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薛曼愣住了,连本能的遮挡都忘记了,眸子直勾勾的看着陆天星,她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闯进来。

  因为现在是保安部在白氏集团巡逻的时间,整个保安部都没有人,再加上她是保安部的部长,就算有人来找她,也会先敲门,等到她的允许之后才会进来,再加上换衣服的时间也没有多长,薛曼也没有想到要锁门,可是没有想到,再这个时间段,陆天星竟然闯了进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分钟,也或许是一秒钟,薛曼眸子轻轻的波动了两下,似乎快要回过神来了,尤其是感受到陆天星那炙热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打着转,脸颊瞬间绯红一片,她从来没有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露出过自己的身体。

  此刻,陆天星也回过神来了,看着薛曼那you人的娇躯,暗暗的吞了一口唾沫说道:“薛部长,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里面换衣服,要是知道,我肯定不进来的。”

  虽然嘴上说着抱歉,但是陆天星的目光却依旧在薛曼那充满you惑力的娇躯上来回扫射着,不舍得离开。

  看着陆天星的眼神,薛曼终于彻底回过神来了,下意识的想要惊呼出声:“啊……。”

  看到薛曼已经张开的嘴巴,陆天星脸色一变,这要是让薛曼叫出声,万一突然有保安回到保安部,在看到这一幕,他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色狼了。

  下意识的陆天星身影一闪,出现在了薛曼的身边,一只手按在薛曼的娇躯上,将她整个人都按在了文件柜上,另一只手直接捂住了薛曼的嘴巴,不让她叫出声来。

  薛曼后背靠在冰凉的文件柜上,瞪大了眼睛,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陆天星,似乎没有想到陆天星的胆子居然会这么大,偷看了她还不算,现在居然还敢这么肆无忌惮。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静止了一样。

  肌肤的碰撞,让人想要犯罪的幽香从薛曼的身上散发出来……。

  很快,陆天星那还没有来得及熄灭的火焰再次有燃烧起来的趋势,属于男人的本能反应迅速的爆发了起来,剑指东方。

  感受到陆天星剑指东方的动静,薛曼的脸色立刻变得红润了起来,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娇躯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有过什么亲密的接触,但不代表她不知道陆天星剑指东方,带着炙热气息的东西是什么,同时,整个人都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身子拼命的扭动,双腿也开始一个劲的乱踢,可是无论她怎么动弹,却感觉陆天星的手掌就仿佛一块巨石压在她的身上一样,怎么也无法挣脱出来。

  越是如此,薛曼挣扎的越厉害,身子下意识的往前冲去,可是她这一冲不要紧,整个人都贴在了陆天星的身上,不偏不倚,正中靶心。

  陆天星顿时只感觉到自己的宝剑,似乎一下子就碰到了一个柔~ruan的地方,顿时之间一股无法言喻的感觉,瞬间弥漫他的全身,让他的呼吸也不由自主的变得急促了起来。

  而薛曼原本挣扎的动作也一下子变得僵硬了起来,整个人如遭雷击一般,瞪大了美眸的看着陆天星,同时,她心如明镜一般,很清楚自己被碰到的地方到底在哪。

  陆天星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尴尬的看着薛曼,苦笑着说道:“薛部长,这是一个误会,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在换衣服,如果我早知道你在换衣服,我肯定偷偷的看,不让你发现,我呸,不是,我是说我如果知道你在里面换衣服,我肯定先敲门,等你同意后再进来。”

  “呜呜……。”

  由于被捂着嘴巴,薛曼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薛部长,我松开你,你千万不要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唔唔……。”

  虽然不能说话,但是薛曼还是点了点头。

  “好吧,薛部长那我松开你了。”

  看到薛曼点头,陆天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缓缓的将捂着薛曼的手给放开了,但是另外一只手却没有放开,而是继续按在薛曼那让人想要犯罪的圣~女~峰~上,貌似抓起来的感觉比看起来要大上很大,这有点不符合常理啊,不是看起来比较大,实际上却很小吗?

  “你给我去死。”

  而就在陆天星松开自己的刹那,薛曼眼中陡然闪过一道冷芒,脑袋直接往前一伸,对准陆天星的右手狠狠的就是一口。

  快,准,狠。

  陆天星压根就没有想到薛曼会突然咬他,立刻发出一声惨叫。

  “薛部长,你属狗的吗?”

