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晴在原地没有等待多久,陆天星很快就开着车从旁边的地下停车场中出来了,最终将车稳稳的停在了白芷晴的身边。

  打开车门下去,陆天星从车上走下来,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周围,疑惑的开口说道:“老婆,怎么你一个人在这里,玫瑰呢!”

  “玫瑰刚刚走了。”

  白芷晴回过神来,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的神色也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怎么,舍不得吗?舍不得她,那就去把她追回来啊。毕竟,那可是一个让男人看一眼就想跟她~上~床的妖精,你不想去吗?你放心,我不会生气的,反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习惯了,陆天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额。”

  陆天星神色微微一愣,俏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道:“老婆,你想太多了,玫瑰的确能够让任何男人都想要和她~上~床的冲动,但是不代表每个男人都会把这件事情付诸行动,而我就是后者。好了,老婆,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去上车,我将行李搬到车上去。”

  说着,陆天星提起地面上的两个箱子走向后备箱。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的背影,并没有在说什么,而是直接走向的副驾驶的位置。

  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之后,陆天星关上后备箱,直接走向了驾驶室,发动了汽车,离开了苏州园林酒店。

  ……

  明媚的阳光从天空洒落下来,照亮了整个华夏,有些炽热的阳光照耀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从江南到魔都的高速公路上,一辆宝马犹如一头钢铁猛兽一样在马路上奔驰,犹如一道闪电一般,穿梭而过。

  虽然高速公路上的车辆并不少,但是对于陆天星来说,并没有什么多大差别,当初他和白芷晴在魔都市区的马路上遭遇到追杀的时候,他都可以肆无忌惮的飙车,更别说在这高速公路上,不过,陆天星并没有做的太过火,而是完全将速度控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并没有什么超速。

  毕竟,他这一次和白芷晴是回家,又不是逃命,完全没有必要把车子飞起,饶是如此,宝马依旧快若闪电,将一辆辆的汽车抛在身后,引得一些司机频频侧目。

  车内,陆天星一脸悠哉的开着车,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没有任何的烦恼,而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白芷晴俏脸上同样也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目光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出神,车窗打开车,微风从车窗外吹进来,吹动了白芷晴的发梢,阳光洒落在她的脸上,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魅力。

  “陆天星,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我希望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白芷晴突然将目光从外面收了回来,看着陆天星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问题?老婆你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陆天星诧异的扭过头看了一眼白芷晴,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

  “陆天星,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真的摸过玫瑰的胸。”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下意识的就想否认,但是白芷晴那咄咄逼人的眼神,让陆天星不得点头,他不仅摸过,还品尝过,当然,这番话,陆天星只敢在心头说说而已,他相信,要是敢这么对白芷晴说,白芷晴绝对不介意一脚将他从这车上踹下去。

  “你还算老实,那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和她睡过觉?”白芷晴冷哼一声,目光看着陆天星,直接开口问道。

  这么直白的话,让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白芷晴这番话未免太犀利了一点。

  “没有,绝对没有,老婆,你要相信我,虽然她一直在勾~引我,但是我一直都是柳下惠,美女坐怀不乱。”

  陆天星急忙表态,打死他也不敢让白芷晴知道他和玫瑰早就发生过了喜闻乐见的事情,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想让白芷晴知道,现在也不是时候,必须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才行,不然,他会死的很惨。

  “是吗?”

