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对于杨家来说,绝对是一个不眠之夜,因为自从网上出现了杨天赐的忏悔视频之后,杨家在网络上的名声可以说是臭大街了,几乎每一秒钟都是能刷出上百条谩骂的评论,让杨家一下子陷入到了泥潭当中,一些杨家子弟甚至借被炎黄组的人带走了。

  当这个消息传回杨家的时候,杨家几乎在最短的时间内就陷入到了慌乱了,杨家的人被炎黄组给带走,估计这辈子都完了。

  有人愁自然有人欢喜,相比于杨家的慌乱,而京城一些和杨家不对付的家族却高兴了起来,杨家在京城算得上一个超级大家族,他们一直被杨家压在头顶,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但是这一次如果杨家要是被扳倒的话,那岂不是说,他们翻身的机会来了。

  与此同时,在韩家的书房当中。韩老爷子和韩子枫的父亲韩云涛两人坐在椅子上,一脸悠闲的品着茶。

  轻轻的抿了一口茶,韩老爷子看了一眼身边的韩云涛,缓缓的开口说道:“云涛,今天晚上发生在网络上的事情,你知道吗?”

  “知道。”

  韩云涛点了点头。

  “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小打小闹而已。”

  韩云涛在听到韩老爷子的话后,沉默了片刻,缓缓的开口说道:“这一招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是想要对付一个根深蒂固的大家族,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还不至于让杨家伤筋动骨,而且,按照杨安龙的性格,肯定会选择壮士断腕,损失几个家族子弟,对于杨家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根本动摇不了杨家的根基,只会加深和杨家的仇恨,双方不死不休,我要是猜的没错的话,杨安龙在心中恐怕已经对陆天星恨之入骨,恨不得处置而后快,这么做得不偿失。”

  “呵呵,云涛你说的没错,这么做的确有些得不偿失,但是,你说如果陆天星压根就没有想过用这件事情来对付杨家呢!”韩老爷子眼神微微眯起,淡淡的开口说道。

  “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既然陆天星没有想过要对付杨家,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机的将这段视频发到网上去,这对付他有什么好处?”韩云涛满脸疑惑的开口的说道。

  他实在想不清楚既然陆天星没有打算用这段视频来对付杨家,干嘛还要费劲心机的请黑客将视频挂在各大门户网站上,这到底有什么好处,反而还会彻底将杨家得罪一个底朝天,完全是一笔赔本的买卖,不划算。

  “好处,为什么要好处?”

  听到韩云涛的话,陆老爷子反问一声,淡淡的说道:“我要是猜得没错的话,陆天星这番做法恐怕只是为了恶心一下杨家,没有别的想法。至于你说会得罪杨家,你觉得他现在什么都不做,杨家就会放过他吗?”

  韩云涛听到这番话,神色微微一愣,杨家会放过陆天星吗?

  那绝对不可能。

  如果有机会的话,杨家绝对不介意出手将陆天星斩杀,甚至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看到韩云涛的脸色,韩老爷子微笑着说道:“既然已经和杨家不死不休,那这个时候他做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仇恨已经存在,已经不死不休,谈什么仇恨都是假的。而且,你别忘了,当年陆天战的死也和杨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你觉得陆天星会放过杨家吗?”

  “不会。”

  韩云涛摇了摇头,血海深仇,不共戴天,这种仇没有几个人愿意放下:“可是,就算他不放过杨家又如何,难道他还想要凭借一己之力灭掉杨家不成,莫非陆老爷子这一次也会出手了?”

  “陆天狂应该不会出手。”

  韩老爷子摇了摇头说道:“我虽然和陆天星只见过一次面,但是也了解他的性格,想要报仇,应该不会假借别人的手才对,而且他的资质,一旦成长起来,比陆天狂更加的可怕,完全没有必要借用他人的手来报仇。”

  “什么,比陆老爷子更可怕?爸,你对陆天星的评价也太高了一点吧!”

