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两女对陆天星的控诉,刚刚从楼上走下来的白芷晴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开口说道:“你们别听你哥瞎说,当然给你们带礼物了,我现在就拿给你们。”

  说着,白芷晴直接走向了旁边的一个小行李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包包递给白微微:“微微,你前段时间不是一直在念叨想要一个限量版的lv包包吗?给你。”

  “姐姐,你实在是太了解了,这可是最近最火的限量版lv包包,我正打算偷偷的买一个藏起来,不让爷爷看见呢!没想到你居然给我买回来了。”

  白微微一脸兴奋的接过包包,看着坐在旁边沙发上的白桥山说道:“爷爷,你看见了,这可是姐姐买给我的,不是我买的。”

  白桥山听到白微微的话,翻了翻白眼,这叫什么话,搞得他好像在家里是独裁者一样。

  “嫂子,我的呢!”

  曼陀罗在一旁兴致勃勃的期待着。

  “你的我当然也准备好了,看,这是我给你专门让人给你定制的项链,你喜欢吗?”

  白芷晴微微一笑,像是变魔术一样,从行李箱当中拿出一个项链来,算不上特别的昂贵,但是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项链的最下方挂着一个q版的小女孩,如果仔细观看的话,隐隐约约可以看得出来,这个q版小女孩分明是按照曼陀罗的模样雕刻除来的。

  “喜欢,太喜欢了,谢谢芷晴姐。”

  曼陀罗在看到项链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吧唧一声在白芷晴的脸上亲了一口,迫不及待的接过项链,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白芷晴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从行李箱当中拿出了一个茶罐,放在了茶几上,看着白桥山说道:“爷爷,这是我从陆家给你带回来的礼物,这可是好东西,是清心茶竹产出的茶叶,老人要是每天泡茶喝,可以达到延年益寿的功效,以后你和奶奶每天泡一杯茶喝,对身体非常好。”

  “清心茶竹?”

  听到白芷晴的话,白桥山的眼睛顿时为之一亮,拿起茶几上的茶罐,打开盖子,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感概道:“果然是清心茶竹的茶叶,这可是好东西啊,芷晴,这东西是哪来的,陆家可没有这么大方,把这么好的东西送给你。”

  “是天星爷爷送给我的,爷爷你知道清心茶竹?”白芷晴有些疑惑的看着白桥山说道。

  “认识,而且还喝过。”

  白桥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流露出一丝缅怀的神色:“那是在十几年前,我有一次从我一个老朋友哪里喝到过一次,那种味道我至今也忘不掉,没想到我今天又见到了这种茶,还能喝到,待会我就打电话给秦老头,让他以前得到几片这种茶叶就在我面前瑟,这一次我要好好的让他羡慕羡慕,馋死他。”

  见着自己爷爷宛如小孩子的模样,白芷晴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她发现这种生活才是她最想要的,而不是将白氏集团发展壮大。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天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陆天星立刻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眉头微微一皱。

  “怎么了,谁的电话。”白芷晴这个时候也看见了陆天星模样,开口问道。

  “表哥的电话。”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爷爷,我先出去接个电话,还有我从江南带回了几瓶好酒,待会陪你喝几杯。”

  说着,陆天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外面之后,立刻就接通的电话。

  “表哥,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天星,我听说你今天离开江南了?”

  电话中传来陆浩月低沉的声音。

  “是啊,现在江南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在留在江南也没有什么用了,再说了,我在江南已经呆的够久了,也是时候离开了。”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为什么不留在江南,是因为外面的流言蜚语吗?”