  白芷晴看了陆天星一眼,满脸的狐疑之色。

  “当然,老婆,你要相信我,我是一个正人君子,绝对的坐怀不乱,说句不好听的,我是生的太晚了,不然哪有柳下惠这家伙什么事。”陆天星面色不变的说道。

  “是不是正人君子,我想你比我更加的清楚。”

  白芷晴并没有在这件事情继续追问什么,而是继续看着陆天星说道:“既然你摸过玫瑰,那你老实告诉我,是我的胸比较大,还是玫瑰的胸比较大。”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了白芷晴那傲人的圣~女~峰上,然后讪讪一笑:“老婆,我觉得这不是胸~大不大的问题,有我在你的身边,迟早有一天你会超过玫瑰的相信我……。”

  “这这么说,那就是玫瑰的胸比较大了?”白芷晴幽幽的开口说道。

  “额。”

  看到白芷晴的脸色,陆天星连忙开口说道:“老婆,胸~大有什么好的,等过几年,玫瑰就该羡慕你了,她下~垂~的比较快,而你依然会坚挺如山,而且胸~小怎么了,我就喜欢~小~的,一只手就可以掌握,老婆,你也不用担心,有我的努力,迟早有一天你会从小馒头变成大肉包子的,相信我。”

  “去你的,你才是小馒头呢!好好开你的车。”

  听到陆天星在这么露骨的话,白芷晴的俏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红晕,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干脆将脑袋转向的另外一边,不再说话,但是嘴角却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显然非常满意陆天星现在的回答。

  看到白芷晴的模样,陆天星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心情也跟着白芷晴的笑容变好了,一脚油门踩下去,宝马车再次沿着高速公路,朝着远处飞驰而去。

  一个多小时之后,陆天星驾驶着车子缓缓的从高速公路的出口,缓缓的行驶了出来,看着周围周围逐渐熟悉的景色,白芷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神色也放松了下来。

  陆天星也是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自从上一次离开江南之后,跟着白芷晴去纽约之后,他可以说一直没有闲下来过。

  去了纽约,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突破到神话级中期的境界,从纽约回来之后,还没有休息一天,又是马不停蹄的赶往金陵营救林倩茹和薛曼两人,结果在金陵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结果还没有等真正尘埃落定下来,又匆匆忙忙的赶往江南。

  在江南为了算计杨家和唐家,和陆老爷子联手演了一场戏,险些闹到众叛亲离,虽然事情到最终取得了完美的结果,但是时至今日,再次回想一起,依旧有一种恍如昨天刚刚发生的一般,让人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这种感觉不亚于踩着钢丝在万丈悬崖上跳舞,稍有不慎就死无葬身之地。

  白芷晴也是如此,无论是在金陵,还是纽约,亦或者江南发生的事情都让她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一种怎么也隐藏不住的害怕浮现出来。

  不过,现在终于回到魔都了,这让白芷晴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丝笑容,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惬意的笑容。

  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思绪,看着身边的白芷晴开口说道:“老婆,接下来你想去公司还是先去爷爷那里。”

  “还是先去爷爷哪里吧!这段时间爷爷一直为我们提心吊胆的,先去祖屋看看他,至于倩茹她们,等我们明天去公司在说吧!顺道给她们一个惊喜。”

  “恩,听你的。”

  陆天星听到白芷晴的话,点了点头,他们离开江南已经一段时间了,如果回来了,不去白桥山哪里报个平安,怎么也说不出去,跟林倩茹见面的事情只能等明天了。

  中午十二多钟的时候,陆天星驾驶着汽车停在了白家祖屋的大门口,两人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陆天星一只手拉着行李箱,而另外一只手则是毫不客气的握住了白芷晴那温软如玉的芊芊玉手。

  感受到陆天星的动作,白芷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和陆天星走向了祖屋里面。

  两人刚刚走进门口,就看见白桥山正躺在树荫下的躺椅上,一脸悠闲的哼着小曲,同时,在房间当中,一丝淡淡的饭菜的香味弥漫在空气当中,顿时让人感觉到了一丝饥饿感袭来。

  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走进来之后,白桥山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笑容:“你们小两口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们准备先回紫苑小区呢!没想到你们居然到我这里来了,而且,你们来的挺及时的,你奶奶正在做饭,刚好赶上饭点了。”

  “嘿嘿,那当然了,我早就闻到了奶奶做菜的香味了,当然要尽快赶过来了。”陆天星松开了握着白芷晴的手,看着白桥山开口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