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黑猫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挂断了和黑猫的电话,陆天星嘴角浮现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杨家,我们之间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二十多年前,我父亲死在了你们的杨家的手上,我爷爷被你们算计,险些身死,没有灭掉你们,让你们多活了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后,这个仇就由我来报吧!今天这份大礼先送给你们开开胃,希望你们喜欢。”

  话音落下,陆天星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浑身上下的冷意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笑容,白芷晴正在洗澡,不知道有没有拿浴巾进去,他要不要给白芷晴送一块浴巾呢!

  没错!

  陆天星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的龌蹉的想法,他只是送浴巾而已,至于后续发生什么,这应该算是附加服务而已。

  ……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方向沐晴雪此时也离开了之前的酒店,回到了香格里拉酒店当中。

  拿到房卡打开房门之后,沐晴雪朝着房间内走去,当走进房间,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况的时候,脸色顿时微微一变,身子也僵在了原地。

  在房间当中,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坐在沙发上,光洁白皙的脸庞,偷着菱角分明的冷峻,五黑深邃的眼眸,反着迷人的色泽,剑眉星目,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丝高贵和张扬的气质,他的五指十分的修长,一枚金色的铜钱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在他的手指当中穿梭,十分的吸引人的眼前。

  沐晴雪在看到这个年轻男子之后,娇躯轻轻一颤,像是做贼心虚一样,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哥,你怎么到我的房间来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找司马凌云处理江南的事情了吗?”

  这个年轻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沐青川。

  “司马哪里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早点回来了。”

  沐青川手指一动,金色的铜钱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沐晴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晴雪,你今天晚上又去找陆天星了,对不对。”

  “哥,我……。”

  沐晴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沐青川给打断道:“晴雪,你不用狡辩,我是你哥,难道还不明白你的性格吗?你今天晚上不仅见了陆天星,还和他发生过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我说的对吗?”

  话音未落,沐青川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口气,他又不是那种没有见过市面的小白,什么都不知道,作为一名武者,作为沐家未来家主的继承人,他从小就跟随自己的师傅薛仲景学习过医术,沐晴雪两颊带着一丝绯红,双眸如同水光,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掩盖不住的少~fu~风~韵,只要不是傻子恐怕都知道沐晴雪在见陆天星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情,更别说他这个学习过中医的武者,要知道望闻问切这是中医的拿手本事。

  “哥,我……。”

  沐晴雪在听到沐青川的话后,下意识的开口想要去辩解什么,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晴雪,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陷得更深,你知道吗?”

  沐青川微微叹息了一口气,看着沐晴雪,语气中带着掩盖不住的怒火之色。

  “哥,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忍不住,我爱他,我不想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任何的遗憾。”沐晴雪听到沐青川充满的怒火话语,低着头说道。

  “不想在自己的心中留下任何的遗憾,那你就打算将自己的幸福全部舍弃吗?沐晴雪,我看你是疯了,彻彻底底的疯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你难道就不知道陆天星的性格吗?他这一次接受了你,如果让他知道你在回到京城,会嫁去唐家,你知道如果让陆天星知道这个,会是什么后果吗?”

  沐青川声音陡然增大,一脸怒火的看着沐晴雪,如果在以前陆天星接受沐晴雪,他非但不会愤怒,甚至会祝福沐晴雪,但是现在不一样,沐家已经决心要将沐晴雪嫁给唐家,甚至唐家的老二唐风云已经赶往京城和沐家商议联姻的事情了。

  如果让陆天星知道沐晴雪嫁给唐家,按照陆天星的性格绝对不介意杀进唐家,一旦陆天星敢进入蜀中抢亲,唐家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对陆天星出手,陆天星百分之百会死在蜀中。

  而且,沐晴雪的名声恐怕也会毁于一旦,成为一个人人鄙视的存在,毕竟,这年头没有人看得起小三。

  沐晴雪在听到沐青川的话后,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一脸焦急的问道:“哥,应该不会这样吧!你不要吓我?”

