这个妖精知道,挑衅男人的代价是什么?

  而就在陆天星胡思乱想,并且准备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的时候,陆天星忽然听到一阵高跟鞋落地的声音从楼上传来,陆天星下意识的抬起头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顿时愣住了,眼神再也挪不开目光。

  只见玫瑰正踩着高跟鞋,缓缓的从二楼走下来,她的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露脐的空姐~制~服,仅仅是扣着三粒扣子,傲人的圣~女~峰把扣子撑起,绷得紧紧的,十分吸引人的眼球,v字领的设置,能够让人清晰的看见雪白的半球和深不见底的沟壑。

  玫瑰下半身则是穿着一件蓝色包~tun`短裙,把翘tun蹦的紧紧的,由于陆天星的位置是从下往上看,随着玫瑰的走动,陆天星甚至那若隐若现的美丽风景。

  紫色的!

  陆天星在心中很笃定了点点头,肯定错不了。

  看着玫瑰缓缓的从楼上走下来,陆天星使劲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妖精玩什么不好,居然玩起了制~服~you~惑,难怪大厅中看不见任何人,连外面都没有任何的守卫,感情这小妞还有这一招在等着他。

  “小男人,怎么样,满意不满意,这可是人家特地给你买的,喜欢不喜欢。”

  玫瑰走到陆天星身边,身子靠近陆天星,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从玫瑰散发出来,仿佛存放多年的美酒佳酿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沉醉其中。

  陆天星只感觉一股兰香传来,手臂上顿时传来一阵压迫感,手臂几乎要陷入到玫瑰那饱~man的圣~女~峰当中。

  “玫瑰,你这是在玩火你看知道吗?”陆天星只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声音沙哑的说道,但是目光却在玫瑰那玲珑的娇~躯打着转。

  不得不说,一段时间不见,玫瑰的身上那股成熟的魅力越发的浓厚了起来。

  “玩火?人家怎么会玩火呢!人家可是消防员,消防员怎么会玩火,消防员是灭火的,小男人你也有火让人家灭吗?”

  玫瑰冲着陆天星眨了眨眼睛,葱葱玉指落在陆天星的胸膛上,轻轻的转着圈,那淡淡的触感,不断的冲击着陆天星的神经末梢。

  陆天星目心脏陡然一跳,眼中带着一丝火焰的看着玫瑰的动作,尼玛,这个妖精,绝对是为了you~惑男人而生的,一举一动让人心头乱跳,难以平静。

  感受到陆天星眼中炙热的目光,玫瑰咯咯一笑道:“小男人了,你还不打算行动吗?人家可等你很久了,还是你已经被你老婆给榨gan了,那人家可要亲眼见识一下。”

  话音未落,玫瑰妩媚一笑,手掌往下移动……。

  “我去,夭寿了,要死了,要死了。”

  陆天星身子一僵,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妖精的动作越来越大胆了,真当他吃素的不成。

  “看来你真的被榨干了,那还是算了。”

  感受到陆天星那越来越炙热的目光,玫瑰脸上突然露出一个恶作剧的笑容,身子灵活的像是一条游鱼一样,打算从陆天星的身边离开。

  可是没有等玫瑰有什么动作,陆天星就仿佛早就知道了玫瑰的动作一样,身子一动,手臂直接抱住了玫瑰的柳腰,微微用力,让她整个人几乎都和自己tie在了一起,两人距离之近,甚至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声。

  陆天星看在近在咫尺的玫瑰,微微低下头,一只手轻佻的挑起玫瑰的下巴,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那双迷人的桃花眼,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我的消防员,你不是负责灭火吗?现在我可感觉大火熊熊燃烧起来了,你不准备帮我灭火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玫瑰脸上顿时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伸出舌头轻轻tian了tian自己的红唇,吐气如兰:“人家当然可以灭火,只不过小男人你打算让人家给你怎么灭火呢!”

  看着眼前这个宛如妖精的女人,陆天星只感觉丹田中的火焰再也控制的爆发想出来,一只手在玫瑰那翘~tun上使劲的mo了一把,邪笑着说道:“当然是这么灭火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手臂微微一用力,直接将玫瑰的整个娇躯给抱了起来,一把将玫瑰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在他的感知当中,早在含烟离开的时候,这栋公寓周围就再也没有了任何人的,这里作为战场刚刚好。

  “小男人,我想你了……。”

  玫瑰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天星,玫瑰发出低声喃喃自语的声音。

  玫瑰的这几个字顿时就仿佛一个催化剂一样,直接摧毁了陆天星的所有的理智,陆天星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扑了上去。

  不一会儿,女人那充满愉~悦的声音伴随着男人厚重的呼吸声在房间中回荡着,荡人心魂。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中的声音才渐渐减少,消失不见,陆天星和玫瑰两人渐渐的分开,战场也从一开始的一楼转移到了二楼,从沙发上转移到了二楼,在一路转移,最终转移到了卧室当中。

  陆天星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古铜色的皮肤透过窗帘的阳光的照射下,出现了一道道的光泽。

  而玫瑰那原本白皙如玉的娇~躯此刻也是红晕一片,此刻,玫瑰似乎还没有从之前那种飘飘yu仙的感觉当中回味过来,她的浑身上下也是布满了汗水,胸膛上下起伏,呼吸也是有些急促,身体也是时不时的轻微抖动一下。

  陆天星搂着玫瑰,抚摸着玫瑰那宛如丝绸的肌肤,脸上带着惬意的笑容,果然,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才是最好的运动方式。

  而就在这个时候,玫瑰也轻轻的睁开了眼睛,一双美眸如秋水一般,波光粼粼,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消散,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感觉中恢复过来。

  玫瑰就如同一个慵懒的小猫咪一般,整个人都蜷缩在陆天星的怀里,那纤细的手指在陆天星的胸膛上画着圈,俏脸没有来得及消散的红晕让她看起来充满了~韵味,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咬一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