  陆天星下意识的将手缩回来,可以清晰的看见在手掌上有着一个清晰的牙印,要不是他皮糙肉厚,估计直接被咬出血了。

  “我就是属狗的怎么了,陆天星,你这个该死的流氓,我今天要和你同归于尽。”

  薛曼满脸的通红的怒瞪着陆天星,再次张嘴狠狠的咬向陆天星的肩膀。

  “我去。”

  看到薛曼的动作,陆天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躲过薛曼的嘴巴。

  而就在陆天星往后退的时候,薛曼迅速的拿起地上的一件迷彩色的衬衫穿在了身上,遮挡住了那让人浮想联翩的圣~女~峰,随后又不放心的看了陆天星一眼,迅速的拿起旁边的长裤穿上,包裹住了那修长的美~腿和让人有想法的翘tun。

  陆天星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目光一直在薛曼的身上来回扫射。

  不得不说,薛曼是一个极品大美女,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是出类拔萃的存在,尤其是那完美的身材,由于经常锻炼的原因,非常的匀称,浑身上下就仿佛是上帝雕琢出来的一样,十分的完美,而且柔软的身体,绝对可以做出非常多普通女人做不到的高难度动作。

  “陆天星,你再看一眼试试,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穿好一切之后,薛曼抬起头看着陆天星,一双美眸中掩盖不住的一丝怒火,还有一丝微不可察的的羞涩。

  “薛部长,这真的是一个误会,我真的不知道你在里面换衣服。”陆天星看着薛曼的模样,苦笑着说道。

  “误会?”

  薛曼听到陆天星的话,顿时冷笑着说道:“你说你闯进来是误会也就算了,你刚才抱着我,还对我做出那种龌蹉的事情,也算是误会吗?”

  说到这里,薛曼的俏脸又是忍不住的闪过一丝红晕,心头莫名的闪过一丝涟漪,回想起刚才那股炙热的感觉,薛曼感觉自己的心中立刻涌现出一丝异样的感觉,如同一道电流闪过一样,让她的呼吸也微微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

  “薛部长,你这是污蔑我好不好,我只是不让你乱叫而已,再说了,你要是不随便乱动的话,也不会变成那样。”

  陆天星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点燃,再次开口说道:“再说了,这件事情又不完全怪我,薛部长你也有责任的好不好。”

  “你说什么,我也有责任。”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曼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陆天星。

  “那当然了。”

  陆天星就仿佛没有看见薛曼的表情,振振有词的说道:“薛部长,这里是哪?是办公室,办公室,办公室,办公室当然是用来办公的地方了,不是换衣服的地方,但是你明知道办公室随时会有人进来,偏偏还是选择在办公室里面换衣服,而且还不锁门,你说这件事情是不是你也有错,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我是无意识犯罪,而你就是主意识犯罪,说不定你知道我会来,故意的。”

  “你说什么,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你信不信我撕碎你。”

  薛曼听到这番话,一脸铁青之色,双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她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尤其是看到陆天星的目光还一直在她的身上打着转,薛曼就感觉自己的怒火控制不住的从心头冒出来,有一种抓狂的冲动,她竟然会喜欢一个色狼,真是岂有此理。

  “真男人从不把话说第二遍,薛部长你要是没听见那就算了。”

  陆天星暗自撇撇嘴,目光却落在薛曼那对充满这you惑力,正因为生气而起伏不定的傲人圣~女~峰上,这种近剧烈的视觉冲击,让他真想用手去试探一下那其中的柔软和弹性。

  “混蛋,你在看什么,没看过这么大的吗?”

  薛曼立刻就注意到了陆天星那色眯眯的目光,一双美眸中立刻冒出了一团怒火,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她的确在心中有些喜欢陆天星,但不代表她喜欢陆天星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吃自己的豆腐,要不是打不过陆天星,她一定要让陆天星吃不了兜着走。

  “看过这么大……。”

  陆天星很是老实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小声的嘀咕了起来:“可是,不应该啊,以前明明没有这么大的,难不成是垫了硅胶?不然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