  听到韩老爷子的话,韩云涛脸上闪过一抹震惊之色,比陆家老爷子还要可怕,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陆老爷子当初才不过刚刚进入神话级后期,就已经能够碾压同境界的强者,甚至可以将对方斩杀,否则也没有办法一人一刀杀进京城,陆天星若是比陆老爷子还要可怕,那岂不是说,陆天星只要突破到神话级后期,那就能说同境界之中,有我无敌,这评价不可谓不高。

  “高吗?当你以神话级中期的实力,能够毫发无损的击杀神话级后期的时候,你也当得起这个评价,天才,又是一个妖孽天才,没想到上天竟然如此的照顾陆家,死了一个陆天战,又送给陆家一个更加妖孽的天才,只要陆天星成长起来,无人可挡,在未来百年之内,就是属于陆天星的时代。”

  韩老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概万千,若是韩家有这么一尊,百年之内,在华夏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韩家,不过,幸好韩子枫和陆天星交好。

  “是啊,妖孽天才太可怕了,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成长起来。”

  韩云天也是感概一声,更多的却是叹息和惋惜,这个世界上的天才有很多,但是半路夭折的天才更多,杨家只要不是傻子,就一定知道让陆天星成长起来之后,杨家要面临的是什么,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个天才扼杀在摇篮当中,而且是不遗余力的那种。

  “是啊,就看他能不能成长起来了,一旦成长起来,这个时代就要笼罩在一个人的阴影之下了,无人可挡。”

  韩老爷子也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窗户前,遥望着窗外那皎洁的明月,晚风吹拂而过,吹动了窗帘,带着一丝淡淡的凉意。

  “起风了。”

  韩老爷子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风起了,再过十年,还有多少熟知的世家存在呢!

  大浪淘沙,唯有强者永存。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眨眼之间,又是好几天的时间过去了。

  清晨,阳光从东方的天际洒落下来,照亮了整个大江南北。

  新的一天再次开始,人们再次陷入到了忙碌当中。

  苏州园林酒店的大门口,白芷晴,陆天星,玫瑰三人站在酒店的大门口,今天就是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离开江南的时候。

  陆天星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而白芷晴和玫瑰两人的脸上都却带着一丝淡淡的不舍,白芷晴不舍的是要离开江南了,而这段时间以来,她已经彻底将陆老爷子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现在马上就要离开江南了,心中多多少少会带着一丝不舍。

  而玫瑰不舍的是陆天星马上就要离开江南了,在江南她又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最重要的是很长时间都见不到陆天星。

  毕竟,说到底,玫瑰始终都是一个女人,没有哪个女人不愿意自己的男人永远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但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玫瑰很清楚,不舍归不舍,但是她不会去阻拦陆天星的脚步,对于陆天星来说,他脚下的路在前面,而不是在后面,停止不前,对于陆天星来说就是致命的。

  白芷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玫瑰,道:“玫瑰,谢谢你今天来送我们,你自己一个人在江南好好照顾自己。”

  玫瑰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倒是你……。”

  “我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吗?”白芷晴看着玫瑰一脸疑惑的问道。

  玫瑰看着白芷晴疑惑的模样,微笑着说道:“倒是你可得加把劲了,肚子挣点气,我还打算做你未来孩子的干妈呢!你说你我上次就跟你说过要争点气,可是你看看你,都这么久了,你肚子怎么还没有动静呢!该不会是你男人有问题吧!要不带他去医院瞧瞧,你要是怕被人看见,我给你私人诊所的电话怎么样,她的医术没话说,让她帮你男人检查检查,别害羞。”

  站在旁边的陆天星听到玫瑰的话,一脸的黑线,恨不得将玫瑰按在他的大腿上,狠狠的在她的翘tun上来上几巴掌,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做他有毛病,怀孕又不是他说了算。

  “我没毛病。”陆天星看着玫瑰,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毛病?”

  玫瑰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俏脸上浮现出一道妩媚的笑容,伸手抱住了陆天星的胳膊,风情万种的白了陆天星一眼,说道:“既然没毛病,不如你跟我去酒店去试试怎么样,看看你是真没毛病,还是假没毛病,怎么样。”

  说话间,玫瑰仿佛一个女色狼一样,伸出手在陆天星的胸膛上抹了一把,对着白芷晴说道:“芷晴,你老公的胸肌好发达哦,弄得人家的心都扑通扑通的一阵乱跳,小男人,不信你摸摸看看人家的心脏是不是跳的非常快。”

  说话间,玫瑰还故意的靠近陆天星,那傲人的圣~女~峰几乎要贴在陆天星的身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