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晴在看到听到玫瑰的动作和话之后,脸色立刻变得不爽了起来,伸出手狠狠的在陆天星的身上拧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你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是因为你要发sao了,赶紧松开我的男人,想要发sao,找别的男人去。”

  陆天星一脸无辜的站在那里,此刻,他觉得自己一句话也不说最好,不然倒霉的一定是他。

  听到白芷晴的话,玫瑰的脸上露出一道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找别的男人岂不是便宜了别人,你现在是我的好姐妹,我当然要找你的男人了,这样才叫做肥水不流外人,便宜自己人也不能便宜外人,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小男人。你想不想和人家做一些喜闻乐见的事情啊。”

  “额!”

  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玫瑰:“这……这个我对俗语没什么研究,不懂这玩意。对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和芷晴还打算回到魔都去吃中午饭呢!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们就先走了,再见。”

  说话间,陆天星迫不及待的拉着白芷晴的手,朝着地下停车场走去。

  看着这一幕,玫瑰脸上闪过一抹笑容,一脸幽怨额的看着陆天星的背影说道:“小男人,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竟然吃干抹净了,就想不认账,算我看错你了,你走,赶紧给我走,我不想再看见你,可怜我黄花大闺女,没想到竟然被一个流氓给玷污了,我不活了。”

  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瞬间僵在了原地,满脸错愕的看着一脸幽怨的玫瑰。

  陆天星身子僵在了原地,额头上豆粒大的冷汗忍不住的冒了出来,什么叫做他吃干抹净不认账啊,要不要这么狠,这是要玩死他的节奏啊。

  “玫瑰,我啥时候吃干抹净不认账了,你可不要胡说八道,会死人的。”

  陆天星此刻真的有点怕了,玫瑰是打算直接玩死他吗?

  “哼,你还不承认,你忘了当初在香江了,你当初抱着手,还用手按在人家的胸上,还摸了好几下,而且,你把人家抱到浴室去之后,还对人家那样,呜呜……。”

  玫瑰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一丝委屈,我见犹怜的模样,就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白芷晴的双眸之中立刻冒出了一丝寒霜:“陆天星,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听到白芷晴那冷若冰霜的话,陆天星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此刻他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今天玫瑰会这么坑他,他昨天晚上就应该让这个小妞知道他男人的厉害,最好让她今天下不了床,到时候看她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玫瑰,你说清楚啊,我对你怎么样了,你可不要害我,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英年早逝。”陆天星一脸苦笑的看着玫瑰说道。

  “你自己做了,你还不承认吗?”

  玫瑰一脸幽怨的看着陆天星说道:“你明知道人家被下~药~了,不想着给人家解毒也就算了,居然把人家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放在凉水下冲,你说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换一种方式解毒不行吗?”

  “我去!”

  陆天星听到这番话,险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他倒是想要换一种方法去解毒,但是他要是敢这么做,估计现在他就只剩下一堆白骨了。

  白芷晴听到玫瑰的这番话,脸色也慢慢变得好转起来,冷哼一声道:“不用这种方法给你解毒,你想要用什么方式来解毒。”

  “当然是男人和女人最喜闻乐见的办法来解毒了。”

  玫瑰得意洋洋的看着陆天星说道:“小男人,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一下,你老实给我回答一下,那天晚上,你抱着我的时候,你说说是我的身材比较好,还是你老婆的身材比较好,如果让你同时遇到我们两个,并且在我们当中选一个做老婆的话,你选谁?”

  “额!”

  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脸色顿时一变,感受到白芷晴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不由的缩了缩脖子,道:“这个我能不说吗?”