  陆浩月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从来没有因为外面的流言蜚语,对你有过任何的怀疑,对我来说,你比我更适合陆家的家主之位,如果你想要这陆家家主之位,我随时可以交给你,严格说起来,我这么做只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记恨陆家,不要记恨爷爷,无论如何,陆家都是你最结实的后盾。”

  听到陆浩月的话,陆天星微微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表哥,你说笑了,你又不是不清楚我这个人,我要是记恨陆家的话,你觉得我会在陆家待那么久吗?所谓的流言蜚语对我来说只不过是毛毛雨而已,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懒散惯了,哪里喜欢一天到晚待在陆家管这管那的,真要是这样,我还不得闷死,表哥,你想太多了。”

  说到这里,陆天星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他不想成为陆家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不愿意看到陆家那群人,成为陆家家主,面对这群为了利益可以放弃一切的亲人,他真的害怕自己会不会一巴掌将这群人统统给拍死掉。

  “天星,无论如何都是陆家对不起你,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我陆浩月在陆家一天,陆家永远是你最结实的后盾。”

  陆浩月充满郑重的声音传来,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呵呵,表哥,那就多谢你了。”

  陆天星也没有拒绝陆浩月,他也不想成为一个孤家寡人,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岔开话题说道:“表哥,我听说你和嫂子私定终生了,什么时候准备请我喝喜酒啊。”

  “再过一段时间吧!等陆家真正稳定下来之后再说,天星,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

  “没问题,我到时候一定会到的。”

  “那我可记住了,你要是不来,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陆浩月哈哈大笑,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开口说道:“天星,这次打电话,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一下。”

  “什么事情?”陆天星满脸疑惑的开口问道。

  “杨家这几天动作频繁,并且根据陆家秘密安排在京城中的探子传回消息,杨家极有可能已经和教廷联合了起来,毕竟,你前段时间在纽约击杀了教廷圣子,杨家和教廷的人走到了一起,很显然是在针对你,你最好是小心一点。”

  陆浩月的声音之中带着掩盖不住的凝重之色,杨家和教廷无论哪一个势力,都是庞然大物,尤其是教廷的教皇,传闻更是半只脚踏进了陆地神仙这个无敌的世界,这两个势力联手,对于陆天星来说不亚于面对两座大山,根本挡不住。

  而且,就算陆天星不惧杨家河教廷的联手,可是,一旦和他们撕破脸皮,无论到最后的结果是陆天星输了,还是赢了,陆天星都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如果陆天星输了,那必死无疑,但是如果陆天星赢了,教廷圣女不管是被陆天星击杀还是什么的,最终恐怕都会引得教廷勃然大怒,一旦教皇爱德华纽克出手,陆天星必死无疑。

  “表哥,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陆天星听到陆浩月的话,眉头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抹凝重之色,这两个势力一旦联合起来,绝对不容小觑,就算他这一次能破局,他也没有赢,只会加深杨家迫切想要杀死他的这个打算。

  除此之外,一旦和教廷撕破脸皮,地府佣兵团恐怕会遭遇到教廷的毁灭性打击,教廷虽然一直龟缩在梵蒂冈,并且被黑暗议会的人给牵制着,但是一旦他再击杀教廷圣女,教廷的教皇绝对会勃然大怒,依靠着教廷在西方的影响力,想要找到地府佣兵团的下落并不是什么难事。

  “恩,你自己多注意一点,我也会让陆家在京城的探子多多注意京城动静的,天星你自己也小心一点,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挂电话了。”

  说完之后,陆浩月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忙音,陆天星的脸上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意:“教廷,但愿你们不要做得太过火了,否则,我不介意和你们撕破脸皮,将你们的圣女一起给宰了,你们有教皇这个杀手锏,我又不是没有,我想黑暗议会非常想要知道你们教廷的一举一动。”

  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抬起头看着那蔚蓝色的天空,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一丝丝冰冷的杀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整个人都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对于杨家和教廷不会放过自己,陆天星自然是一清二楚,只不过陆天星没有想到教廷圣女艾薇儿居然真的会选择和杨家联手来对付他,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当年教廷十字军东征,企图进入华夏,结果遭遇到华夏武者的围攻,杨家就是其中的主力之一,两大势力之间,可以说算得上是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如今这两家却选择开始联手对付他,这完全有点出乎他的预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