  “晴雪,我没有必要吓你,你又不是陆天星的性格,当初王家绑架他的女人,想要威胁他,结果王家的下场如何,我想你应该很清楚,还有当初江南的梁家绑架他的女人,想要算计他,下场是什么,你也知道,如果让他知道你要嫁给唐家,你知道他会做什么吗?他会毫不犹豫的去蜀中,去唐家抢亲,一旦他敢踏入蜀中,他必死无疑。”

  沐青川的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凝重之色,他倒不是关心唐家的生死,而是陆天星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百分之百会去唐家抢亲,而唐家就是当年袭击陆天战的家族之一,这一次唐家老三唐风啸也是死在陆天星的手中,唐家绝对不可能对这件事情善罢甘休,只所以现在没有动手,恐怕是因为对陆老爷子的忌惮。

  但是如果陆天星敢闯入跑去抢亲,后果不堪设想,必死无疑,唐家不会让他活着,沐家说不定也不会让他活着。

  毕竟,对于一个家族来说,脸面比什么都要重要,他虽然是沐家的少家主,他也阻止不了,更重要的是,如果陆天星因为这件事情死在蜀中,沐晴雪恐怕会愧疚一辈子,而且,按照沐晴雪的性格,极有可能会跟着陆天星一起死,这绝对是他不愿意看到这一幕。

  听到沐青川的话,沐晴雪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手指一下子握紧了,身子也变得摇摇欲坠了起来。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沐晴雪也不例外,她去见陆天星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么多,她只想在即将离开江南的时候,了却自己的一桩心愿,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嫁入唐家,也不会嫁去唐家,在结婚的哪一天就是她沐晴雪死亡的时候,她已经打算好了,在嫁去唐家之前,她会选择死亡,所以她才会想着在离开江南的最后一晚去见一见陆天星,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她也无怨无悔。

  但是沐晴雪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变得严重,而且,就算她死了,按照陆天星的性格极有可能会将这个仇记在沐家和唐家的脑袋上,到时候和唐家火拼,陆天星的处境就危险了。

  “哥,那我要怎么办,要不我现在打电话给天星,跟他说这件事情,让他不要再管我,你看这个怎么样。”

  沐晴雪一脸苍白的看着沐青川,说话间,沐晴雪有些跌跌撞撞的朝着房间内走去,打算找到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陆天星,让陆天星彻底放弃自己,同时,晶莹的泪水控制不住的从脸颊上挂落下来。

  这一刻,沐晴雪感觉的心在痛,真的很痛,她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和陆天星表明心迹,恨自己今天晚上为什么要去找陆天星,如果她不去见陆天星的话,或许就不会引起这么多的后续事情了,她决不允许陆天星出现任何的危险。

  “晴雪,你先别着急,这件事情并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沐青川看着沐晴雪的慕样,再次开口说道。

  听到沐青川的话,沐晴雪下意识的停下脚步,一双美眸中带和一丝强烈的希望的看着沐青川:“哥,你说什么,难道你有办法?”

  “我已经有办法了,不过,这件事情需要从长计议才行,但是在这段时间,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去见陆天星,更加不能表现出任何高兴的申请,只能装作一副哀伤,伤心欲绝的模样。”沐青川看着沐晴雪的模样,心中苦笑一声,缓缓的开口说道。

  “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沐晴雪一脸疑惑的看着沐青川说道。

  沐青川听到沐晴雪的话,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在我出师的哪一天,我师傅曾经交给我一颗假死丹,只要服下之后,可以在段时间内进入假死状态,在假死当中,没有呼吸,身体机能全部停止,任何人或者仪器都检查不出来,唯有七天之后才会苏醒过来,或者利用一种特殊的香味,才会让你苏醒过来。”

  “按照二爷爷的性格,哪怕你死了,他也绝对会将你的尸体送往唐家,这算是我对陆天星的一个考验,如果知道你死了,尸体被送往唐家,陆天星如果爱你的话,那他肯定会去唐家抢走你的尸体,如果他没有去唐家,晴雪,我希望你放弃对陆天星的爱,因为他不值得你付出,以后你就乖乖的嫁给唐青云,和陆天星一刀两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