  “不行,你必须要说,而且要说真话,不然,后果,我想你应该非常的清楚。”

  陆天星的话音刚刚落下,就被玫瑰给打断了。

  白芷晴站在旁边,虽然没有开口,但是一双眸子也是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等待着陆天星的回答。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男女都喜欢攀比,男人喜欢攀比金钱,地位,女人,而女人则是喜欢攀比美貌,身材,珠宝,以及男人。

  白芷晴同样也不例外,她也很想知道,当陆天星同时遇到她和玫瑰的时候,到底会选谁作为他的老婆。

  感受到两个女人那炙热的目光,陆天星知道自己今天要是不回答,估计都不要想回家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要说身材,玫瑰是标准的魔鬼身材,天使的脸蛋,而且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的yun味,整个人就仿佛是熟~透~了一个水~蜜~桃一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咬一口,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拥有致命的吸引力。”

  玫瑰在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评价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似乎很满意陆天星的回答。

  白芷晴在听到这番话之后,脸色立刻变得冰冷了起来,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陆天星……。”

  “当然了,老婆你的身材一点都不差,是所有女人都羡慕s型身材,前凸后翘,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恰到好处,再加上老婆身上与生俱来的冷傲气质,还有在商业上养成的女强人气息,对于任何男人来说,同样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得意洋洋的扫了玫瑰一眼,那模样似乎在说,听见没有,我男人说我的身材不比你的差,你有什么好得的。

  看到白芷晴脸上的笑容,陆天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再次开口说道:“如果真正比较起来的话,玫瑰让人看一眼,就从心中就忍不住的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想要将这个女人给压在身下,老婆你的话,看一眼就让人从心中升起一股征服感,想要将你给征服。”

  “小男人,那你跟我说说,你是对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还是喜欢去征服一座冰山?”玫瑰一脸微笑着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额,这个,我觉得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吧!这个我就不好比较,我无法代表广大的男人同胞,所以不可比,对了,时间不早了,老婆,我先去地下停车场开车,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

  说话间,陆天星没有等白芷晴和玫瑰两人在开口说话,直接一溜烟的转身朝着地下停车场跑去,他现在不跑不行了,遇到玫瑰和白芷晴,他选择谁做老婆,这时候选择谁都不合适,一个是他的秘密情人,一个是他领过证的老婆,这让他怎么选,选谁都可能会死的很惨。

  至于说我两个都选,陆天星几乎可以想象的出来,他要是敢这么说的话,保证死的非常有节奏。

  看着陆天星那一副仿佛后面有洪荒猛兽的模样,白芷晴和玫瑰两人都是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来,一阵花枝乱颤,那傲人的圣~女~峰一阵抖动,格外的吸引人的眼球。

  好不容易止住笑容,玫瑰看着白芷晴的说道:“芷晴,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离开了,祝你一路顺风。”

  “恩!”

  白芷晴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你一个人在江南也要小心一点,要是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可以打电话给陆天星,我想他会帮你的。”

  “打电话给陆天星?”

  听到这番话,玫瑰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妩媚的笑容:“芷晴,你就这么大方吗?你就不怕我把你的男人勾~引到床上去吗?”

  “是吗?那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毕竟,在你的心中不是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吗?”白芷晴看着玫瑰微笑着说道,一双眸子注视着玫瑰,但是却让人根本看不清楚,她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是啊,我的心中早就有这个想法了,那芷晴你可要好好管住你的男人了,不然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毕竟有句话说得好,朋友夫,不客气。”

  玫瑰听到白芷晴的话,俏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冲着白芷晴摆摆手说道:“好了,芷晴,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再见。”

  话音落下,玫瑰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直接上了停在旁边的一辆霸气十足的悍马,发动了汽车,离开了原地。

  看着玫瑰离开的背影,白芷晴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对于玫瑰和陆天星之间的关系,她不想去追究什么,也不想刨根问底,她很清楚,如果刨根问底,对谁都没有好处,与其如此,她宁愿选择装傻,至少在陆天星的心中,她的位置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超越,哪怕是林倩茹也超越不了。

  对于白芷晴来说,她就是陆天星心中的皇后,不管陆天星有多少女人,她都是当之无愧的皇后,任何人都取代不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