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拍马屁了,你奶奶在厨房,你拍马屁她也听不见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在哪里站着了,跟我进屋去吧!”

  白桥山看了一眼陆天星,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从躺椅上站了起来,朝着房间内走去,陆天星和白芷晴则是跟在白桥山的身后朝着房间内走去。

  走进大厅之后,白桥山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指着沙发上道:“你们小两口也坐下来。”

  “恩!”

  白芷晴和陆天星两人点了点头,也没有什么客气的,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哟,天星你和芷晴回来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厨房忙活的何彩兰听到外面传出来的声音,立刻从厨房当中走了出来,当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对于老人来说,真正的幸福不是儿女有多大的成就,而是在老来的时候,子孙满堂,儿女陪伴在身边,这就足够了。

  “奶奶。”

  看到何彩兰,陆天星和白芷晴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恭敬的叫了一声。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们先坐在这里,我去厨房再加两个菜,今天中午,你们就在这里吃饭,别回去了。”

  说话间,何彩兰立刻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奶奶,要不我来帮你把!”陆天星看着何彩兰开口说道。

  “不用了,你和芷晴刚刚才回来,坐在那里好好休息一下,我又不是老的动不了了,不用你们帮忙。”

  何彩兰听到陆天星的话,随意的摆摆手,转身朝着才厨房内走去,很快,厨房中就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切菜声。

  “怎么样,江南的事情解决了吗?你有没有受伤。”白桥山这个时候看着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脸上闪过一抹担忧之色。

  他虽然没有去江南,但是也从几个老兄弟的嘴里听到了一些消息,杨家和唐家哪一个不是庞然大物,这些家族一直都在针对陆家,哪怕到最终还是以完美大结局告终,但是白桥山依旧感觉到一阵心惊胆颤,差一步,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就有可能永远留在江南,再也回不来了。

  要不是官方不准插手,他恨不得带着几个老兄弟,开着坦克跑到江南去。

  听到白桥山的话,陆天星微笑着说道:“爷爷,我能有什么事情啊,几个小蚂蚁而已,还奈何不了我的,你看我像是受伤的样子吗?”

  白桥山在看到陆天星模样,微微点了点头,但是声音依旧有些不悦的说道:“以后你不要那么逞强,你的实力是很强,但是要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天外有天,山外有山,我还没有抱上孙子呢!万一你要是逞强出了什么事情,我以后还怎么抱孙子。”

  听到这番话,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感情这老爷子不是担心他有没有什么危险,而是在担心自己能不能抱孙子啊。

  白芷晴在旁边听到白桥山的话后,俏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红晕,看着白桥山娇嗔道:“爷爷,你说什么呢!我不理你了,我先把行李拿到楼上去。”

  说话间,白芷晴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拖着行李箱,朝着楼上走去。

  一时间,客厅就剩下了陆天星和白桥山两人。

  白桥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闪过一抹凝重之色,看着陆天星说道:“天星,你跟我说说,江南的情况如何,陆家的人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爷爷他对我很好,至于江南的情况,基本上已经算是尘埃落定了,在加上我爷爷没死,那些家伙暂时应该不会轻举妄动,他们还没有那个魄力,那全族人的命来赌。”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

  “暂时?那就说他们随时可能对你出手了,你一定要小心一点,杨家和唐家都是大家族,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这一次你在江南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还杀了他们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一定要小心一点。”白桥山一脸严肃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他实在是太清楚这群大家族的性格了,睚眦必报,这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陆天星表现出来的实力,一旦让他们忌惮,并且和他们为敌的话,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将这个人给灭掉。

  “爷爷,你放心我会注意的,就算他们想要杀我,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陆天星微笑着说道,眼底深处却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就算唐家和杨家不来找他的麻烦,迟早有一天他也会去找杨家和唐家的晦气,将这两个家族从这个世界上抹掉。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桥山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无论如何你都要小心已点,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知道吗?”

  “我知道的,爷爷,你就放心好了。”陆天星拍着胸膛保证道。

  白桥山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说道:“天星,我听说陆家在杨家和唐家打上门的时候,有人选择背叛了陆家,是不是真的?”

  陆天星在听到白桥山的这句话之后,并没有任何的惊讶,白桥山虽然一直待在魔都,但是他的那些生死兄弟却有很多身居高位,知道这些并不奇怪,更别说当时那一战陆家周围还隐藏着不少势力的探子了,想瞒也瞒不住。

  “恩,陆宏达带领着一些陆家人背叛了,还好老爷子只是诈死,破解了这一场局,陆宏达最终也拉着那些和他一起背叛的人自杀了。”

  陆天星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这件事情对于陆家来说,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自杀了?也好,对于他来说或许是最好的归宿。”

  白桥山听到陆天星的话,摇了摇头,并没有在多问,这种事情没有谁愿意一直提起来。

  陆天星看着白桥山的模样,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听见一道犹如黄鹂鸟般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姐姐,你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前段时间有多么的气人,那些财经网站上面居然说白氏集团已经不行了,还说姐姐你马上就要破产了,说你和鼎天集团他们作对,就是鸡蛋碰石头,不堪一击,这是你这辈子做的最大的一个错误,还说你已经变得膨胀,变得糊涂了,说的好难听的,姐姐,不如你出钱把那些网站全部买下来怎么样,然后将那些乱嚼舌根的家伙全部给开除掉,出一口恶气。”

  “微微,你难道还在意这些东西吗?他们说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难道他们说什么,我们就是什么了吗?不用管他们。”

  “可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白微微那清脆悦耳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愤愤不平:“他们说的话实在太难听了,还有的家伙说你马上就要跪在地上祈求鼎天集团放过你了,气死我了,实在是气死我了,要不是爷爷拦着,我一定把这群家伙胖揍一顿,让他们知道胡说八道的代价是什么。”

  “好了,好了,微微,消消气,消消气,我从江南给你带礼物回来了,看到礼物你就不会生气了。”

  伴随着声音,白芷晴和白微微,还有曼陀罗三人的身影出现在了陆天星的视线当中。

  此刻,白芷晴正一脸无奈的安慰着愤愤不平的白微微,对于白微微说的,她倒是没有任何的愤怒,她已经习惯了,从她掌握白氏集团以来,听到的冷言冷语多得是,早就已经习惯了,何况,身为一个集团的董事长,要是没有能力去承受这点嘲讽,这还当什么董事长。

  “姐夫,你回来了。”

  “哥,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芷晴身边的白微微和曼陀罗两人终于发现了坐在沙发上的陆天星,一双美眸中都是绽放出一道光芒,尖叫一声,直接从楼上飞扑下来,一左一右的抱着陆天星的胳膊。

  “姐夫,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

  白微微的目光在陆天星的身上打着转,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喜悦之色。

  “是啊,哥,你回来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对了,你有没有给我们带礼物啊,要是没有带礼物的话,可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曼陀罗也是开口说道,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白微微和曼陀罗,感情这两个小妞不是来欢迎自己的,而是来欢迎礼物的啊。

  不过,陆天星却没有任何的不爽,因为他能清晰的看到白微微和曼陀罗两人的关心,没有丝毫的作假。

  “礼物,没带。”

  “什么,没带。”

  白微微和曼陀罗听到这番话,立刻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等着陆天星,异口同声的说道:“陆天星,你太让我们失望了,我们在家里每天都担心你,你出去之后,居然不给我们带礼物,陆天星,你太伤我们的心了,你居然忘了给我们这么漂亮的女孩带礼物,你罪大恶极,十恶不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